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木清兰玉轩小说

好书推荐 2021-04-06 09:45:51 4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

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

作者:芳龄十八

主角:木清兰玉轩

APP离线看全本

《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木清兰玉轩小说

《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木清兰玉轩的小说叫《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它的作者是芳龄十八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晚上给别人做了两身寿衣半夜却变成了嫁衣穿在我身上稀里糊涂就嫁给了那个男人………

《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小说试读

第 11 章

衣门木家,刀门铁家,离门方家?

我家姓木,我妈姓方,我听奶奶提起过一次,自己娘家姓铁。

可是我们三家,怎么又成了什么衣门刀门离门了?

暗八门又是什么意思?

我问大姐,她说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暗八门不被世人所知,但是却都有自己独特的本事,好像和另外一个世界有某种联系。

“另外一个世界?你是说阴间吗?”

我们木家是卖寿衣的,算是和死人有关联的行业,大姐提到另外一个世界,我想到的便是死人去的阴间了。

但是大姐却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木清,这些事我真的不甚了解。等小王爷回来你问他吧,也许他能告诉你更多。”

我要出去找奶奶,大姐却不让我出门,她说让我送寿衣到王家庄和给我下蛊的人也许就在外面等着害我,在天亮之前不许我再出门半步。

她还说奶奶等了这么多年,这次既然要离开,就不可能被我追回来。

虽然大姐说不清楚我们家的事,但是从她言辞神色来看,她应该是知道一些的,只是不愿意告诉我。

我问他那人为什么要我送寿衣到王家庄,路上的那对夫妻又为什么给我下蛊。大姐却再次摇头,说自己并不清楚,对方也许和我们木家有仇。

我在车上虽然吐出了那些东西,肚子里却是一直在翻滚不已,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窜来窜去,想要从我的嘴里跑出来。

大姐看到我的样子,告诉我被下的这种蛊叫“翻肠蛊”,中蛊者会不停呕吐,不但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还会把已经到了肠子里的东西吐出来,最后连胃带肠子都从嘴里吐出来死掉,就好像把整副肠子从嘴里翻出来一样,所以才有翻肠蛊这个名字。

我本来就想吐,听她说得这么恶心,便忍不住了,跑到厕所里狂吐了起来,这次却不是头发什么的了,吐出了一些食物,接着就是胃液。

等我软嗒嗒地走出来,看到大姐从身上掏出了一堆小瓶子,在里面找出一个来,倒出一小撮灰色的粉末让我用水冲服下去,说自己不能解我身上的蛊,但是那种粉末却可以暂时压制蛊毒不让它发作。

其实我和大姐也算是素昧平生,看着那些灰色粉末我也产生了片刻的犹豫。

可是转念一想,以她和兰四的实力,想要害我似乎用不着这么多花样,便把灰色粉末吞了下去。

那粉末有一股腥味,像土一样十分牙碜,我足足用了两大杯水才把嘴里冲干净,喝了个水饱水饱的。

“大姐,这是什么东西呀?味道怎么怪怪的?”我放下水杯,随口问道。

大姐神色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突然一扫冷冰冰的样子,微微一笑道:“骨粉!还是千年骨粉!”

“骨粉?”

我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片刻以后才知道她说的是死人骨头磨成的粉!

我又一头冲进厕所里,趴在马桶边上,用力抠着自己的喉咙,想要把刚才吞下去的骨粉吐出来,可是干呕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我有些怀疑大姐是故意整我的,不过自从吞下骨粉以后,我的肚子便消停了,不再翻滚,却又觉得饿得难受,想要吃东西,大姐告诉我在蛊解掉之前什么也不能吃,连水也不能喝,否则骨粉的作用就会消失了,那样我就会再次开始吐。

大姐不让我去卧室,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

关了灯,我躺在沙发上却毫无睡意,又担心奶奶的安危,又想弄清楚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姐便抱着那把刀或者剑坐在我旁边的地上,双腿盘坐,看起来像电影里演得女侠。

一夜无事,在快天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却很快就被手机**给吵醒了。

我以为是奶奶给我打来的,激动地拿起手机,却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在寿衣店的牌子上留着我的手机号和家里的电话号码,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要买寿衣,按下接听键便对里面道:“你好,木家寿衣店!”

“我是昨天送你去王家庄的司机,在你们店门口,你过来,我找你有事!”一个男人在电话里道,是昨天那个司机的声音。

我问他,昨天不是把钱赔给他了吗,又来找**嘛。

“钱?你来看看吧,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钱!”那男人本来似乎极力压着自己的火气,听到我这么说便怒声冲我道。

我心中好奇,便和大姐一起到了寿衣店,看到那人果然站在门口。

那人看到我和大姐从车上下来,便一脸怒容地向我们走来,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纸挥舞着:“这就是你昨天晚上给我的!你看看是什么东西!”

没等我过去,大姐便一把拉住了我,低声道:“那是索命符!你看他的脸!”

小说《情未了:夫君不请自来》 第 11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