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热文《俗骨》江拂孟执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6 09:32:51 2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俗骨

俗骨

作者:江拂

主角:江拂孟执

APP离线看全本

热文《俗骨》江拂孟执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俗骨》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拂孟执的小说叫做《俗骨》,是作者江拂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虐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拂认识孟执时,他长得好,人穷,还有病。太好拿捏了。新鲜感一过,她头也不回地把人甩了。*江拂绝对没想过,孟执成了自己扔掉的一记回旋镖,最要命的那种。…

《俗骨》小说试读

江拂看着眼前的房门关上,想象的到里面他的男朋友和另一个女人在他们走之后会干些什么。

要是程敛有了新对象跟她提分手,她该怎么办,焦虑感涌上江拂的心头。而影响她更多的是,孟执他想要做什么。

想了想,江拂还是决定直接问他,“你早就知道对吗?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江拂看着孟执在程敛隔壁的房间门口停下,他刷了房卡开门,朝她投过来一个眼神。

江拂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也会有这样的眼神,让她下意识地领会了他的意思照做,抬脚跟过去。

房间里乌漆嘛黑的,房卡没放进卡槽,这回江拂连靠神情猜他意思的机会都没有了,江拂重复问他,“你想让我知道他出轨了,然后呢?”

孟执没有正面回答她,“他知道你来见一个投资方都可以随便跟人走吗?”

“跟你走又不代表我要做什么。”

只是拉拢广告投资方,还没有到要陪上一晚的程度。

适应了无光的环境之后,江拂隐隐能看清孟执的轮廓,他问她:“那你为什么跟我过来?”

“杨总说我找他没用,应该找你。”江拂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再待下去说不定都能听到隔壁的动静。

江拂虽然无所谓,但心里还有挺膈应的。所以她的态度一时没收住,像以前那样,“谁叫你突然出现我在面前,不然我能跟你来这吗?”

又是一阵沉默。

这种无言的气氛在此刻的黑暗中让江拂的头脑迅速恢复镇定,她还要靠他的投资稳定她在公司的地位,她的语气不能这么差。

“我就是有点急了,今晚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不知道我们公司准备捧新人,我肯定要为自己打算呀,”江拂上手去牵他的手,轻轻晃了两下,“我们这么久没见你突然给我来这么一出,我都被吓到了。”

孟执没甩开江拂的手,江拂又感觉有点希望。他又开口,清冷的声线一如既往的熟悉,“想要资源是吗?”

江拂一喜,还不忘矜持,“对我们来说当然都很重要。”

“可以,”孟执反手抓住江拂的手腕,边说边把她往床边拖,“用什么来换,你应该很清楚?”

床很软,但江拂还是被摔的很疼。江拂感叹他力气好大的同时又莫名感到生气,白瞎她向他示软,他一点情面都不顾。

又想到隔壁是谁,江拂怎么也躺不下去。一骨碌爬起来,孟执又一把把她摁倒,他甚至把她压在床头。

一墙之隔,对面就是程敛房间的床。

“程敛就在隔壁,你疯了吗?”江拂愈发觉得膈应得慌。

身上就一件小裙子,不用开灯孟执都能把她剥干净了。

但江拂没想到,他要做事连外面的裙子都不给她脱。

江拂在他手底下挣扎,什么态度、什么语气,都抛到脑后,“孟执!你故意恶心我呢?”

孟执在江拂身后,她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他的声音,“恶心?”

他突然咬住江拂的后脖颈,下了狠劲,像要活生生咬下来她一块肉。

疼得江拂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叫了出来,眼泪直接飙下来,都分不清到底是哪里疼的更厉害。

江拂从来没被他这么对待过,她以为他绝对不会舍得。

江拂不得不承认,从今晚见第一面开始,都是她错估了他对她的感情。

她指望他顾念旧情,他却只想搞死她。

……

小说《俗骨》 第 3 章 恶心我呢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