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我以情深填沧海》白枫月苏墨深完结版精彩试读

好书推荐 2021-04-07 03:29:22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我以情深填沧海

我以情深填沧海

作者:如烟

主角:白枫月苏墨深

APP离线看全本

《我以情深填沧海》白枫月苏墨深完结版精彩试读

《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介绍

《我以情深填沧海》是如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枫月苏墨深,书中主要讲述了:“本妃还能活多久?”“多则三载,少则一年余月。”…

《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试读

“本王此生只有丧偶,没有休妻!给本王滚回自己的院子,没有本王的允许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

白枫月被禁足了。

没有人来看她,她就像被所有人遗忘了。

“娘娘安好。”

又是管家,想必是宋玖儿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否则苏墨深怎会派管家来见她。

“管家,有何事?”

白枫月半躺在软榻,做着些针线活,仔细看是婴儿衣物。

这些日子来她越来越平静了,像被剪掉指甲的野猫,驯服温良。

“明日皇上举行菊花盛宴,娘娘您得与王爷一道前往。”

原来是拉她充门面啊。

白枫月低着眼睛,专注着手上动作,“本妃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墨深虽为王爷,地位却丝毫不输于太子,他们出行的马车都是六马所拉。

白枫月坐在他对面,他们本该紧依相靠,但苏墨深不许,白枫月也不愿。

下马车,苏墨深还是做出好夫君的模样,扶着她下来。

周围传来小女子的低声细语,都是惊羡她有位好夫君。

白枫月勾着嘴角莞尔,是啊她有位好夫君,可是只在人前罢了。

宴席在文心殿,苏墨深被皇帝召见离开,白枫月只得自己前去,她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奇耻大辱。

苏墨深的位置在他母妃下侧,白枫月紧挨着苏墨深,可是她见到的却是宋玖儿坐着她的位置与苏墨深的母妃谈笑甚欢。

白枫月笑容得体,不紧不慢走到宋玖儿面前,“这不是宋丞相千金,玖儿小姐吗,怎么玖儿小姐迷路找不着自己位置了?”

宋玖儿无助地看向苏墨深母妃,后者宽慰握着前者的柔荑,看着白枫月冷声道。

“本宫与玖儿许久未见,有许多话说,今日你就坐那儿去吧。”

白枫月顺着她的眼神看去,是殿内最偏僻的角落,最低等的位置。

“咳咳咳……”

白枫月喉咙滚动,用手帕捂着嘴压着声音咳嗽起来。

宋玖儿怕惹上什么恶疾似的,身子往苏墨深母妃那儿倾去,苏墨深母妃亦是嫌恶地遮掩口鼻。

白枫月有些呼吸不过来,她凌厉地盯着宋玖儿,“让开。”

“王妃,本宫的话你听不见吗?”

苏墨深母妃声音很大,一瞬间殿内鸦雀无声。

“皇上驾到。”

苏墨深随着皇帝进来,老远就听见他这个不省心母妃又在大吼大叫,苏墨深脸色并不好。

“怎么回事?”皇帝问。

“臣女只是想与娘娘说几句贴慰话儿,没想到误坐了王妃娘娘的位置,臣女本想马上让开,却没想到王妃娘娘她……”

“她怎么了?”苏墨深没好气地问,这个女人就不该带她来。

“王妃娘娘她,她却得理不饶人,羞辱臣女呜呜呜……”

白枫月好像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没有人会帮她,没有人……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接下来就是众人的唾弃与怪责,没事,她没事。

白枫月指甲陷进肉里,血滴到光洁地面,空气中飘荡着一丝腥味儿。

小说《我以情深填沧海》 第 6 章 皇宴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