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神秘大佬忙宠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第14章 疯了

好书推荐 2021-04-06 09:24:17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神秘大佬忙宠妻

神秘大佬忙宠妻

作者:行灯中下游

主角:阮寒星霍沉

APP离线看全本

《神秘大佬忙宠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第14章 疯了

《神秘大佬忙宠妻》小说介绍

主角叫阮寒星霍沉的小说叫《神秘大佬忙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行灯中下游创作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阮寒星死后才知道,她所在的世界,只是一本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为主角的甜宠文。而她,不过是着色寥寥几句的普通炮灰,死得无声无息。重生后,对父爱的渴求全都散去,曾经争强好胜的她彻底佛系了。替嫁?给钱就没问题。丈夫是残疾有心理问题?当个豪门咸鱼阔太它不香吗?这一辈子,她不想再去谋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想安安稳稳守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好好过日子。说好早死的男人勾起唇角:没关系,欺负我老婆的,我来收拾!…

《神秘大佬忙宠妻》小说试读

“你疯了?”直面死亡,一直刻意游走在作死边缘的霍元洲终于生出了几分恐惧,伸手想去掰方向盘:“想死别带上我!”

“老实坐着。”阮寒星避开,快速地一打方向盘,以一个极高难度的漂移成功过弯。

霍元洲却没空关注她漂亮的操作,生出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来。

阮寒星没看他,漂亮的脸上满是从容,继续保持着这变丶态的速度,秀技般的一次次游走在危险的边沿。

每一次,霍元洲都心神紧绷。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她永远都能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及时地避开危险。

到达终点的时候,急雨已经停了,月光从乌云后挣脱出来,洒下几片银辉。

见到他们冲过来,终点爆发出欢呼尖叫。

霍元洲推开车门,脸色发白地走下车,抖着手给自己点了根烟。

刘明笑得一张胖脸褶皱:“二少,霍夫人真是神了!你瞧瞧,第二名还没跑过一半的路程呢!”

霍元洲心说,就阮寒星那不要命的开车法子,能不快吗?

第二名只要不是赶着去投胎,就不可能跟得上她!

他下意识抬眼去找,却见那女人从容地撩开长发,露出修长漂亮的脖颈,微微侧头跟何助理说些什么。

依旧高贵优雅,不像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反倒像是在参加上流社会的晚宴。

贫民窟出来的女孩,都这么辣这么狠?

迎上他的目光,阮寒星走过来,淡声问:“二少过瘾了吗?玩够了吗?要是不够的话,咱们可以再跑一趟。”

他是疯了才会再跟她跑一趟。

霍元洲摇头:“够了。”

“没想到二少这么容易满足。”阮寒星掀了掀唇角:“我还以为,二少真的不怕死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平淡,叫人猜不透她到底是讽刺还是陈述事实。

霍元洲心情复杂地看她。

他怕不怕死他现在不知道,他只知道,她是真的不怕死。

“既然玩够了,那就回家吧。”阮寒星没再多说,转身上了来时的车,摇下车窗平静地看着他。

霍元洲的眼神微微恍惚,推开跟上来套近乎的女郎,乖巧地上了车。

到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才进门,客厅的灯光亮了起来,霍沉目光沉沉地看过来。

阮寒星下意识地瞥一眼一侧的何助理。

何助理忙摆手。怎么可能,他的手机都被没收了,哪有时间给先生告状。

满脸灵魂出窍的霍元洲迟缓地反应过来,愣了愣低声喊了一句:“大哥。”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心虚。

稀奇,她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类似于胆怯的情绪了。

阮寒星轻笑一声:“怎么还没睡?”

“不知道我的新婚夫人……和弟弟,会不会全手全脚地回来,怎么睡?”霍沉掀了掀嘴角,眼底黑沉如墨。

他夜里收到消息,却只能无力地坐在轮椅上,等待着他们回来。

像个没用的废物。

浓烈的暴戾和破坏欲充斥着他的心头,让他恨不能毁掉眼前的一切。

他知道她是为了照顾他,可是,他觉得耻辱又难堪。

沉浸在消沉的自我厌弃里,霍沉手掌捏紧了轮椅,指节上青筋暴起,过于用力导致有些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带着雨水潮湿微凉的柔软手掌,落在他的手背上。

伴随着渐渐熟悉的清浅香气,她柔软的嗓音响起:“是不是等了很久?”

似乎伴随着她的接近,他晦暗的世界里也渐渐地亮起了光。

阮寒星没多想,拉好他盖在腿上的毯子,低声道:“你该好好休息的。这几天不是要安排手术吗?不好好养好身体,怎么能恢复好?”

胸口即将喷涌而出的岩浆被清风熄灭,霍沉指节颤动一下,不动声色道:“他胡闹,你也跟着胡闹?”

眸光冷冷的掠过僵在玄关的霍元洲。

直到此刻,他才察觉在今夜漫长的等待里,他胸口充斥了冰冷和焦灼。

她才来到他的世界没几天,他竟然就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该怎么度过。

“家里孩子胡闹,我总不能不管。”阮寒星浅浅的笑:“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出意外。”

她怎么有数?

她成长的环境,又有什么用来支撑她学会飙车这样危险的活动?

霍沉满是复杂,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转了一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送霍先生上去休息。”阮寒星对何助理示意。

何助理目瞪口呆地看着本已经怒火蓬勃的先生,被她三言两语安抚,震撼不已。

听到她的吩咐,微颤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应声行动。

等到他们上楼,霍元洲才微微松了口气,捋了一把湿透的头发:“我去睡了……”

“等一下。”女人说话的强调优雅缓慢,似乎带着笑:“二少别急着走,今晚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那跟熟悉的木板,微笑:“二少知道错了吗?”

头一次见到这个阵仗的霍元洲愣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意思?还想打他不成?谁给她的胆子?

“看来是还不知道。”笑意一收,阮寒星沉声道:“伸手。”

呵,给她三分颜色她就想开染坊!

陈姐看着霍元洲那陡然沉下来的脸忍不住抖了一下,不忍直视地闭上眼。

霍二可是个实打实的疯子,我行我素,谁都劝不听。整日里不是在作死,就是在让别人想死。

老爷子在世的时候,都拿他没办法。

霍元洲确实不打算给这个比他还小上几岁的大嫂面子。

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到她乌发被雨水浸湿,红唇琼鼻满是惊心动魄的美,突然就想起她飙车时候那冷然镇定,透着平静的疯狂时候的模样。

算了。

他心想,就当是她大雨天跑出去找他,陪他疯这么一回的报酬。

“啪!”

阮寒星不管他心思转了几回,抬起板子就是熟悉的力道,重重地落下去:“知道错了吗?”

霍元洲不言。

“啪!”

“知道了吗?”

沉默。

“啪!”

“知道吗?”

小说《神秘大佬忙宠妻》 第 14 章 疯了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