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龙石神眼林晨郭洁全部章节目录

好书推荐 2021-04-08 06:07:14 1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龙石神眼

龙石神眼

作者:花缘

主角:林晨郭洁

APP离线看全本

龙石神眼林晨郭洁全部章节目录

《龙石神眼》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龙石神眼》由花缘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主角林晨郭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木。我的青春就是赌出来的。但愿余生。愿我狼心狗肺,愿我逍遥快活,…

《龙石神眼》小说试读

我最终选择做这个交易。

因为,我不想赵蕊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给糟蹋了,而我,也需要一个女人。

但是我换了一种方式。

我告诉赵蕊,我明天会去找房子,到时候带她一起合租,如果到时候她无法解决房租的问题。

我可以帮她。

我是穷人,赵蕊也是穷人。

穷人何苦为难穷人,所以,我给赵蕊机会。

而且,我也不想在这种破地方跟赵蕊在到处都是蚊子的野地里做。

我希望我的生活是有品质的,即便,我们现在都处于贫穷的阶段。

早上的时候,我去了世纪翡翠公司,我已经处于半休学的状态了,我爸的事,让我三个月都没有上课了,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拿到结业证书了。

不过我并不会放弃我的学业的,现在稳定下来了,我就会到图书馆,或者找导师,把我的课都给补上来。

世纪翡翠公司的商铺在昆明的商贸街,这里非常繁华,有十几家珠宝公司,世纪翡翠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经营了两代人,郭瑾年是二代。

我到了翡翠商铺,看到郭瑾年已经在给他的销售人员做晨讲,他的表情很严肃,说话有条不紊,有老板的派头。

我等了一会,郭瑾年就让我去人事部做了登记,领了一套制服还有工作牌,从今天起,我就是世纪翡翠珠宝公司的员工了。

底薪 1800。

我很感谢郭瑾年给我底薪,但是我也清楚,如果我不能给他赚钱,昨天所有的照顾都会被推翻掉。

商人逐利,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我换上了工作制服,是一套五百块的西装,还有一双皮鞋,这双皮鞋是阿玛尼品牌的,很贵的 1498。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

因为自从我爸把饭店给卖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穿过超过一百块的皮鞋,今天我身上的这身行头都快 2000 了。

郭瑾年安排好了他员工的工作,就带着我去景星赌石一条街。

郭瑾年跟我说:“我公司的品质还可以吧?你是读工商管理的,能给几分?”

我知道郭瑾年是在跟我说笑,我现在那有资格去评价他的公司,不过他的公司确实非常有品质,从员工的服装就可以看的出来。

我说:“十分。”

郭瑾年笑了笑,他说:“不用拍我的马屁,没有用,你的前途,都在你的手里,我是翡翠商人,我需要好的优质的翡翠,你赌不赢,你这身两千块的工作服穿不了几天的。”

我点了点头,我十分清楚,这个世界上,人家对你好一次,两次,不可能对你好一辈子,你只有展现出来足够多的价值,别人才能捧你。

我们又到了老友赌石店,这家店铺人很多,对于我的到来,不少人都觉得稀罕,当然,更多的是巴结郭瑾年。

不少人都拿刚赌出来的翡翠给郭瑾年看,希望郭瑾年能给个好价钱。

郭瑾年也收了几块,但是基本上都是不满意,在他看来,那些翡翠,都是料不抵工的,郭瑾年是看不上的。

郭瑾年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光是世贸中心的那间商铺就有几千万的价格,这种小买卖,他不会感兴趣的。

昨天那我赌的那块翡翠,他也不见得能看的上,但是他还是收了,我知道,他在捧我,考验我。

我看着都在跟郭瑾年讨论翡翠,我就去选原石,就如郭瑾年说的那样,我的未来都在我自己手里,活的怎么样,最终都需要我自己来走。

有了第一次的赌石经验,我稳健多了,但是我内心依然渴望金钱。

我不想在老城区租房子了,哪里太吵了,我也不想再租房子了,我想买一栋房子。

昆明郊外的房子特别便宜,十万块基本就能全款买一套房子了,但是唯一的不足就是交通不方便。

不过没关系,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买辆车,做公交不方便,我就自己开车好了。

赌石首选赌色,八大厂区,木那,莫湾基,老帕敢,等等,都是出高色的料子。

我只要赌赢一块高色的料子,我说不定就能一刀暴富了。

但是我不会走我爸的弯路,我爸是太想一刀切出个帝王绿一夜改变命运。

我知道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多帝王绿的,也不会有那么多高色的翡翠,在我看来,赌石想要赢钱,不能贪,得好好选料子,只要性价比高的,能赢就行,赢多少无所谓。

我在原石区转悠着,想要尽可能的赢,就得选老坑的料子,他不出色没关系,只要老坑的料子,他的种跟底子一定不会差,即便没有色,也可以卖上价钱。

我停在了莫西沙敞口赌石,莫西沙敞口是个特别的敞口,这个敞口以出产无色玻璃种翡翠著称,这个敞口是老场口的料子。

翡翠的种水跟地张是十分关键的,外行看色,内行看水。

所以我想赌一块莫西沙的料子试试看。

我在原石堆里扒拉着。

这种公斤料,基本上赌石从缅甸矿山垃圾堆里拉出来的,几千块一吨,在那边都没人要的,但是在这边能卖几百一公斤。

翡翠原石到昆明这边,等于是筛选了几道口了,昆明这边是三手货,瑞丽那边是二手货,缅甸那边才是一手货。

所以有梦想的人都去瑞丽赌石,有幻想的人,都会去缅甸赌石。

我找了一圈,突然看到一块方正的比拳头大一点的料子。

我发现这块料子脱纱带色,还有个小撬口,显露出来的肉质种老得发黑,颜色说蓝不懒说绿不绿的,皮壳也非常的老,有杠脆。

我看到这个皮壳,就估摸着这块料子的种肯定老,而且水足。

回头看着老板,他们都在跟郭瑾年谈料子,根本没有人搭理我,我就自己把原石放在了电子秤上。

原石不大有 1237 克,料子虽小,却有压手感。

我问:”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老板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哟,这变样了,没看出来啊,是你小子啊,昨天赢了一块,今天还想碰碰运气?别跟你爸一样,别上头啊。”

我特别不喜欢别人议论我爸,在他们看来,我爸是个典型的反面教材。

但是没办法,谁叫他输了呢?

不过没关系,他输掉的人生,我给他赢回来。

我问:“多少钱?”

老板把我手里的原石拿过去重新放在电子秤上,他说:“莫西沙老场口的料子,一公斤,3000。”

3000 的价格并不贵,老场口的料子就算是垃圾堆里出来的,也不便宜。

我说:“灯给我用一下。”

老板有些鄙视我,他说:“你都入赌石圈了,你就不能买一个灯啊?”

郭瑾年什么都没说,从口袋里把他的强光灯拿给我,我接过来,在石头上打灯,这块料子,其他地方都没毛病,但是一打灯,我心里有些紧张了。

有裂。

一块拳头大小的料子,灯下四分五裂的,有几条大裂痕。

我看着有点揪心,赌石赌什么?赌裂是其中之一,当然,不是赌他有裂,而是赌他没有裂。

有裂就容易做不出来东西,所以有裂的料子就会贬值,如果有帝王绿,即便是帝王绿也不值钱。

我说:“郭老板,这块料子不错,可以试试。”

郭瑾年说:“那你就赌吧。”

我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郭瑾年看着我疑惑,就跟我说:“我郭瑾年只买成品,你赌石我收,好坏我都收。”

我有些无奈,郭瑾年这么说,就是等于输赢的风险我要自己承担了。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赌石有风险,他是翡翠商人,不可能要承担风险的。

我是赌客,输赢看我自己,所有的风险都要我自己承担。

三千块虽然不贵,但是我只有 13800 这些钱是我爸买墓地的钱,如果赌输了,我不仅输掉了给我爸买的墓地,还输掉了郭瑾年对我的信任。

但是我必须得赌,因为路已经走了,如果不走下去,没有勇气走下去,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当下就下了个决定,我说:“老板,这块料子我要了。”

我拿出来三千块,放在桌子上。

我深吸一口气,料子总体还是不错的,就看这裂是不是能要我的命。

我走到切割机前,我说:“给我对切吧。”

我没有磨叽,这种小料子不稀罕开窗,直接对切了爽快。

切石头的师父打量着料子,说:“对切还行,镯子位可能没了,但是大牌子眼见着就有了。”

他说着,就打开切割机,把料子放在切割机上开切。

我站在一边等着。

等待是一种煎熬,神仙难断寸玉,虽然我从皮壳观察这块料子还不错,可是最终的结果只有切开了才知道。

不少人都围观过来,他们脸上的表情很轻松,每个人说说笑笑,浑然没有任何压力。

但是我不一样,我知道,这是拿我的人生在做赌注。

输,我可能会丢掉工作,会让郭瑾年离我远去,我又会重新回到那个瘪三的身份,更重要的,我爸的骨灰可能会再次要洒到大金江里。

我不希望这样。

所以我极其渴望赢。

小说《龙石神眼》 第 7 章 赢的渴望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