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沈云谣白子玉小说

好书推荐 2021-04-07 03:32:16 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

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

作者:凤千

主角:沈云谣白子玉

APP离线看全本

《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沈云谣白子玉小说

《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是凤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云谣白子玉,内容主要讲述:她是侯府嫡女,凭一己之力护夫君走上丞相之位,只愿一世安宁!无意撞破他与庶姐私通,反被诬不贞善妒,她罪犯七出被一纸休书无情抛弃。三年暗牢囚禁换来的是幼子剜心,她经脉俱断,容颜尽毁。三年如一日,如同地狱厉鬼。除夕之夜,她怀抱幼子尸身,声嘶力竭般留下诅咒:“若有来世,必定叫你二人血债血偿,万劫不复!”葬礼重生,她带着满心仇恨重回十二岁。昔日爱人仇人,亏欠她的,她定要一一讨回。上天……

《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小说试读

流翠迷迷糊糊地听见动静,揉着惺忪睡眼也跟了进来。就见沈云谣苍白的脸上带着泪痕,眼底是杀人一般的戾气。

二人皆是一怔,只觉得眼前的沈云谣仿若是从地狱来的厉鬼。

看见两个丫头一脸惊恐的模样,沈云谣垂眸敛去了眼底的恨,抬头一笑:“做梦了,吓到你们了?”尽管她极力克制,眼眸里还是透了一丝寒气。

两个丫头心里一松,流珠先一步倒了茶递给沈云谣。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却发现寝衣上湿漉漉的。心里不禁更加心疼,一个小小的孩子,到底在怕什么呢?

流珠要留下守着,沈云谣摇摇头将她劝了出去。换了新的寝衣,重又拥着锦被躺下来,却怎么都不敢闭眼。

前世种种,就连她最爱看的白子玉那张温润的俊颜都染了血。

白子玉啊,那个她奉若神明的男人。初见一眼,她就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运筹帷幄,傲世天才!

到头来不过是她做了一场春秋大梦,她苦苦经营十年,无所不用其极,到头来却是一场笑话。

想到白子玉,沈云谣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沈云谣只觉得无比庆幸。

沈云谣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沈云谣,重活一世,千万别再蠢下去了!

这一夜注定难眠,流珠和流翠两个倚着软榻,始终不敢睡过去。

寅时末,流珠到内间叫起,却见沈云谣已经醒了。这会儿,立在窗前望着外头出神。

沈云谣的目光落在那株白梅上,却没有焦点。湿冷的空气里混和着幽幽的冷香透过菱格窗子飘进来,淡淡的很好闻。

听见流珠叫她,沈云谣缓缓转身拢了拢肩上的披帛,四目相对后淡淡一笑。

流珠没想到她这么早起,连声唤着流翠。流翠慌慌张张跑进来,瞧见沈云谣之后也是一愣。

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错愕,沈云谣并没有开口。嫁给白子玉十年,她没有一日能够安睡到天明。

“别愣着了,快来梳妆!”沈云谣俏皮一笑,眉眼如月,眸光纯净如水。

流翠看着她逆光而来,青丝如云,肌肤莹润如玉,衣袂翻飞间翩然若仙。

阳光透过菱格窗子照进来,正洒在她身上。此刻她周身晕着一层淡淡的光芒,春花一般灿烂的笑脸美不胜收。

侯府夫人故去,府里只剩下几房妾室。姨娘是没有资格到老太太屋里去请安的,不过也有例外。

比方周槿,身为妾室姨娘却能够在明晖堂出入自如。

今日周槿带着沈云珊来的特别早,守门的婆子远远地瞧见了,纷纷掬着笑脸福身相迎。

“请二夫人,三小姐安!”两个婆子声音洪亮,言语间里带着喜气。

周槿明媚一笑,很是享受那一声“二夫人”,只想着若有朝一日能够扶正,也就高枕无忧了。

沈云珊低头摆弄着腕上的玻璃种镯子,漫不经心地随着周槿走近老太太屋里。

守门的婆子目送着两道正红的身影入了主屋,方才转身重又望向蜿蜒的鹅卵石小路。

卯时三刻,沈云谣带着流珠沿着鹅卵石小路款款而来。

守门的婆子正斜着身子唠嗑,其中一个婆子正对着路口而立,望见那一抹桃红色的身影时,面色疑虑。

沈云谣身上穿的是周槿连夜命人送来的衣裳,花样和款式和府里二等丫鬟的别无二致,半新不旧的。

梳着双垂髻,簪了两朵鹅黄色的绢花,连明晖堂二等的丫鬟都不如。

那婆子看了两眼后便移开了视线,继续拾起话题与对面的婆子谈笑风生。

沈云谣带着流珠走近,二人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流珠有些恼怒,微微拧眉上前一步,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五小姐来给老太太请安,烦请妈妈通传。”

流珠的声音不低,足以让院子里的人都能听见。

两个婆子面上一阵发青,看着流珠的眼神里带了怨毒。

“呦,原来是五小姐,奴婢眼拙,只当是哪个院子里的丫头呢!”看见她们的婆子酸酸回了一句,却抬着下巴根本不往沈云谣身上瞧。

另一个婆子低眉顺眼的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要通传的意思。

流珠恨得眼圈儿发红,拳头捏得咯吱直响。好半天才稳住声音:“烦请妈妈通传!”狗仗人势的东西,竟敢当众折辱小姐。

沈云谣见那低眉顺眼站着的婆子身形晃了晃,从腕上褪下一枚翡翠镯子塞到她手里。

那婆子低头一瞧,眼底闪过一抹利光。

成色一般,却也值个二两银子。

“烦请妈妈通传一声,我只想当面给祖母磕个头。”沈云谣见她动了心思,又是行了一礼,声线温柔如水。

那婆子脸一红,嗫嚅着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含混不清的,沈云谣也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倒也不甚在意。

瞧着那婆子扭着圆滚滚的腰身入了园子,原先趾高气昂的婆子狠狠啐了一声:“呸,见钱眼开的玩意儿!”

流珠气得脸色通红,看着她眼底浓浓的鄙夷,恨不得冲上去抽她。

沈云谣见她着实被激怒了,怕她惹事。莲步轻移将她的视线隔开,脸上挂着淡笑,目光幽冷地扫了那婆子一眼。

那婆子冷不丁撞上她的目光,心里突的一跳,惊得手心冒汗。

沈云谣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纸老虎。

片刻之后,那婆子领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出来了。

沈云谣淡淡扫了一眼,是周槿身边的吴嬷嬷。

吴嬷嬷是周槿的乳娘,身份地位自是不一般。

沙绿色褙子,乌黑油亮的发髻上插着赤金花叶发簪。

一双眼睛里闪着精光,脸上却堆着笑迎了出来。

“奴婢吴氏请五小姐安!”吴嬷嬷是个有见识的,礼数周全,态度恭谨,笑容无懈可击。

两个婆子见她对沈云谣如此恭敬,心里扑通一跳。想到之前的怠慢,脸色一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沈云谣心里冷笑,周槿身边的人,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故作惊讶地后退一步,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一脸狭促的看了一眼吴嬷嬷。

小说《侯府嫡女:毒医世子妃》 第五章 不叫的狗会咬人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