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蜜宠娇妻无限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青邵陵光章节目录完整版

好书推荐 2021-04-06 09:11:05 3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蜜宠娇妻无限好

蜜宠娇妻无限好

作者:天狗月炎

主角:沈青邵陵光

APP离线看全本

蜜宠娇妻无限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青邵陵光章节目录完整版

《蜜宠娇妻无限好》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蜜宠娇妻无限好》是天狗月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青邵陵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出生死了娘,七岁没了爹,后妈和爷奶将我卖给了一个傻子做童养媳。那一天,我从傻子爹的魔爪之中逃了出来,我一路挣扎前行,一直到,我站在了众人之上,高山之巅。…

《蜜宠娇妻无限好》小说试读

我后来听说,孙校长出面替沈明远举行了一个盛大的追悼仪式,去了很多学者名流,因为那些古籍,沈明远的儿女一下又成了上流人士。

我却是连最后替沈明远送行都做不到。

孙校长和沈家的儿女们当天不光扫光了简易屋子里的东西,还将沈明远的遗体带走,连医院里的邻居都不知道他们将沈明远带去何处,葬在哪里。

沈明远的儿子们走后,邻居们有人来安慰了我几句,有人送了两个碗和一张勉强能用的小桌子给我,医院的邻居则是送了一个铁桶和一个烧水的铁壶给我。

他们都是默默的送了东西过来,叹了口气后,再又默默的离开。

那天晚上,我坐在空空的简易屋子里,看着天色一点点沉暮,月光渐浓,随后又暗淡了下去。

黎明时分,我站了起来,搬开了我的床。

沈明远的儿子们搜得很仔细,我这个床他们是掀开过,看过床底的,不过,他们只是看到床底没有东西就去掀沈明远的床了。

看到沈明远床下堆放的那些瓶瓶罐罐,他们高兴得也没有再去细看。

这简易屋子可没有什么地板,还是一片泥地,在我的床下,沈明远曾经挖了个洞,将他自己写的一些手稿用塑料纸包好埋在了下面。

我将那包手稿挖了出来,将茶壶也包进了那塑料纸里,然后趁着黎明的光亮,走到了野地里。

我将那包东西埋在了我的小棚子旧地。

然后悄悄的回到了屋子,再装作刚起来的样子,开始了我惯常做的事。

我来了之后,沈明远就将煤炉放在了屋子外面,上面搭了一小块草席,就算下雨,也能在那做点吃的。

这煤炉和外面的几盆花还有停在外面的平板车倒是没有被拿走。

我捅开了煤炉,放了一块煤饼,烧起了火,然后烧了一壶开水。

沈明远都是五天买一次米,前天我们回来的时候刚买了米,可是沈明远一倒,我根本无心它顾,那点米早就不见了踪影。

好在我身上还有那一百多块的积蓄,撑上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水烧好后,我喝了水,换上了捡废品的专用衣服,然后推出了平板车。

“小青啊,你自己去捡?”送了我饭碗的邻居,一个姓罗的三十出头的男人也起来了,推门出来的时候看到我,惊讶的问。

我点点头。

沈明远走了,我还活着,我得自己想法子养活自己。

最近两年,沈明远的身体已经不大好了,蹬平板车还有翻检的力气活都是我做的。

而我,也只知道这么一个糊口的手段。

这个简易屋子是沈明远租的,一个月四十块的房租,加上水电煤,统共一个月要花八十块。

只要我努力,应该能保住这个我们两人的小家。

邻居叹了口气说:“小青,你还是想想,做点别的事吧。”

我愣了一下。

邻居摇摇头走了回去。

我想了想,还是蹬着平板车往惯常去的那个垃圾站去。

垃圾站里会三天来一次车将所有垃圾都运去垃圾处理场,昨天没有来,垃圾便已经堆积起来,下面的就不好翻检了。

我想了想,先尽着金属和纸制品翻检。

其实最近这一年,人们丢的书信等物已经很少了,偶尔找到的,也大多是撕掉了邮票的,沈明远说,那是因为现在兴起了集邮热,邮票已经从一个代表付钱寄信的票据,成了一个有价收藏品。

而古书古董那些就更是开始绝迹。

因为这些东西,也开始逐渐展现出了它们的价值。

沈明远那屋子里的大半东西,其实都是在我来之前捡到的。

不过,明显有些人不这么想。

沈家儿子们去搜东西的动静那么大,我那邻居都能问出沈明远的身世,自然也能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

我一边将那些金属和纸制品扒拉出来,一边从眼角处看着拐角处的一个身影。

那是刚搬到我们那一片没有多久的一个混混。

我心里想着出门之时邻居说的那句话,正准备拿起翻检了一上午已经扒拉出来,估计能卖个几块钱的东西走。

几个流浪汉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是这一片的流浪汉的头,人家都喊他做文哥,这一年来,他每次看到我,那眼神都让我非常不舒服,而每次遇到他,沈明远都会将我挡在身后。

没有想到,沈明远刚死,他就找上了来。

离得还有十几步,文哥笑着说:“哟,小妞,一个人来了?你说你,长得这么水灵,跟着一个老头有什么出息,不如跟着我吧,来来,文哥今天就是来接你的。”

我丢下东西转身就跑。

平板车和废品都不要了,我咬着唇,拼命的往简易屋子那里跑去。

我明白了邻居说的那个意思。

就算我有力气,就算我懂得辨认那些东西,但是……

我马上就要十四岁了,我的身高已经有一米四五,身形也有了少女的婀娜。

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是我长得也不算太难看。

我一个人……

没有了沈明远这个保护神,我根本不可能再一个人去捡废品,一个人在这城市里流浪。

我没命一样的在街上狂奔,一路奔回了简易屋子。

到了屋子前,我喘了两口气,看着那已经被人直接扳断的门锁,眉头紧皱在了一起。

我推开了门。

空空的屋子里,我的床被搬离了地方,地面有被人手拂过的痕迹。

我轻嘘了口气。

“小青,你回来了?正好,我要找你。”

听到人声,我转回头。

一个中年女人正打着饱嗝用牙签剔着牙齿,一步一摇晃的走了过来。

她,是这个简易屋子的主人,我们的房东。

我马上转回身,恭恭敬敬的喊:“吴姨。”

“哎。”吴姨应了一声说:“我听说沈老头的事了,本来呢,我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事,的确是有些不地道,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

“吴姨,我能出房租的,我能赚到房租的,吴姨,你相信我!”我着急的叫道。

沈明远的房租是一个月交一次,这才交了不到半个月……

不过,我还是一个孩子,吴姨有担心我也能理解。

“哎,你这孩子,我能是那种看到沈老头死了就赶你走的坏人嘛?”吴姨瞪圆了眼睛说:“这事本来前天我是要跟沈老头说的,谁知道会出那事,真不是我要赶你走,而是这一片马上都要拆迁了,我这里的房子也都被政府收了去,我怎么租给你啊!”

拆迁……

我明白拆迁的意思。

这几年,湘城的变动很大,城市在不断的扩大,旧楼不断的变成新楼。

这里,也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荒凉了。

拆迁……

沈明远也曾经说过,我们要另外找个地方。

“哎,沈老头已经交了一个月房租,我呢,让你再住半个月,半个月后,人家就会来拆屋子,你做做准备吧。”吴姨说完后转身就走。

只留了我愣愣的站在门口。

眼睛发酸,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小说《蜜宠娇妻无限好》 第 15 章 该如何继续生活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