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主角是白景融时衍昇的小说 《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 全文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8 09:17:21 3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

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

作者:颜希

主角:白景融时衍昇

APP离线看全本

主角是白景融时衍昇的小说 《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 全文在线阅读

《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白景融时衍昇的小说叫做《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颜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热,好热,身体像是着了火。炙热的大掌游曳。缠绵的悱恻中,男子磁性的嗓音喷洒在耳边。连呼吸,都似藏了香,馥了撩,醉动人心。呼呼——白景融猛地从床上惊醒,她的双瞳颤动。她怎么又做这种令人羞耻的梦?她是独守空闺太久,思春了?咚——床头手机传来短信声。白景融拿起,一如既往看到了郁箐箐发来的挑衅视频。…

《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小说试读

鉴定人员看着报告说,“亲权关系 99.99%,确认是母子关系。”

所以,时慕凌真的是白景融的儿子!

时可薰瞠眸。

可蒋梅不是说白景融一毕业就进了公司,根本没怀过孕吗?

所以,白景融是在大学时就生下的时慕凌?

那可真是贱死了。

时可薰眼底嫌恶,对白景融的厌恶又多几分。

浅水湾。

白景融陪时慕凌吃了晚餐。

时衍昇依旧加班,也不知道何时回来。

快十点时,白景融听到窗外咚咚咚传来雨声,再没几秒,天空就开始打起雷。

白景融蹙眉,下意识在想,时慕凌会不会害怕打雷?

她现在住在三楼,时慕凌和时衍昇住二楼。

时衍昇说过,不准她进二楼,但轰隆一声,屋内突然一片黑暗。

断电了。

白景融再也克制不住,打开手机电筒,大步奔到二楼。

此刻保镖也正从一楼奔上来,焦急说,“白小姐,这一片别墅区都断电了,可能是电路坏了,我立即去物业看下,小少爷就麻烦你照顾下。”

“好。”

白景融立即奔到了时慕凌的房间,然后就看到时慕凌正瑟瑟发抖地蜷在被子里。

“小凌!”

白景融立即奔过去,用手电照着他,“别怕,阿姨陪你。”

时慕凌把头从被子里钻出来,那小眼神后怕,却仍是倔强说,“谁、谁怕了,我是男子汉,才不怕。”

轰隆一声,恰是雷鸣巨响,在房间里打下一道煞白的光。

“啊——”

时慕凌再也克制不住,抱紧了白景融。

白景融轻拍他的背,说,“别怕,阿姨在。”

时慕凌紧抱着她抬头,而电闪下,白景融的脸忽白忽黑,更吓人了。

时慕凌赶忙把头低下,埋在她怀里说,“阿姨,你的脸好恐怖啊。”

白景融哭笑不得,“你刚刚不是说不怕么?”

时慕凌噘着嘴,“爹地说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做个胆小鬼。”

“可你还是个孩子,孩子有权利害怕。”

白景融抱着他,温柔说。

时慕凌眸光微闪,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他可以害怕,不用那么装大人。

这是与爹地的严厉不同的、属于妈咪的温柔吗?

时慕凌眼神依恋,忍不住抱着白景融说,“白阿姨,你唱首歌给我听好吗?”

白景融点点头,她开口,唱起了雪绒花。

“Edelweiss,edelweiss……”

如水的声音,像是丝绸。

仿佛将那雷声,都化柔了。

时慕凌忍不住地温暖,这就是妈咪的感觉吗?

真好。

而雷声渐渐变小,时慕凌在白景融的歌声中,噙着嘴角,缓缓睡去。

白景融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唇角微弯,就这样抱着时慕凌,缓缓地闭上了眼。

然后,她又梦到那些缠绵悱恻的吻。

男人如火的唇烙在她的身上,让她的心悸动又颤栗。

而不知是不是刚刚打雷的关系,她这次的梦,竟然也是打雷的场景。

而在那电闪雷鸣的黑暗中,男子精健的胸膛被打亮,露出他左胸口的一道疤痕。

像是新月的形状,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显得异常惹眼又性感。

“起来。”

突兀的嗓音将她的梦打断。

白景融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推了下。

她陡然睁开眼,然后看到昏暗的光线中,时衍昇颀长的身形立在床头。

白景融吓了一跳,赶忙从床上起身,“时总,你回来了。”

时衍昇盯着她黑暗中明明暗暗的脸,“你怎么在这里。”

“刚刚停电打雷,我怕慕凌害怕,就来看看。”

“出来。”

时衍昇转身,嗓音低沉中带着不悦。

白景融掀开被子下床,用手机照着脚下的路。

她走出去,关上门。

而她刚转过身,时衍昇一把将她摁在墙上。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准利用时慕凌勾引我?”

她勾引他?

白景融愣了下,“时总你在说什么。”

时衍昇视线下移,那眼眸冰冷而讥诮。

白景融也跟着低头,接着发现,自己睡衣的领口不知什么时候敞开了。

可能是刚刚抱着时慕凌的时候钮扣松了。

而她打着手机的光好巧不巧因为角度关系,把她胸前一片打得异常清晰。

就像是故意露给他看一样。

白景融面色倏地涨红,立即捂住自己的衣襟说,“时总,你误会了,我刚刚是……”

“我不想听你狡辩,立即滚回三楼。”

男子嗓音太冷,白景融突然失了解释的心思。

她咬唇,攥紧衣襟转身。

可她身后就是个大花瓶,她一时不查,差点被那花瓶绊倒。

她下意识抬手,想要抓住什么,这一抓,正好抓在时衍昇胸膛的衣襟上。

啪嗒,衬衫的钮扣因为她太用力,竟然崩裂。

白景融窘迫,“抱歉时总……”

她扭头,却又嘎了声。

因为她看到他袒露的衣襟下,一小片胸膛露出。

那肌理分明,像是最性感的男模,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可。

她看到了什么,她竟然看到时衍昇的胸膛上,有一道与她刚刚梦里一模一样的新月疤痕。

性感、惹眼、又诡异心惊。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梦里看到的‘东西’,会在现实中,在时衍昇的胸膛上出现?

白景融惊悚了。

小说《妈咪,爹地又又又吃醋了》 第 13 章 更清晰的梦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