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主角是薛家良宋鸽的小说 《权力红人》 全文在线试读

好书推荐 2021-04-07 06:22:39 5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权力红人

权力红人

作者:阿诸

主角:薛家良宋鸽

APP离线看全本

主角是薛家良宋鸽的小说 《权力红人》 全文在线试读

《权力红人》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权力红人》由阿诸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类小说,主角薛家良宋鸽,内容主要讲述:处于人生低谷的薛家良,万念俱灰,直到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从此,他的命运出现转机,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权力红人》小说试读

薛家良笑了,他赶忙坐起,说道:“县长,其实我昨天就有答案了,倒不是因为您给出的条件,是您的诚意打动了我。我已做好准备,跟在您身后,冲锋陷阵。”

“薛家良,你可真够滑头的,让我在前面冲锋陷阵,你躲在我身后,有这样的吗?”

薛家良也笑了。

侯明说:“既然如此,那就收拾收拾,我们启程。下午要开常委会。”

将自己的物品收拾好后,薛家良拎着皮包,回头默默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他没有招呼宋鸽,径直来到前台,结清房款后,大步走出这个陪伴他多日的小旅店。

程忠已经在旅店门口等他了。

看见他出来后,赶忙迎上来,接过他手里的包,放进后备箱,喜笑颜开地说道:“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听了他这话,薛家良有些心酸,他使劲拍了一下程忠的肩膀就上车了。

到了平水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门口的外面,侯明下车,他对薛家良说:“你先找个地方呆半天,我下午开完会后跟你联系,保持电话畅通。”

找个地方呆半天,从这句话中,透出了侯明的自信。

薛家良发现,尽管侯明表面谦逊、温和,但说话办事有着一种内在的底蕴,是一种不动声色的自信。

程忠看着薛家良,说道:“你去我家吧,我给你钥匙。”

薛家良想了想,也只能如此了,宾馆那间宿舍可能早就易主了。

薛家良拿着程忠的家钥匙,打开了他家的房门。

他换拖鞋的空儿,就发现墙上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居然装着自己在医院陪妈妈期间,去他家洗澡时换下的衬衣和裤子。他摘下来,发现叠得整整齐齐,还有一股好闻的洗衣皂的香味。

薛家良很喜欢这个简单、干净、舒适的小安乐窝。面积不大,两居,尽管是老式小区,住在这里,丝毫感受不到陈旧气息。

薛家良伸了个懒腰,这几天在外奔波,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的确有些累。

这时,传来开门声。薛家良看了看表,离庄洁下班还有二十分钟,难道是她得到消息提前下班了。

房门打开后,果然是庄洁。

庄洁今天穿了一身淡紫色的套裙,时尚而不失优雅,一头长发被一根黑色皮筋束在脑后,如果你不了解,你很难判定这是一个四岁男孩的母亲。

许是淡泊的心境,让庄洁的人和皮肤犹如少女,她永远都是微笑的,认识这两口子这么长时间,薛家良就没有听到他们吵架,更没有看到过庄洁有愁眉不展的时候,脸上永远都挂着微笑。

“嫂子,这么早就下班了?”

薛家良正经的时候会跟庄洁叫嫂子,不正经的时候就会叫小嫂子。

今天人家男人不在家,薛家良是无论如何不能跟庄洁开玩笑的。

庄洁微笑着说:“是你哥给我打电话,说你回来了,让我买点菜,中午给你改善改善。”

薛家良接过庄洁手里的东西,说道:“我这几天心火大,特别想吃一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麻酱凉拌面。”

庄洁说:“我也是这种想法,所以就买了手擀面。”

“太好了,还是小嫂子了解我!”

庄洁冷不丁看见薛家良放在茶几上的电脑,说道:“对了家良,看见你的电脑,我想起一件事,你帮帮忙,给我们家的电脑安个软件,我想炒股。”

“你要炒股?”

“是的,我听学校几个老师说,这几天股票大涨,好多人都解套了。”

“啊?真的?”

薛家良一听,赶紧打开电脑,因为一直是熊市,加之这段时间他无心打理,已经快把股票的事忘记了。

还好,自己的两三只股票都有不同程度的涨幅,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他毫不犹豫全部卖出。卖出的钱足够还程忠借给他的五千块钱,还有结余。

做完这一切后,他松了一口气,猛一抬头,正看见庄洁大眼瞪小眼地盯着他的屏幕看。

薛家良这才想起她也想炒股的事来,就说:“你的性格不适合干这个。”

庄洁笑了,说道:“你哥也这么说我。”

“那我还给你按软件吗?”

“呵呵,看着办。”

薛家良没给庄洁按软件,程忠也很快回来了。

下午,程忠两口子上班走了。薛家良躺在沙发上,闭上眼,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看着表,还差八分钟不到三点,估计这会常委们都应该一手端着水杯一手夹着记录本往会议室走了。

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

每次常委会,委员们都是各怀心事走进那个决定全县工作和干部命运的会议室。

只是今天,他的命运也在他们的手中了。

为了缓解内心的焦躁和不安,他打开了电视,选了一档最无聊的节目催眠,看了半个小时后才闭上了眼睛……

这一睡就到了五点。直到程忠给他打来电话,让他马上下楼。

薛家良的心脏立刻不安地跳动起来,因为他知道,就在自己呼呼大睡的时候,他的命运已经被人决定了,结局如何,他一无所知。

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到洗漱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又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反复告诫道:冷静,尽量不去想那个未知的结局。

就在上车的一刹那,他从侯明的脸色和表情中,就印证了自己的担心。

侯明的脸色并不太好,表情冷肃,凝重,只跟他点了一下头,目光就又投向了窗外。

薛家良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莫名地跳了几下。难道管春山拒绝了侯明的提议?

小说《权力红人》 15、世事难料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