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小说精彩阅读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最新章节目录

好书推荐 2021-04-08 09:47:05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

作者:然然爱吃肉

主角:宁卿然薄远墨

APP离线看全本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小说精彩阅读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最新章节目录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小说介绍

主角叫宁卿然薄远墨的小说是《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是作者然然爱吃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可此时,不知下面有谁恭敬的叫了声薄少,宁敬猛然一震,看见薄远墨的一切动作都立刻收起。而他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整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安静的。…

《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小说试读

宁卿然什么都没敢多想,趁男人现在还没醒,换上自己衣服匆匆离开了酒店。

两小时后,南城酒店被全方面封锁,所有进出包括前一天登记开房的人都进行着彻底清查。

酒店套房内,气氛安静而压抑,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沙发上的男人,刚洗完澡后的薄远墨换了身衣服,但房间内还是前一天的混乱靡扉。

男人的衣物杂乱地扔在地上,大床上混乱一团,而最刺眼的还是白色床单上那一抹嫣红,印证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向来最敬畏的薄总,昨天被人给睡了!

薄远墨是谁?跺跺脚这片天都能翻个个的人物,居然有人敢给他下药!

一时间所有人都忐忑地看着他的脸色,不敢轻易吭声。

还是跟薄远墨关系最好的沈子卿开了口:“那这事怎么着?我们先把昨天睡你又给你下药的女人给找着?”

沈子卿是沈家少爷,圈子里出了名的纨绔,按理说和薄远墨应该是南辕北辙,但这些年还就偏偏和他的关系最好。

他又表情怪异地瞅了瞅床单:“不过,这究竟是人家睡了你,还是你睡了人家?”

就算这些年爱慕他的女人再多,也没有能勇猛到这种程度,上赶着把清白送给他吧?

薄远墨全程面无波澜,眸色沉沉地看着那抹红,没说话。

他昨天晚上被下药,意识很不清楚,因为这场设计突如其来,他不敢保证下药的人会不会还有其他企图,所以没有贸然离开包间。

起初他只是想让那个男孩帮自己打电话叫医生,可药力发作,他克制不住才发现,那是个女孩。

“给我下药的人不是她,但那个女孩,必须要找到。”

沈子卿倒吸一口气:“你这是打算。

薄远墨眸色没变,“负责。”

毫无起伏的两个字,沈子卿却知道,他言出必行。

沈子卿砸吧着嘴没说话,心里想,人家姑娘大早上的溜了,心里指不定愿不愿意要他负责呢。

他家兄弟也确实厉害,这么多年了禁欲单身,那么多年了也没见什么时候对哪个女人特殊过,这是一夜就对人家上了心,那是不是很快结婚证都得领了?

以薄远墨这种果断的行事风格,他觉得很有可能。

“监控显示昨天上来的人是个男孩子,前台说,长得是蛮清秀,但好像真没有什么女孩。”

沈子卿脸色变了变:“我说,会不会是你记错了,也许你昨晚上真的跟一个男人……”

“不可能。”男人冷冷打断他。

薄远墨记得很清楚,昨天就算他意识不清晰,可对方男女还是确定的。

这时,搜查的人有了发现,将一枚玉佩递了过来:“我们在房间门口找到了一枚玉佩,应该是那个人的,上面有个宁字。”

薄远墨接过那枚玉佩打量了起来。

玉佩做工很精细,玉质也是上乘的,圆润通亮,普通人家一般买不起,可单凭一枚玉佩就要找人,着实大海捞针。

“远墨,要我说,这事很悬,先不说昨天那个女孩子为什么要扮男人,就单是这样找起来,难度颇大。”

薄远墨墨眸微抬,看向他:“那就查大厅监控,既然能看到她在走廊的样子,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她,包括昨天订房的人也一一清查,你关系广,这种事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

沈子卿为难的挠了挠头:“关键就在这儿,昨天很不巧,大厅监控维修中,所以那女孩到大厅后的位置就断了。”

而且就算是找,那到时候是找男的还是找女的?跟人说内里是女人外表像男人的女孩子?单是听着就很扯啊。

薄远墨垂眸,拇指静静摩挲手里的玉佩。

宁这个姓氏并不常见,而名门世家里的宁氏更是少之又少,要找起来。其实不算难。

但回想昨夜那个明明很清透香软却偏偏要装成男人的女孩,薄远墨总觉得有些莫名熟悉,就好像什么时候见过一样。

确实有迹可循,只是,印象并不是很深。

薄远墨的眉头深深蹙起,而这时,手下人又急匆匆地跑了上来:“薄少,我们查到了,昨天来订房间的人里,有咱们薄家小少爷薄以轩!”

这一刻,所有人心里都升起一个念头。

薄家的世交,宁家。

小说《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 第 2 章 那个女孩必须要找到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