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时代强人薛家良》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薛家良宋鸽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7 06:21:12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时代强人薛家良

时代强人薛家良

作者:阿诸

主角:薛家良宋鸽

APP离线看全本

《时代强人薛家良》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薛家良宋鸽小说阅读

《时代强人薛家良》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时代强人薛家良》是阿诸最新写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薛家良宋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处于人生低谷的薛家良,万念俱灰,直到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从此,他的命运出现转机,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时代强人薛家良》小说试读

“薛家良?还真是你啊!”

话音刚落,车门打开,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微胖男人走了出来,薛家良定睛看去,这个就是大学期间和他一同创业一同注册公司的同学、也是他此次来省城要投奔的人——余海东。

薛家良兴奋地给了他一拳,说道:“余海东,你小子从哪儿冒出来?”

余海东也不客气地回了他一拳,说:“什么叫我从哪儿冒出来,这话该我问你,你要去哪儿?”

薛家良指着对面的动漫商城说道:“我想进去看看。”

余海东骄傲地抬了抬眼镜,说道:“这个大门随时向你敞开,你想怎么参观就怎么参观。”

“哦,听口气是你开的?”

“当然了。”

薛家良这才注意看了看,果然,上面高耸着几个霓虹灯大字:良海公司。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可是当初他俩给公司共同起的名字,取自他们各自名字中的一个字。

此时的旋转观景台,带给薛家良的不再是心旷神怡和对在校时光的怀念,他感到胸口很闷,喝的酒有些多,想吐。

余海东又要了两瓶啤酒,薛家良说道:“再要的话你一人喝,我快顶不住了。”

余海东说:“至于吗,咱们两人也就是一人三瓶半还不到四瓶呢,你怎么就要高了。”

一阵恶心袭来,薛家良赶紧捂住嘴,说道:“对不起,我要出酒了……”话没说完,他就跑到卫生间,大口吐了出来。

吐完后,他用凉水漱了漱口,看着镜中的自己,他本来是有些酒量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三四瓶啤酒就醉了?

也难怪,连日来发生的事,哪件事都让他心力交瘁了。心头有火,冷不丁再喝冷啤酒,酒犯心事,不醉就怪了。看来,余海东是指望不上了,他心里明明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但就是不说那句话。

也许,当初他不该不拿那笔“分家”钱,余海东肯定误会自己找后账来了?

薛家良庆幸自己没有主动说出投奔他的话,虽是落魄之人,必要的骨气还是要有的,他不会摇尾乞怜让余海东赏自己一碗饭吃。

他洗了把脸。

余海东在外面敲着门:“家良,怎么样?”

他走出卫生间,红着眼说道:“没事,就是这几天上的火太大,让你见笑了。”

“哪儿的话,咱们兄弟有什么见笑不见笑的?”

重新回到座位上,薛家良说:“海东,我刚才突然想起来,我晚上在旅店约了人,先走一步,不陪你了。”

“别呀,这两瓶酒刚打开,怎么也得喝完呀?再说,要走咱们也要一块走啊。”

薛家良拎起自己的背包,说道:“不好意思,我跟别人定好的时间,现在已经过点了,咱们以后聚的时间多的是。”

薛家良边说边匆匆离开,进了电梯。

余海东望着薛家良的背影,他知道,凭着薛家良在计算机领域里的天赋,他真的来公司的话,那么很快他就会成为公司的老大。

因为薛家良对市场的敏感和业务能力,远在他余海东之上。他的确存了私心,他没有忘记当年的约定,他不敢向薛家良发出邀请,那样的话,自己打拼了多年的公司,有可能易帜换主,他不能冒这个险。

他看着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在心里说道:兄弟,我什么都可以帮你,就是这一件事不能帮你,对不住了。

回到旅店,他刚一进门,就听见有人叫道:“薛大哥,你去哪儿了?”

宋鸽从旁边的沙发处走了过来。

“啊?你喝酒了?”

宋鸽刚一走近他,就喊了起来,还用手捂住鼻子。

薛家良没好气地瞪着她说道:“嚷什么嚷!没见过喝酒的人啊?”

宋鸽脸一红,便跟在他的后面上了楼。

进房间后,宋鸽胆怯地说道:“对不起了——”

薛家良没理她。他边脱衬衫边往洗手间走,看见宋鸽还站在那儿就说:“你怎么还不走?”

宋鸽泪光莹莹地说道:“我一直在等你,想等你回来跟我去逛省城的公园。”

“没时间,自己去吧……”

宋鸽说道:“薛大哥,我知道你跟女朋友分手了,心情不好,你要是心里有气,就冲我发吧,我,我愿意陪伴你,在任何时候。”

薛家良一怔,心说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皱着眉,犀利的目光射向她,厉声问道:“谁说我们吹了?”

宋鸽知道这话刺痛了他,但她没有退缩,迎着他的目光说道:“我昨天晚上就知道了,而且你们单位的人都知道了,你跟那个高个儿的女的吹了。”

薛家良眉头紧锁,怔住了,一时无话。

如果说他辞职别人有可能知道,那么他托程忠转交给胡晓霞的分手信,只有他们三人知道,凭着他对程忠的了解,程忠就是看了信也不会往外说的,那么就是胡晓霞自己说的了。

只是,胡晓霞为什么这么急于撇清跟自己的关系,难道仅仅是因为委屈向别人倾诉还是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薛家良冲宋鸽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宋鸽看着薛家良铁青的脸,一时心里没了底,那张脸上的表情太复杂了。她有些胆小了,后悔将这话告诉了他,但如果不告诉他,他仍然会以有女朋友为借口拒绝自己。

她小心地坐在床沿,看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薛家良。

薛家良这时已经将脱掉的衬衫重新穿好,尽管旅店的房间很闷热,但他还是系上两颗纽扣,以表示自己在宋鸽面前的严肃态度。

“你刚才那话是不是听你哥说的?”

宋鸽点点头。

薛家良又问道:“他怎么知道我们吹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听着。”薛家良看着宋鸽圆润的脸和那对圆圆的可爱的眼睛,说实在的,自己也是蛮喜欢她的,只是因为李群,他们不可能走到一起。

为了让她死心,薛家良极其认真地说道:“无论我和她吹与不吹,咱俩都是不可能的。”

宋鸽一听急了,带着哭音说道:“为什么?你是嫌我学历低吗?我已经报了一个专升本的高自考了……”

“NO!”薛家良果断地摆摆手:“我找的是老婆,不是学者,学历高低我不在乎,胡晓霞也没有学历。我是说你和我不合适,我先走了,你冷静一下。”

薛家良说完,转身就走,可是宋鸽却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

小说《时代强人薛家良》 7、那句话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