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各生欢喜》完结版免费阅读 《各生欢喜》最新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 2021-04-09 01:40:28 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各生欢喜

各生欢喜

作者:阿银姐姐

主角:禾筝季平舟

APP离线看全本

《各生欢喜》完结版免费阅读 《各生欢喜》最新章节列表

《各生欢喜》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各生欢喜》是阿银姐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禾筝季平舟,内容主要讲述:三年了。 他一成不变。 禾筝的耐心也随之消耗殆尽,她将一早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藏好,在镜子前勉强扯起标准的温婉笑容,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归家。…

《各生欢喜》小说试读

说好不再回到季家这个牢笼,她还是回来了。

进门就挨了一巴掌。

来自季言湘。

嫁给季平舟这几年,禾筝挨过的打大都来自于他敬爱的三姐姐。

传闻季言湘有精神类疾病,情绪易躁,是因为她曾经被丈夫抛弃,美满的家庭被第三者插足,还有了私生子。

所以才会这么讨厌同为方家私生女的禾筝。

“早就说了你是个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父母,还来克舟舟是不是?”

耳边嗡嗡作响,以及那些吞吐出来的咒骂,皆占满了禾筝的听觉,脸颊烧疼,季言湘甩手打过去时,指甲尖也有剐蹭到,似乎将脸划开了两道血痕。

禾筝微垂着面,像失了魂魄的提线木偶,嘴角扯出僵硬的笑,“三姐姐,我父母是谁啊,怎么就是我克死的了?”

二楼走廊幽长深邃。

回荡着她含笑的质问。

季言湘没想到一直忍气吞声的禾筝会突然反问她,脸色差了些,“你那个爬姐夫床的妈不是么,要我把她的光辉历史拿出来说一遍吗?”

房内。

季平舟在验伤打针,疼痛之余,能听到门外的争吵声,他忍着痛,挤出话,“她们又在吵什么?”

听不清,只零星分辨出几个字。

照顾他的阿姨正欲去查看,禾筝浅浅的哽咽和苦笑声却先一步传来,“三姐姐,你自己拴不住丈夫的心,还要怪我呀?”

屋顶环绕的灯光下,季言湘脆弱的面庞显现出震惊,却转瞬发笑,“你呢,你就能拴住丈夫的心了?”

她是指季平舟。

禾筝淡淡地答:“是啊,我拴不住,所以这不是要跟他离婚了吗?”

这一句他们都听到了。

顾不上自己的伤,季平舟摁着眉心,昂起下巴指向门外的位置,语调透露出危险和隐忍:“去把方禾筝带进来,让她闭嘴。”

针尖顺着筋脉推进去了。

一管药品输送完毕。

裴简按着季平舟的伤口,“您先捂着会儿,我这就去。”

晚了,一切都晚了。

他开门时,季言湘摆手吩咐着自己的阿姨,言辞凿凿:“打电话,让方家的人把这个野种接回去,我们季家容不下这种没教养的女人!”

方家没有别人了,只有方陆北一个管事的。

这个电话,只会是他来接。

入夜十一点。

娇嗔的嘤咛和酒杯碰撞的清脆响声组织成一幅声色迷离的人间景图。

烟酒缭绕成浑浊的气味,缤纷的光色中,一双涂着红色指甲的纤纤玉手以打圈的方式绕在男人的喉结上。

被绕的痒了。

方陆北攥住女人的手,抵在唇间吻了口,夸赞她,“好香。”

女人娇羞地笑了下,要去吻方陆北的唇,不巧,手机铃声响起,他探手去摸,女人却缠着他,“乖,接个电话。”

“该不会是别的姐姐吧?”

这是女人吃醋的方式,方陆北应对自如,“一共就你一个,哪来的别的姐姐,别闹了。”

他说谎不眨眼也不脸红,燕京谁不知道方陆北是个风流浪子,来者不拒,和他那个对女人格外挑剔的妹夫有着天壤之别。

但两人的迷人之处也并不相同。

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方陆北接起电话,顺手点了支烟,没好气的:“谁啊?”

季言湘不愿意自降身价跟方陆北这种花花公子通电话。

季家发生的事。

皆由阿姨转告。

听完。

方陆北咬着湿润的烟嘴,吐出一口烟,“行,知道了,现在就去带方禾筝走。”

小说《各生欢喜》 第 15 章 光辉历史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