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和你相逢好全文免费阅读 尤好孟逢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好书推荐 2021-04-08 02:06:20 3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和你相逢好

和你相逢好

作者:云拿月

主角:尤好孟逢

APP离线看全本

和你相逢好全文免费阅读 尤好孟逢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和你相逢好》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和你相逢好》的小说,是作者云拿月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君诚实业大厦,黎市最醒目的地标建筑之一,就坐落在护城河近侧商圈最繁华之地。出发之前,尤好将和君诚实业有关的讯息看了一遍又一遍。略有些旧的手机握在掌中,屏幕光熄了,她又摁亮,唇角不知不觉抿出一道稍显严肃的弧度。…

《和你相逢好》小说试读

孟逢的指尖敲在茶色桌面上,着落力度一点一点加重。

经过的服务员恪守着良好的职业道德,不加以探询,但不经意瞟来的视线难免夹杂几分好奇。

半分钟后,孟逢适时出声:“差不多该停了。”

尤好抽抽噎噎:“我……”

他抬指将面纸一推,推到她面前。她垂头,抽出纸巾,一边擦眼泪一边停不下啜泣。

“除了哭,你还能不能干点别的?”孟逢懒懒凝着她。从在停车场前拦下他开始,到被他带来这间咖啡厅,她一直在哭,途中就没有停过。

亏他特地让司机先把两个损友送走,给她时间说。他就纳了闷了,这姑娘也太能哭了点,哪来那么多眼泪?

“我,我也不想……”尤好止住泪意,极力平复起伏的气息。

孟逢懒得和她谈这个,更换话题:“所以,你来找我就是为了你学校里那档——”稍作半秒停顿,他接上,“那档事?”

本来想说“蠢事”,给她留了点面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光是听他都觉得荒谬。他孟逢是什么人?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哪可能对这么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下手。她学校里传的那些流言,简直莫名其妙。

尤好点头:“我们班主任和校长私下找我谈过话了,问我这个事情。”

孟逢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嘲弄,“你读的什么学校,人人都这么闲得慌?”

“不是的,我们学校……”尤好瞥他一眼,飞快移开视线,“很好的”三个字说的极其小声。

“得了。你想我做什么?”孟逢不欲再废话。

尤好被他突然给予的选择权弄得一懵,愣了愣,不由得陷入思考。

要他做什么?

她想得认真,桌对面孟逢一言不发,执着小匙在咖啡杯里搅动,默然打量她。

平心而论这个小丫头片子长得确实不赖,不然第一次见面他也不会多看了好几眼。

那天外出视察工程,经过南郊小铃村——君诚实业准备开发那片,然而搬迁工作却迟迟没有完成——他最烦手下的员工不会办事儿,顺道路过决定一探究竟。

尤好当时正坐在家门口,君诚的负责人、工程承包方的人、还有小铃村的村委会成员,围着她在苦劝。她一言不发,只一个劲儿地哭。

最后一家钉子户,就是这个还在读高三的小姑娘。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君诚已经开出了极好的条件,甚至私下里跟她协商,除了新房,搬迁款可以多给百分之十。这么优渥的条件,换做别户人家早就忙不迭点头答应,这个读书读傻了的小姑娘偏偏怎么都不肯松口。

狮子大开口的情形孟逢见得多,早年刚接手公司不是没在基层待过,处理这种事自有一套经验。

他西装整洁,气势凛凛,在村委会成员们劝导的声音中悠悠然迈进院子门。

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哭的小姑娘听见动静,抬头朝他看了一眼——

就那么一刹,孟逢的步子顿了一顿。

她长了一张过分漂亮的脸,迎着院中裹挟浮尘飞舞的光线,就那么闯进眼里。再一看,那张雪白细腻的巴掌小脸泪痕遍布,水灵灵的双眼通红,哭得梨花带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一时间甚至让孟逢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他和这一群员工,全都是作恶多端的奸恶之徒。

进门之前,助理就将这最后一户的情况跟他交代了个清楚。这老房子的主人原是一对老夫妇,带着一个孙女过活,前两年双双过世,房子就到了孙女名下。

尤好就是这个孙女,她是个高中生,自爷爷奶奶离世之后,由表亲照看。平时住校,周末或是节假日则去表亲家住。

老房子已经空置许久,但因这是爷爷奶奶留下的,对她来说意义非常,若是尤好未成年倒罢,偏她已经过了十八周岁,于是造就了这僵滞的局面。

本是打算来硬的,须臾间,不知为何变了主意。孟逢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她看着太可怜,总之他头一次如此耐心,在她身上花费了将近一整个下午。

最后,总算是圆满解决。

她的表亲到场时,已经是傍晚,天黑沉沉,月亮被遮住一半,稀疏的星点不足以照亮那漆黑。

尤好非常难过。孟逢到院子里抽烟,看见她站在侧边的屋檐下,墙边还有邻居架起的晾衣竹竿,搬离前忘了撤走。

那当下,她哭得没有半点声音,只听到轻微的吸气声,断断续续。像如水月光,听得人心里凉凉一片。

孟逢手里夹着烟,半晌忘了抽。

后来会让助理留号码给她,告诉她在搬迁彻底落实之前,有事可以联系他们,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那道在昏暗夜色下,难过哭泣的纤瘦侧影。

……

思绪从不久前回到眼前,孟逢出声提醒已经思索许久的尤好,“想好没?”

“……啊?”尤好蓦地抬头,略带受惊,很快镇定下来,“想好了。”

孟逢皱了下眉,很多时候,他觉得她真的十分具有欺骗性,明明长着一副娇艳外表,却时常表现得纯粹又无害,让人分不清到底哪一样才是她。

他微微移开视线。

尤好没注意那些细节,她找他,为的就是澄清。那天在老房子碰过面后,散场时为了表示善意,负责人提出开车送她的表亲回家。

她赶着回学校上晚自习,和他们不顺路,本想自己搭公车,不想孟逢的助理却突然过来,说是可以搭她一程。她图方便于是就答应了,想来现在也有些后悔,如果当时没坐他们的车,也不会在下车的时候被学校的同学拍到。

几天前的照片这两天突然被发到学校贴吧里,相关帖子层出不穷,不到两天时间满校学生都在议论。今年学校还要评优,尤好就这么成了撞上枪口的糊涂蛋,被叫到办公室接受重点询问。

“我想孟先生,和我去一趟学校。”尤好忐忑瞥他一眼,敛下眼眸,略带沮丧:“如果因为这个影响学校评优,我可能会被记过……”

什么叫人在教室里坐,锅从天上来,这就是了。

“你要我跟你去解释清楚,证明你没有?”孟逢挑眉,不等她再多言,起身理了理衣襟。

尤好愣愣看着他朝外走,他到了门口回头,她还坐着没动。

他道:“愣着干什么?”

尤好心里是忐忑的,来见孟逢,有种说不出的紧张。此刻他欣然应允,思维反倒有点迟滞。

“来,来了!”回过神,她连忙跟上孟逢。

车往学校开,第二次搭他的车,心情全然不同。

事情却比尤好想象的顺利,助理全权代表孟逢,见到了她们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一番沟通,条理清晰,作为时常接待这个总那个经理的商场老油条,助理气场十足,不多时会面的办公室里就充满客套又热络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孟逢授意,助理忽悠人的本事挺强,在场人很快接受了孟逢和尤好“远方表兄妹”这一关系。

尤好听得一愣一愣,看着助理眼睛都不会眨。

聊到最后,大人们将她支开,让她先到办公室外等候。接收到助理许可的眼神,她没多问,乖乖走出去。

时值第一节晚自习结束,连西西收到尤好发的消息,从教室狂奔跑来办公楼。

“怎么样?!”一停下,连西西气都没来得及喘匀,“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抚胸口平复气息,补充一句,“对了,晚上的假我帮你请过了,不会记缺勤!”

尤好任好友抓着手,简略讲了一遍经过。

“那个你说的什么孟先生,他没来啊?”

“没。”尤好摇头,“他在车上。”

连西西撇嘴,“架子真大。”

“没有啦,其实他……”尤好动了动唇。

孟先生,人挺好的。至少她是这么觉得。这件事对她来说,是有可能影响到学业的大事,但对他那样一个日理万机的生意人而言,估计也就沙粒般大。

他本可以不管的,但他还是抽出时间走了这一趟,为她这么个只见过一回面的陌生人。

不管怎样,尤好很感谢他。

闲话一会儿,第二节晚自习上课铃响,连西西不得不赶回教室。

只剩尤好继续孤零零站着。几分钟后助理被主任和副校长送出来,副校长严格但温和地对尤好训话,尤好不敢说别的,连连点头。

直到被助理带着糊里糊涂走出校门,尤好才想起来问:“黎、黎助理,事情……”

“都讲清楚了。”黎助理道,“贴吧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帖子,你们学校的老师会联系贴吧学生管理进行删除。”

尤好愣了两秒,忙不迭道谢。

两人边说着,走到车边,各自拉开车门坐进去。孟逢在后座阖目养神,听见开门动静的下一秒,嗅到一股清清淡淡的甜香味。

睁眼,就见尤好坐到身边,姿势端正,拘谨万分。

“解决了?”他懒懒抬眸。

黎助理简略答复。尤好咽喉,小声跟他道谢。

“你说什么?”孟逢挑眉。

“我说谢谢……”

“大点声,听不见。”他盯着身旁的小姑娘。那**的脖颈,怕是一掐就要拧断,太细了。

尤好脸上升腾起浅薄的绯红,加重音量重复第三遍:“……谢谢您!”

见她窘态毕现,孟逢似是笑了下,未做应答,扭头看向另一侧窗外。

黎助理适时出声:“尤小姐去哪?回家吗?地址是?”

尤好蓦地反应过来,慌忙摆手,“啊,啊不,不回去!我还要上晚自习……”

“那你上来干什么?”孟逢眯眼。

“我也不知道,就跟着,就出来了。”她低声答,声音细若蚊蚁。

孟逢无言以对,在助理遮不住笑意的眼神中,尤好逃也似地下车。临走前,还在车窗外向他们鞠了个躬致谢。

她的身影渐渐跑远,司机开车,不到半分钟,孟逢余光一瞥,见身旁座椅上有个东西。

拿起一看,是张学生校牌,照片里的尤好扎着高高的马尾,露出白白净净一张脸,鹅蛋形,小巧又秀气。额头饱满干净,细碎的小额发显得她有几分稚气可爱。

估计是刚才从她的外套口袋掉出来的。

犹豫几秒,孟逢皱着眉开口:“掉头回去。”

黎助理疑惑回头,瞧见他手里拿着的那张校牌,心下了然。

车沿路开回尤好学校门外,黎助理正要打电话给尤好,错眼瞥见她的身影就在路旁。

孟逢也看见了。

尤好站在校门左侧的拉面店门前,摊子被老板支在屋外,硕大的木板牌子立在地上,第一行写着“加牛肉,五元”,第二行写着“加肉丝,三元”,末行则是“加青菜,一元”。

站在摊边,尤好似是纠结不定,许久才指了指那一大盆煮得颜色深重的牛肉片,然而下一秒马上又反悔,说了句什么,踌躇着指向另一个盛着肉丝的大碗。

夜色下,锅里的热汤飘着袅袅热气。她看着牛肉的眼神,写满了垂涎和依依不舍。

孟逢看见她咽了咽喉,仿佛能听到犯馋的声音。

一瞬间,像是闻到一股清淡的甜香,他忽然也生出一种饥饿感。

小说《和你相逢好》 第 2 章 眼泪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