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狂恋你》许知喃林清野全文免费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9 02:44:04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狂恋你

狂恋你

作者:甜醋鱼

主角:许知喃林清野

APP离线看全本

《狂恋你》许知喃林清野全文免费阅读

《狂恋你》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许知喃林清野的小说叫做《狂恋你》,是作者甜醋鱼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六月份的梅雨让整座城市都闷沉沉的,雨刚停,地面湿漉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坐在桌子前的少女说,声音很静,“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这个纹身纹上后你以后会后悔的。”这家开在平川大学对面的刺青店,每天都有很多大学生光顾。只不过大多数人的目的并不是刺青,而是这刺青店的店主——许知喃。…

《狂恋你》小说试读

送走陈小姐,店里重新恢复安静。

因为最近天气闷热潮湿,如果纹大图案的话恢复起来比较麻烦,再加上期末周,生意没有其他季节好。

[许知喃:怎么辅导啊?]

[清野哥:晚上来学校接你?]

许知喃一个人坐在安静的刺青店里,双手托腮,手机就摆在面前,然后眉心微微蹙起来一点,看上去很苦恼的样子。

要是辅导专业课倒还行,可近代史这样的课,她也没有很认真听。

就这么去辅导别人肯定是要闹笑话的。

她想了想,回复:[过两天吧,我先整理一下知识点,我也还没复习过呢。]

林清野收到消息时人在传啓娱乐公司,他笑了笑,收回手机,抬眼重新看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王启。

王启是企鹅视频下的节目制作人,正在筹划一档关于歌手竟演比赛的节目,既需要那些知名歌手,也需要挖掘一些新面孔。

于是林清野便成了他最满意的对象,对于节目而言的确是新面孔,可他也有知名度和可观粉丝量,自从拿到金曲奖以来就一直成迷,身上商业价值巨大。

“小姑娘啊?”王启看着他表情问。

“王叔。”林清野懒洋洋的,“别套话啊。”

林清野和王启还有层渊源,算是家族好友,平日里能称句叔。

王启大笑起来,拿食指用力点了点他,摇着头:“你啊!真是谁都管不住你,不过以后你要真进了这个圈子,这些事要怎么处理自己都提前想清楚了。”

林清野淡淡“嗯”了声,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

“节目预告已经进入筹备阶段了,你一会儿没事的话,先去跟我一块儿去录个 Demo 吧,我们会提前放出音频做预热。”

林清野在合同上签了字,起身:“行。”

***

进了录音室,节目组选择了他的成名作《刺槐》。

王启戴着耳机坐在工作人员旁边,对录音室里的林清野说:“准备好了吗?”

他比了个 OK 的手势,依旧那老样子,看不出丝毫第一次正式节目录 Demo 的紧张。

工作人员将按键往上推,前奏旋律在封闭的录音室内传出来。

林清野微抬着下巴,靠近收声话筒,半阖眼: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鸿沟,是池沼

是正在下陷的深渊

你是栅栏,是墙垣

是盾牌上永久的图案

你是少女

我是匍匐的五脚怪物

暗夜交错中春光乍泄

你拿起枪我成为你的祭献

……”

少年的声线低沉干净,唱的很轻松,却莫名抓住人心。

王启在外面看着,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几年林清野能够仅凭粉丝拍的酒吧驻唱视频就能持续吸粉这么多年。

有些人就是天生有这种不费吹灰之力站在聚光灯下的魔力的。

***

许知喃从刺青店出来时已经傍晚,去食堂吃过晚饭后就直接回了寝室。

先前近代史课的老师已经划过重点了,也交代过一些可能会考的重点问题,但没说明答案。

寝室里没人,许知喃打开电脑,又过了一遍近代史课本,找到那几个问题的答案输进文档里。

“阿喃宝贝!”

门口一声响,阮圆圆踩着高跟鞋推着她的银色小行李箱走进来。

阮圆圆经常周五回家,周日再回寝室。

许知喃侧头:“你回来啦。”

阮圆圆走到她旁边,探头看了眼她的电脑屏幕:“你在干嘛呢?”

“啊。”许知喃莫名有几分心虚,“不是马上就要近代史考试了吗,我复习一下。”

“你也太认真了吧!近代史这种课你居然还自己做复习资料!”

“也没,反正这会儿没事情嘛,做一下也很快。”

阮圆圆:“你做好了是要打印出来吗?”

“嗯。”

“那你给我也一份吧。”

许知喃点点头,继续补充知识点:“好啊。”

她们宿舍四人,赵茜和姜月都不喜欢阮圆圆,好在这会儿两人不在,否则估计没聊几句就又要拌嘴吵架了。

阮圆圆蹲在地上把行李箱打开,忽然又问:“对了阿喃,过段时间他们大四毕业典礼是你主持吗?”

“是的,不过有好几个主持人,其他都是播音专业的。”

“典礼流程单已经出来了吗?”

“还没呢。”

阮圆圆笑眯眯地弯起眼,轻声道:“你拿到流程单后给我看一眼呗。”

这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许知喃很快就点头说“好”,只是忽然又想起了昨晚赵茜提过的。

她顿了顿,问:“你是要在那时候告白吗?”

“唷。”阮圆圆诧异地扬了下眉,“看不出来,你消息还挺灵通啊。”

“……”

许知喃原本是想劝她的,但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作罢。

***

说来,许知喃认识林清野的过程很狗血。

那时候还是大一,正是许知喃入校受到最多关注的时候,还加入了学校的艺术社。

周末的社团活动,大家一起去酒吧玩儿。

酒吧的不少酒都会做成汽水果汁的样子,很漂亮,可实际上酒精含量却很高,阿喃不知不觉就喝得过了量。

她感觉脸上发烫,便打算去卫生间洗把脸。

只是没想到从卫生间出来后就被一个男人堵了路,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些什么。

酒精后劲儿一股股地涌上来,许知喃脸上浮起红晕,连路都有些走不稳,扶着墙站立,心跳扑通扑通。

只是在这时——

“喂。”一个男声在身后响起。

那是许知喃第一次看到林清野。

棱角分明,张扬嚣张却又好像云淡风轻,靠在一边,嘴里咬了支烟。

那男人显然也是认识林清野的,脸上神色一僵,僵持在那:“怎么?”

林清野弹了弹烟灰,似笑非笑的:“她是我的人。”

许知喃知道这句话是为了赶走那男人用的,可她还是怔住。

阿喃不知道他们遇见的时机对不对。

说对,因为这初见他们的关系走向越来越难以捉摸。

可说不对,他们也许就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林清野到底在这酒吧有些话语权,纠缠的那个男人走了。

她肩膀被一个微凉的手掌圈住,头顶一个声音:“还能走吗?”

许知喃仰头看了他一眼,头越来越晕,一刺一刺地疼,她说不出话。

然后头顶那个声音又问:“想不想跟我回去?”

这之后发生的事等第二天醒来时她都不太有记忆,直接断片儿,当真是一夜荒唐,只能看着林清野呆滞了好几分钟。

他上身赤着,看着她淡淡问:“打算怎么办?”

是问她眼前这局面。

许知喃忍着因为无措而泛起的哭腔对他说:“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

林清野愣了下,随即大笑着靠在墙边,点点头:“行,记得对我负责。”

于是纠缠着,关系愈发说不清道不明。

***

许知喃将近代史复习资料整理完后,赵茜和姜月便回宿舍了。

因为阮圆圆也在,打断了她们的畅聊,所以这晚上没有举行“夜谈会”,十一点熄灯后就直接睡觉。

周一上午满课。

下课后许知喃便跟赵茜一块儿去打印近代史的复习资料。

一人努力四人分红,许知喃将复习资料打印了五份。

“阿喃,你喝不喝奶茶?”赵茜问。

“不喝,我去买瓶矿泉水,跟你一块儿去。”

打印店楼下就是校内超市,里面另有一家奶茶店,里面几种招牌奶茶很出名,都能算是平川大学的招牌,还经常有外校的人慕名而来。

刚走下楼梯,许知喃被人叫住。

赵茜看过去,幸灾乐祸地“哦豁”一声,凑到她耳边说:“要把你名字纹在身上的学弟来了。”

学弟名叫范历,刚打完篮球,追许知喃追得人尽皆知,周围几个朋友一见到她就跟着起哄打趣。

范历跑到许知喃面前:“学姐,你怎么也在这啊?”

许知喃示意自己抱着的那叠资料:“来复印东西的。”

“那学姐你喝奶茶吗,我请你喝啊。”

“我不是很爱喝甜的。”

一旁赵茜插了一嘴,眨眨眼,自荐:“这边这位学姐要喝。”

范历扬起笑:“好嘞,那我请你喝。”

许知喃打了赵茜一下,低声说:“你干嘛呀。”

“我这是给学弟台阶下呢,不然人家那群朋友看着他连杯奶茶都送不出去多尴尬啊。”

“……”

两人交流完悄悄话,想着范历也算是因为她才请赵茜喝奶茶的,于是还是笑着跟他道了声谢。

***

“诶,队长,那不是咱们平川之光吗?”

关池和林清野坐在车里,朝另一侧抬了抬下巴。

林清野跟着看过去,便见许知喃面前还站了个男生,小姑娘笑容柔和恬静,也不知在跟对面那人说些什么。

他盯着看了会儿,眉眼间渐渐凝上些难言的情绪,然后直接拉开车门下车。

“诶——?”关池吓了跳,“队长!”

而自家队长已经头也不回地朝那边走去了。

关池摸了摸鼻子,嘟囔:“这么急,怎么连帽子都不戴,当心被人围观。”

***

超市的饮料区在最侧边,隔了一道墙,许知喃一进去就往饮料区走,而赵茜和范历则站在奶茶前台。

这会儿还是上课时间,又因为酷暑炎热,这个点超市里人不多,常温饮料货架这就更没人了。

只是大部分矿泉水都被放进了冰柜里,就剩下货架最上层还有几瓶。

阿喃踮起脚伸长手臂去够。

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这超市货架的设计太不合理,哪有弄这么高的,明明她也不算特别矮的呀。

伸长手臂还不够,还要伸长手指,眼见就要捞到了,另一只手臂从她头顶过来,修长的手指捏住瓶身。

许知喃眨了眨眼:“谢……”

然后便看着那双手将矿泉水瓶推进货架更里侧。

“……”

……欸?

以许知喃现在的视角,压根连矿泉水瓶都已经看不到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

许知喃轻蹙眉,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结果一回头就对上的林清野的脸。

她睁大眼,完全愣住,第一个反应便是左右张望一圈,所幸没其他人看到。

林清野瞧着她这反应,低笑了声:“怎么做贼似的。”

本来就是。

喜欢他的粉丝这么多,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指不定会怎么说呢。

许知喃做贼心虚,再一联想自己跟林清野的关系,便更觉得心虚了。

“没人看见我进来。”他又说。

许知喃压低声音:“你今天怎么来学校了?”

“辅导员找我。”

“噢。”她点点头,不习惯在这样的环境下跟林清野说话,生怕人看见,“那我先走了。”

林清野“啧”了声,拽着她领子把人扯回去,扣住她手腕抵在货架上:“跑什么。”

“……”

许知喃极少在他身上感受到压迫感,甚至还能闻到他身上的烟味。

“我同学就在那边呢。”

他挑眉:“水也不要了?”

许知喃忍不住抱怨:“你自己放进去不给我的。”

“叫我一声就给你拿。”

从许知喃的角度,仰头就能看到他凸起的喉结,以及领口露出的一段锁骨,她试探性地乖乖道:“清野哥。”

林清野长臂一抬,很轻松地将那瓶矿泉水给她拿出来。

两人偷偷摸摸地躲在货架这,许知喃觉得脸上都开始发烫,接过他手里的水又道了声谢。

完全生疏的样子。

林清野觉得好笑,又隔着矿泉水瓶握住她的手。

果不其然,许知喃立马像只炸了毛的猫,用力往回缩,可惜力气没林清野大,挣脱不开。

林清野捏着她手,淡淡问:“刚那谁啊。”

小说《狂恋你》 第 5 章 传啓娱乐公司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