•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爆款)江丹橘厉岁寒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1 01:45:08 1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替嫁新娘要毁约

替嫁新娘要毁约

作者:澳白

主角:江丹橘厉岁寒

APP离线看全本

(爆款)江丹橘厉岁寒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替嫁新娘要毁约》小说介绍

主角叫江丹橘厉岁寒的小说是《替嫁新娘要毁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澳白创作的现代虐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4 章 做好一个透明人的本分…

《替嫁新娘要毁约》小说试读

江丹橘打电话给丁妈,想让她帮忙买些换洗的衣服。

丁妈告诉她,江家昨天就把她的行李送一道送来了。

她到了客房,看到了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是她所有的东西。

天气刚入秋,早晚温差大,再加上她受了凉,就穿了一件浅灰色开司米羊绒衫,下身是一件修身的牛仔裤,骨肉均停的身材,让一身普通的衣服在她的身上,也别有味道。

江丹橘从小就是美人坯子,长大后越发的好看。

一头乌黑的长发,衬得肤白如雪,特别是那双雾蒙蒙的杏眸,像是能说话。

她从 2 楼下来,看到坐在餐桌边的厉岁寒,身着黑色的手工衬衫,整个人看起来矜贵、气场强大。

江丹橘在男人的不远处坐下。

她要小心翼翼对待有心理疾病的男人,既不能太亲近,也不能太疏远,保持好安全距离。

“厉先生,早上好。”

并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

果然,有心理疾病的男人脾气都臭。

自从知道厉岁寒是个变态以后,江丹橘就对厉岁寒有种莫名的恐惧。

她扁了扁嘴,看到摆在面前的三明治,拿起刀叉,准备用餐,不小心敲到了盘子的边缘,发出“咣噹”的声音,在安静的早上,显得特别刺耳。

她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这个男人会不会嫌她吵而惩罚她?毕竟她昨晚只是睡了一下床就被罚在地板上睡了一夜。

然而正在优雅用餐的厉岁寒,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吃饭完后助理林晟便推着厉岁寒离开了。

江丹橘吃过早饭,也出了门。

城南别苑周边都是别墅区,距离有公共交通的地方有点远,需要走上一段路。

白城的秋天,天气阴晴不定,忽然就下起了雨,她出门走的比较急,也没有带伞,冒着雨继续往前走。

林晟刚刚开车出了别苑的大门,看到前面走着的人是江丹橘,“厉少,要不要让江小姐上车?。”

坐在后座的厉岁寒,往窗外看了一眼,淡漠的说道:“不用了。”

这种天气,随便一个人也知道打车,而这个女人却冒着雨行走在自己车子的必经之路,不过是种吸引他注意力的手段罢了。

厉岁寒转回目光,内心对“江桃李”这个女人更加厌恶了。

江丹橘终于走到了公车站的站台。现在正是早高峰,公交车上人挤人,她赶在公交车驶离前挤了上去。

刚到医院,护工小刘正站在病房门外来回踱步,看到她出现,马上跑过来说道:“江小姐,你终于来了,我刚才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

她在厉家小心翼翼,连手机都是设置的震动,刚才因为忙着赶路,又加上外面比较嘈杂,就没有听到电话的声音。

但是护工这么着急打电话给她,一定是有急事。

她带着哭腔问道,“是不是外婆情况不大好?”

小刘道:“现在大夫在里面抢救。”

江丹橘登时脸色惨白,心神不宁,坐在手术室的门口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

终于,病房的门被打开。

她跑上前去,”医生,我外婆到底怎么样了?“

满头大汗的医生,脱掉口罩,“江小姐,你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江丹橘表情麻木,愣愣的坐下。

”我们发现病人的身体出现了血液病并发症,治疗这个病最好的地方是厉氏医院,当然厉氏是私立医院,费用会比较贵,家属可以考虑一下。“

江丹橘一听,喜极而泣,“谢谢医生。”

只要外婆还有救,她就不会放弃任何希望。

她马上打车去了江氏集团,找江磐要钱。

婚前答应她的事,现在也该兑现了。

江磐正在办公室办公,看见没有预约就闯进来的江丹橘,脸上不耐,道:”你跑到公司来干什么?”

江丹橘当然没有忽略江磐脸上的不耐,但她现在已经麻木了,对这个父亲早就不渴望什么亲情了。

“爸,上次你答应过我,给外婆提供最好的医疗资源,现在我已经嫁给了厉岁寒,请你也兑现当初的诺言。”

“我不是已经给了你 50 万了吗?你真是得寸进尺!”一听江丹橘是来要钱的,江磐立刻厉声呵斥道。

“现在外婆的病情有恶化的迹象,医生建议把外婆转移到私立医院。”

她不想说要转去的私立医院是厉氏医院,怕江磐再找借口推脱。

“厉氏医院就是最好的私立医院,需要转过去的话,你不应该来找我,应该找你的丈夫厉岁寒。”江磐摆摆手,完全是一副撂挑子的态度。

江丹橘握紧了拳头,她低估了江磐的无耻,没想到他把推脱的话说的理直气壮。

她盯着江磐,一字一句道:“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嫁给厉岁寒,你就全力帮我救外婆的!”

“我不是已经帮了你,把你嫁到了厉家,你以为厉家那样的豪门是随随便便可以嫁进去的吗?再说了,厉家有的是钱,你自己没有本事从厉岁寒那里拿到钱,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你不应该跑来找我。”

江丹橘握紧了拳头,指甲没入了掌心,指尖上感觉到了粘腻。

“江磐!”江丹橘实在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直接吼出了他的名字,“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受。现在是救外婆最关键的时候,这样敷衍我,你还是不是人?”

江磐抓起桌上的水杯就砸了过去,“你这个小畜生,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啪!

伴随着清脆却刺耳的声音,江丹橘的额头上霎时开了花,血液顺着脸颊流下,玻璃碎了一地。

“你觉得你配让我好好和你说话吗?”

“滚出去!”江磐怒斥道。

江丹橘走出江氏集团,外面下着瓢泼大雨,额头的血迹马上被雨水冲刷干净。

她无助的望着灰蒙蒙的天,不知道还能找谁,难道真的要让她去求厉岁寒?

一想到那个满是阴鸷的男人,江丹橘犹豫了。

她站在雨中良久,眼眶通红,已经分不清脸上的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

良久,她才抬手擦了擦脸,目露坚定:“外婆,只要有一点机会,我都会让你好好活着!”

直到傍晚,她才回到城南别苑。

那个男人还没回来。

她看向正在忙碌的丁妈:“少爷晚上回来吃饭吗?“

“今晚少爷有应酬,应该会很晚回来。”

“少爷应酬会不会喝酒?”

“喝酒的话,会提前让厨房准备解酒汤。”

“如果林助理打电话过来的话,麻烦你告诉我,我来准备醒酒汤。”

既然要求那个男人帮忙,自己也得拿出求人的态度来才行。

江丹橘一晚上都泡在厨房里,学着煮醒酒汤。

看到厉岁寒回来,她就从厨房端出醒酒汤,正要递过去,却被他一抬手,直接打翻在地上。

滚烫的汤撒了一地,她一脸的不知所措。

厉岁寒睨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子闪着幽光,让人完全读不懂这个男人的情绪。

“对不起……您要喝的话,我让丁妈再做一碗。”江丹橘咬咬下唇,忍住泪水。

这个男人连她做的汤都这么拒绝,更不要提帮她了。

她弯下腰,收拾地上的碎瓷片,一不小心碰到了手心里的伤口,鲜红的血珠染红了洁白细腻的骨瓷。

“以后少打听我的行踪,做好一个透明人的本分。”

厉岁寒低沉淡漠的嗓音,带着不容忽视的警告。

小说《替嫁新娘要毁约》 第 4 章 做好一个透明人的本分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