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夏浅墨夏侯楚煜小说全文

好书推荐 2021-04-08 03:04:03 2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作者:沐风

主角:夏浅墨夏侯楚煜

APP离线看全本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夏浅墨夏侯楚煜小说全文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浅墨夏侯楚煜的小说叫《摄政王强宠下堂妃》,本小说的作者是沐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以为本王真会娶你这个女人?”  浅墨刚穿越过来,额头就被烙下奴印,还被一鞭子抽昏死过去。  “从今天起,你就是楚王府的奴!”夏侯楚煜无情说道。  浅墨代姐出嫁,嫁了个毁容断腿的残疾王爷就算了。  小郡主得急病,她秉持医德救人却被他误会斥责,差点被打入冤狱。  最让她恶心的是,他为了娶心爱的女子,竟然张贴皇榜赶她下堂,她成了人尽可夫的无耻贱妇。  浅墨道:“我们和离吧!我看到你就恶心!”  他端来一碗药, “别以为你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能容忍你的背叛,想要和离?先打掉这个孽种!”  浅墨冷然一笑,“你可别后悔!”不!他后悔了!当他眼睁睁看着她坠落万丈深渊,他才知道痛彻心扉是什么滋味! 然而,当他终于找到她,她却亲手挑断了他们之间的红线………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试读

第 6 章

也不知睡了多久。

浅墨在颠簸中睁眼,便听耳畔响起一道阴冷的男声。

“终于醒了?”

满脑混乱的浅墨,顿时清醒。

“怎么是你?”

浅墨一骨碌爬起来,满脸防备。

她看着周围狭小的空间,感受到身下的颠簸,意识到这里是马车。

当即又警惕的追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夏侯楚煜冷冷睇她。

眼神锋锐,如同一把饮血的利剑。

浅墨审视的目光,落在夏侯楚煜身上。

不由又想到昨日夜里,温青崖临走时的忠告……

当年,二皇子夏侯吉逼宫造反,朝中无人可与之抗衡。

天岱王朝弥留之际,是五皇子夏侯楚煜力挽狂澜。

在天岱,夏侯楚煜是战神不假。

但反过来想,这又何尝不是说明他手段狠辣?

温青崖走前,只嘱咐她一句话——

不管发生何事,不要试图和夏侯楚煜反抗……

“你在看什么?”

夏侯楚煜的眼中,掠过一道寒芒。

浅墨不动声色往一旁退去,不想与其争锋。

谁想,夏侯楚煜勾起一抹讽笑,眼神却是越发森寒,“温青兰,本王竟还是小瞧了你!挨了本王一鞭子,竟然还没死!”

浅墨眸中满是冷意,“那是我命大!”

夏侯楚煜看着浅墨,冷冷一笑,“是吗?”

浅墨心头猛地一跳,忽然有不好的预感,“你想干什么?”

“琅琊!”夏侯楚煜嘴角牵起邪气的弧度,“停车!”

赶车的琅琊立即停下马车,在外面候命。

“下车!”夏侯楚煜命令。

浅墨愣住不动,脸上全是怒火。

“王妃,请下车!”琅琊站在马车外,微微拧眉。

浅墨咬着牙,瞥了眼夏侯楚煜手上握着的鞭梢,冷着脸起身,就往马车下跳。

“小心!”丹青眼疾手快扶了浅墨一把。

“谢谢!”浅墨勾勾嘴,对丹青真诚道谢。

丹青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心头一惊,下意识抬起头,便看见马车里,夏侯楚煜正眼神阴沉地看着他。

“绑起来,让她跟着走!”

夏侯楚煜的声音,从马车里悠悠传来。

丹青不敢耽搁,拿出绳子,将浅墨的手绑在一起,就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王妃,得罪了。”

他像栓着牲口一样,把她栓在马车上。

浅墨不敢相信,夏侯楚煜这个变态竟然是这个打算。

绑着她,这是让她游街?

“夏侯楚煜你这个王八蛋!”浅墨脸都气紫了。

她就知道这王八蛋王爷不是什么好东西!

丹青见浅墨竟然骂夏侯楚煜,不由露出惊惧表情,“王妃,慎言!”

“王八蛋!王八蛋!”浅墨现在哪里还管什么慎言不慎言的。

丹青见浅墨不但不停,还骂的越来越大声,顿时紧张了,“王妃!”

浅墨给了丹青一个白眼,“别叫我王妃,你见过哪个王妃混的像我一般惨的?”

丹青哑然。

“不是要走吗?走就走!”浅墨脾气也上来了,“我怕个球!”

这王八蛋王爷不就是想羞辱她吗?走着瞧!

“你,告诉夏侯楚煜,我现在可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我丢脸,他也要被人指点!”浅墨都无法理解这变态王爷的脑回路。

要报仇就痛快的报仇,把仇人给娶回来折磨这么变态的事也干得出来!

脑袋被驴踢了。

不用丹青传话,夏侯楚煜已经听到了浅墨的话,但他心头却涌上厌恶。

明媒正娶?

呵!这**真以为他娶她让她当楚王妃的?

夏侯楚煜眼神阴鸷的可怕。

马车缓缓前行,带起的风,吹过她的乌发。

顿时,她额上的奴字,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显露出来。

“这、这就是楚王府那个不受待见的楚王妃吧?”

“听说昨天新婚之夜,她就被楚王爷打了个半死!”

“是啊!你看她额头,上面还被烙了个奴哩!”

……

浅墨前所未有的感到屈辱。

她像个罪人,被人公开处刑。

马车行驶了一个多时辰。

她就被人恶言恶语的讽刺了一个多时辰。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这一路,她把夏侯楚煜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等到马车终于停下。

她也已经累瘫了,后背的伤都疼的麻木。

她不顾形象往地上一坐,大口大口喘着气。

浅墨的药箱里有止疼药,她实在是疼的受不了,她=心念一动,手心里就出现了药片。

装着捂嘴,浅墨一口将那止疼片给吞了下去。

丹青看到浅墨的动作,但并没有多想,他在马车外低声禀报:“启禀王爷,已到温府。”

浅墨转了转眼眸,原来他是带她来温府,难道今天是回门之日?

不对啊,昨天才成婚,今天就回门?

这是天岱的风俗?

小说《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第 6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