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将世界捧到你面前叶临西傅锦衡小说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7 01:47:53 2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将世界捧到你面前

将世界捧到你面前

作者:蒋牧童

主角:叶临西傅锦衡

APP离线看全本

将世界捧到你面前叶临西傅锦衡小说全文阅读

《将世界捧到你面前》小说介绍

主角是叶临西傅锦衡的小说叫做《将世界捧到你面前》,本小说的作者是蒋牧童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六十三层楼上的总统套房,客厅是两面全景玻璃墙面设计,将整个北安市中心的华丽夜景尽收眼底。哪怕再低调回国,叶临西也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

《将世界捧到你面前》小说试读

叶临西没想到的是,在她彻彻底底摔下去的时候,她庆幸的另外一件事,居然是她今天穿了一条裤子。

对,她穿的裤子,让她避免了在摔倒之后,再一次面临的社会性死亡。

毕竟摔倒之后的走光,是任何女生都不愿面对的。

傅锦衡踩着步子弯腰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叶临西突然下意识想要闭上自己的眼睛,为什么她没直接摔晕过去!

这样她就不用面对这种局面。

明明还在美国的人,居然会出现在北安,而且还是在酒店。

傅锦衡蹲下来时,就看见半坐在地上的姑娘一脸的茫然,显然这一摔,让平常张扬舞爪的小姑娘,都有些懵了,只有浓密的眼睫在不停的颤着。

“摔疼了吗?”他难得声音极温柔的问。

叶临西闭了下眼睛,她宁愿此时傅锦衡问她的是,死了吗?

因为只有他的刻薄才会引起她的战斗力,而此刻他的温柔,让她整个人有种无处安放的无地自容。

太丢人了。

她真宁愿自己从这个楼梯,一路往下滚过去。

叶临西在装死和真的去死之间纠结徘徊时,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身体发轻,因为她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抱了起来。

很快,她的脸颊贴着他的西装,光滑的面料轻轻摩挲着她的脸。

傅锦衡整个人被包裹在西装里时,整个人显得瘦削而又挺拔,但他抱起叶临西时,轻松的仿佛不是在抱着一个成年姑娘。

叶临西忍不住低声问:“要不放我下来吧,我挺重的。”

“嗯。”

嗯?

叶临西突然皱眉,他嗯什么嗯,他凭什么嗯?

她一个体重九十的姑娘,身形苗条纤细,说一句身轻如燕也不为过吧。

只不过被抱着的人腿软,哪怕她平时有一肚子话可以怼他,但是这一刻,她却有点儿说不出口。

等叶临西被抱到里面,傅锦衡将她放在沙发上。

她坐下后,傅锦衡坐在旁边,伸手将她的脚轻轻捏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只是在看见她的高跟鞋之后,他皱了皱眉,一张好看的脸,略显凝重。

“你一直穿着这种凶器?”

叶临西此时腿上的高跟鞋,光鞋跟就有十厘米,细细尖尖的鞋跟,美则美矣,却很吓人。

叶临西:“这是我的尊严。”

“那你可以适当放下你的尊严,”叶临西正要嘴硬反驳,突然傅锦衡手指在她的脚踝上轻轻按了下,他望着她:“我觉得还是命比较重要。”

叶临西:“……”

好好一个男人,却长了一张嘴巴。

很快,服务员模样的人,送来的跌打损伤的喷雾。

傅锦衡对着她的脚踝喷了几下后,又看了下:“还是去一下医院吧。”

“不用那么麻烦了。”叶临西赶紧拒绝。

她可实在受不了去医院,在跟医生复述一遍病情,告诉人家自己是因为撒谎被当场揭穿,然后从楼梯上摔下去的。

傅锦衡眉眼冷淡的望着她:“害怕去医院?”

叶临西讨厌他的地方就在这里,这个男人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别人心底的想法,然后让你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

叶临西轻呵了一声:“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三岁小孩不会走路摔倒。”

叶临西直接准备站起来,谁知还没站着,就又被傅锦衡一下拉回了座位。

傅锦衡低头看着她脚上还没脱掉的高跟鞋:“这双脚是真不想要了?”

他语气冷淡,仿佛只要她说一声,他随时可以代劳替她丢了这双脚。

所以最后他又让人拿来一双拖鞋的时候,叶临西才勉强愿意换上。

于是她一手拎着自己的高跟鞋,一瘸一拐的走到电梯旁边。

谁知傅锦衡也跟着上来了,她忍不住问:“你跟着**嘛?”

“你就住在这里?”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叶临西清醒了过来,因为她发现自己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释清楚,那就是为什么应该在美国的自己,会突然出现在国内呢。

饶是一向理直气壮的叶临西,都忍不住心虚起来。

事实证明,人在最尴尬的时候,都会病急乱投医。

叶临西脑筋急转,转移话题:“我的房间在 63 楼,要不要去坐坐?”

她声线很好听,特别是软下来说话的时候,透着勾人的味道。

无巧不成书。

一直关着的电梯门在此时缓缓打开,她说的话,飘到电梯里。

以至于原本抬脚准备出来两个男人突然停住,然后抬头在叶临西的脸上扫了一眼。两人面露尴尬的对视一眼后,匆匆离开。

傅锦衡直接按了 63 楼,电梯门关上后,叶临西后知后觉道:“不是,刚才那两个人什么表情?”

她望向傅锦衡:“他们该不会以为我饥渴到在电梯里勾引你吧?”

听着叶临西不悦的指控,傅锦衡一张始终保持着寡淡的脸,突然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

他说:“难道你没有?”

叶临西:“……”

这次,她连耳根都开始泛红,气得。

叶临西心头的恼火被他轻描淡写的语气惹起来,因为他话里莫名透着一股‘能勾引我是你的荣幸’的味道。

让人火大。

不知是楼层太高,还是这电梯的速度太慢,叶临西觉得度秒如年时,总算到了。

电梯门打开,她抬脚就往外走,丝毫不管身后的人。

傅锦衡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莫名觉得好笑,他仗着自己腿长步子大,没两步已经走到叶临西身边。

到了套房门口,叶临西开始翻包找房卡。

傅锦衡靠在门边低头看着她,不得不说,走廊暖黄灯光也丝毫没柔和她的五官,她犹如正盛开的玫瑰,透着张牙舞爪的明艳。

特别是她的皮肤有种通透的白,垂眸时眼睫上被染了一层绒绒的光。

或许是画面过于养眼,傅锦衡罕见的主动开口:“怎么突然想起来回国?”

这话算关心?

叶临西也从包的夹层里找出房卡,她一边刷卡开门一边语气轻飘飘道:“我说是特地赶回国为你庆生,你信吗?”

下一秒房门大开,叶临西轻抿了下唇,彻底闭嘴了。

因为站在门口,他们清楚看见客厅里的情况,大大小小十几个购物袋此刻正被整整齐齐的摆在茶几旁边。

颇为壮观。

有种列队完毕的士兵,等着将军检阅。

而站在门口的叶小将军,丝毫没有买东西时的开心,只有褪不去的尴尬。

她转头看向傅锦衡,就看见他脸上写得明明白白的三个字:我不信。

——

六十三层楼上的总统套房,客厅是两面全景玻璃墙面设计,将整个北安市中心的华丽夜景尽收眼底。

哪怕再低调回国,叶临西也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

叶临西在开放式吧台给自己拿了一瓶水,拧开喝了一口,她才想起来问:“要喝水吗?”

傅锦衡没接话茬,反而问:“晚饭吃过了吗?”

叶临西抬头盯着他几秒,忽而笑了起来:“怎么,还要跟我共进晚餐?”

傅锦衡:“伯……爸知道你回国吗?”

“你父亲。”他想了下,重申道。

经过他这么不经意的一提醒,叶临西心头的那点小尴尬又被勾了起来,毕竟这件事她确实是做的有点塑料。

明明回国了,却故意骗他。

不过叶小公主从来不会把心虚表现在明面上,哪怕确实是她的问题。

架子得端起来。

她说:“还不知道,我回国是有点事情要处理,而且我过几天就回美国了。”

处理什么事情,还不就是她少女心泛滥,非要跑回国看演唱会。

傅锦衡看着她说话时,一双乌黑双瞳四处乱飘的模样,就知道她心底有鬼。不过他也并不太在意,叶临西的事情他要是真的想知道,勾勾手指,就有一堆人来汇报。

只在于他想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叶临西怕他还纠结在自己回国这件事,突然说:“要不我给你提前过个生日吧。”

她得意的看向他:“这样,我就是全世界最早给你过生日的人了。”

“谢谢。”傅锦衡不轻不淡的回复。

叶临西是个说做就做的人,当即打电话给客房部,让他们送个蛋糕过来,当然这种无理的要求,居然还被满足了。

因为刚才摔了一跤,衣服也不知勾没勾破,但叶临西还是着急去换衣服。

她去了卧室,傅锦衡留在客厅里。

五星级酒店的速度果然是很快,叶临西换个衣服顺便洗个澡的功夫,蛋糕就来了。

叶临西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穿了一件连衣裙,原本她想直接穿睡衣的,只是想到要给他过生日,还是换了件稍微正式的裙子。

只是她鬼使神差的挑了件,露背款式的。

她听到外面门铃的声音,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傅锦衡将蛋糕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居然还有蜡烛,准备的倒是挺齐全。”

傅锦衡低头看着面前的蜡烛,就见一旁伸出的手掌,拿起蜡烛和打火机,直接点了起来。

两人站的很近,傅锦衡闻到了她身上洗澡过后的淡淡清香。

待他低头看着面前的人。

哪怕如傅锦衡这样冷淡的人,都会承认此刻他面前站着一个尤物。

叶临西的骨架生得窄,一双腿纤细笔直,特别是小腿骨肉匀称,连着细白脚踝,别说男人看了不眨眼,哪怕是女人也会对这样一双腿羡慕嫉妒恨。

傅锦衡并不重欲,相反,他一向克制。

这也是叶临西跟他分居两地,对他依旧放心的原因。因为对于傅锦衡这样的男人来说,权力之于他,才是顶级药。

叶临西点完蜡烛之后,转头看着:“要不许个愿?”

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老婆,当的还算合格,最起码表面功夫做到位了。

果然,傅锦衡居然弯腰吹灭了蜡烛。

因为叶临西关了客厅的灯,在蜡烛被吹灭时,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不远处卧室里的小夜灯还柔柔的亮着。

叶临西正要重新打开灯,突然她的手掌被轻轻握住。

随后傅锦衡低沉的声音问:“不是说要给我过生日的?”

“……”

这不是已经过完了。

对于这种完美符合庆生流程的仪式,叶临西真不知道这个狗男人还有什么地方不满足的,直到她整个人被抱起来。

哪怕在黑暗中,他的眼睛却很亮,甚至没有丝毫障碍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

直到房门被推开后,叶临西才明白他所说的过生日,是什么意思。

小说《将世界捧到你面前》 第 2 章 社会性死亡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