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顾九溪厉廷君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好书推荐 2021-04-09 03:40:58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

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

作者:一袖云

主角:顾九溪厉廷君

APP离线看全本

《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顾九溪厉廷君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顾九溪厉廷君的小说叫《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本小说的作者是一袖云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20 岁前的顾九溪,为了“渣男”命差点丢了。20 岁后她却突然宣布:“我孩子的父亲是厉廷君!”话一出口,整个临城乱了……两人的辈分让两家人成了临城里最大的笑话。可人言背后呢……他宠她入骨,给尽他极致的温柔。却不想她竟亲手雕刻玉蝉,赠与他,是咒他死……而厉廷君却说:“不怕,此生只要有她,我愿倾其所有,她是我恩人,也是我女人……”…

《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小说试读

既然他要下车,为什么不叫醒她?还故意将她锁在车里?!

顾九溪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用力的将手机甩了甩,试图重新开机。

在屏幕亮起的那一刻,顾九溪哭的心情都有了。

第一个想到了严恒白,可在号码拨到一半时,她还是停住了。

很快,她想到了韩穆宁……

韩穆宁是顾九溪的发小,两个人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

单从名字上来看,多半都会以为是个女孩子。

可正相反,他是个身高足有一米八六的大男孩。用他自己的话说:宇宙第一花样直男……

电话很快被接通。

还不等顾九溪开口,那边的韩穆宁就已经开启了骂骂咧咧的模式。

“顾九溪,你是不是留了几年的洋,把脑子留傻了!连回家的路都找不着了?这北风卷着烟雪的,老子站风中等你俩小时了,嘴特么的都要冻瓢了!”

顾九溪没工夫听他絮叨,直接说道:“穆宁,你先听我说,我手机马上没电……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我好像被人绑架……”

话才说了一半,手机屏幕黑了下去……

轻微的震动提示,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顾九溪急的满头汗,一遍遍重复开启手里的手机。

可任她怎么着急,手机再也没有一点反应。

顾九溪泄了气,将手机扔到一旁的位置上,扶着额头。也不知道刚刚自己的话,韩穆宁听进去了多少。

……

不过,幸运的是,

半个小时不到的功夫里,韩穆宁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内。

韩穆宁一身火红色的羽绒服,异常显眼。头发的造型即使是在北风里吹了俩小时,依旧保持纹丝不乱。

韩穆宁不只一人前来,身后还跟着俩警察。

当韩穆宁的目光投向黑色宾利时,顾九溪用力的拍打着车窗,深怕他会注意不到自己。

韩穆宁迈着大长腿跑了过来,弯下腰,勾着背,低头看着车里一脸狼狈的顾九溪。

他笑着骂道:“我还真是日了整个动物园了,老子差点被你吓的尿裤子,以为你真的先遭人毒手,后弃尸荒野了,敢情就是被锁在车里了?这特么也能叫绑架?!”

顾九溪懒得和他贫,说道:“快想法子把我弄出来,我快闷死了……”

“……”

情况的确如顾九溪所说,韩穆宁回身看向身后的俩警察。

很快,他直起腰,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朋友被人锁在车里了,您能不能查一下车主的联系方式,让他来把车门打开一下,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警察不是不同意韩穆宁说的,毕竟活人被闷死在车里的事情时有发生。

可问题在于,这辆进口的宾利慕尚竟然是辆新车,根本没有挂牌照,他们要如何去查车主的联系方式?

这下连警察也犯了难,走过来对着车里的顾九溪大声问道:“小姐,您认不认识车主?有没有他的电话?”

顾九溪愣住了。

她哪里会有陌生人的电话。

车里密封的空间内,再耽误下去,没准她真的会被活活憋死。

见顾九溪摇头,警察也没了办法,回头对着韩穆宁说道:“这就不好办了,这辆车一看就是新车,没准连保险都没有上,我们断然的砸坏玻璃救人,如果不是人为绑架案件,损失谁来负责?”

韩穆宁几乎红了眼,对着身后警察吼道:“人他妈的都快要没命了,你还在这跟我谈损失?!”

警察的脸色有些难看,可真要去动手砸一辆全新的宾利,多少还是有些忌惮。

“成,你们不砸,我自己砸总行了吧?不过你们好歹也得给我做个证,我可不是要故意毁坏人家车辆的,老子这是见义勇为,见义勇为!”

俩警察忙不迟迭的点头,谁也没拦着。

顾九溪的确感觉胸口憋闷的厉害,看着车外正和警察比比划划的韩穆宁,也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些啥。

只是两分钟不到的功夫,韩穆宁不知道从哪里搜罗出来一根半米多长的铁棍。

不等顾九溪反应过来,“咣”的一声巨响,震的所有人头皮发麻。

韩穆宁被震麻了双手,铁棍掉在了地上,玻璃上也不过一道裂痕,依旧结实的挺立在那里。

顾九溪往后退了退,对着韩穆宁比划道:“砸这边,这边……”

韩穆宁朝着双手吹了口气,痛麻感散了一些后,又将铁棍从地上捡起。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车窗终于被砸落,碎片掉的到处都是。

新鲜的空气充溢进来,萧妤终于松了口气。

不远处一个 30 岁上下的男人正朝这边走来,萧妤顿时傻了眼。

身材径长的厉廷君迎风而立,冷漠的盯着韩穆宁手里的铁棍,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小说《豪门婚宠:大叔轻点疼蒋知南》 第 3 章 砸车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