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魏鸾盛煜小说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6 08:44:00 2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

作者:归去闲人

主角:魏鸾盛煜

APP离线看全本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魏鸾盛煜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小说介绍

主角叫魏鸾盛煜的小说叫做《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是作者归去闲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个男人都站在权位之巅,自有他们的骄傲与手腕,无需她瞎掺和。直到盛煜瞥过来时,她才谨慎开口,“夫君,这是在宫苑,先放开殿下吧。”…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小说试读

殿内冰气浸润,丝毫不觉盛夏暑热。

盛煜穿着玄镜司统领那身特制的官服,上等的玄色锦缎绣了五章纹,腰间则是皇帝破格亲赐的玉蹀躞,威武严毅。

他生得其实极好,身姿挺拔颀长,风仪峻整飒爽,俊眉之下的双眼泓邃幽深,虽是手握重权杀伐决断之人,却因文武兼修,藏几分清举气度。

被皇帝问及缘故,他再度行礼。

“动手拿人之前,臣早已深查过底细,魏峤案子的背后实是章家所为,只是两府同气连枝,魏峤为妻女考量,顶了这罪名后不肯轻易松口。臣若娶魏家女,于查案、于魏家皆有益处。还请皇上允臣所请。”

语声清冷,竟是执意求娶。

永穆帝拿手肘撑着御案,神情里的玩味更浓,“不尽然。便是魏峤不松口,也无损于大事,无需拿你的婚事来儿戏,朕心里有数。你想娶魏鸾,是看上了她的容貌?”

御案前,盛煜神情微动,很快便否认道:“不是。”

永穆帝哪会相信?

婚姻大事关乎终身,盛煜行事向来谋定而后动,沉稳老练,从不轻率妄为,岂会只为查案而随便娶个枕边人?更何况那女子还是内定的太子侧妃。

他注视着对方,渐渐地眼底竟浮起笑意,“你想保她。”

见盛煜不语,永穆帝笑意更深,态度也添了亲和,“在我跟前,你还不肯实说?”

殿里门窗紧闭,别无旁人,连贴身内侍宫女都已被遣出,唯有君臣相对。盛煜抬眼,对上皇帝的目光。迥异于寻常九五之尊的威仪,这会儿他面带笑意,大半辈子殚精竭虑后爬上眼角的皱纹堆起,神情颇为慈和。

盛煜看着他,片刻后终是退让松口,“臣想破除心魔。”

永穆帝面露意外,讶然瞧他。

好半天,皇帝才渐敛笑容,沉吟着开口,“既然不是临时起意,朕自会斟酌。魏鸾毕竟与旁人不同,若贸然赐婚,皇后定会竭力阻拦,未免节外生枝。就先问问魏鸾的意思,她若看得清,朕便为你赐婚。否则,强求无益。”

这法子倒是进退两合。

盛煜面沉如水,当即拱手谢恩。

……

皇帝遣人到敬国公府问话时,魏鸾正在窗下吃燕窝粥。

满院幽绿的浓夏,藤架如锦帐,苔墙似碧屏。

魏鸾穿着单薄的纱衣,漆黑的长发拿珠钗随意挽起,耳边垂着羊脂玉打磨的扇贝耳坠,因没歇午觉,神情有些疲倦。白瓷碗里的冰镇燕窝粥吃得几乎见底,她靠在窗台,伸手去够檐下栽着的那棵槭树。

覆满紫藤的洞门里忽然人影一闪,走进来个衣裳光鲜的仆妇。

魏鸾知道她的来意,随手丢开刚摘的槭叶,取团扇在手里,怀着心事往外走。迎到屋门口时,恰好那仆妇也才上了台阶,迎头撞见她,不由笑道:“原来姑娘没歇午觉呢?那正好,夫人派奴婢过来,请姑娘到花厅去。”

“是宫里来人了?”魏鸾问。

仆妇便笑道:“确实是宫里来的,姑娘猜得可真准。”

两人前后脚往外走,伺候魏鸾的丫鬟洗夏和染冬忙跟上来,撑着伞遮阳相随。

到了花厅,果然魏夫人正陪客喝茶,来的却不是皇后身边的女官,而是御前办事的内侍。见了她进屋,魏夫人便起身向内侍道:“这事来得突然,终归是鸾鸾的事,须问问她的意思。大人稍坐喝茶,我片刻就回。”

那内侍岂不知魏鸾母女的荣宠,忙赔笑起身道:“夫人和姑娘自便就是。”

母女俩遂出了厅,到隔壁的凉阁说话。

自那日魏峤被玄镜司突然带走的消息传来,魏夫人已往宫里走了好几趟。

因太子在外巡查,她每回都是求见皇后。同胞而生的亲姐妹感情深厚,章皇后自是劝她宽心,又派人亲自打探消息。可惜两三趟折腾下来,盛煜行踪飘忽,永穆帝又言辞含糊,竟没半点进展。

袭着爵位的大伯也跑了几趟,毫无所获。

如今魏峤仍关在狱中,阖府的氛围已不似最初成竹于胸。

魏夫人的神色也比魏鸾预想的还难看。

“这位徐内侍今日是来替皇上传话的。鸾鸾,”她紧紧握着女儿的手,掌心滚热,竟似有些许慌乱,“没想到你先前胡说的那些话,竟然成了真的!他说皇上想给你和玄镜司统领盛煜赐婚,来问问咱们的意思。”

魏鸾纵竭力镇定,听见这话,脑海里仍是一瞬眩晕。

旁的事都能说是巧合,但父亲入狱、皇帝赐婚,原本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自太子对她流露男女情意起,所有人都已笃定将来她会嫁给太子。从太后、皇帝、皇后,到府里的所有人,都乐见其成,京城里的有些贵女推崇她,也多半是因她将来要做太子侧妃。

无缘无故,皇帝怎会把准儿媳赐婚给别人?

魏鸾面色微微泛白,脑海里汹涌而出的,是噩梦里的那些事。

或者说,那是她曾活过的一世。

……

也是在父亲突然入狱后,皇帝曾派人来问她对赐婚的态度。

彼时魏鸾毫无防备,差点怀疑是内侍传错了话。

那内侍再三地说皇帝确实有意赐婚给她和盛煜,只是敬国公府毕竟不同别处,曾为先帝立下汗马功劳,又是正当盛宠的皇亲国戚,皇帝不欲勉强,想问问府里的意思。

老夫人和魏夫人自然不同意。

——半因太子的深情,半因盛煜的冷硬。

盛煜此人,在京城声名极盛。他十三岁便进了玄镜司,从最底下的暗桩做起,历七年而成独掌玄镜司半壁江山的副统领,三年后升任统领,极得圣宠。如今二十五岁,已是皇帝最为信重的权臣,将玄镜司管得密不透风。

玄镜司专查涉及重臣的大案,便是涉及皇亲国戚的事,也可绕过中书,直奏皇帝。

据传盛煜手段狠辣,心如铁石,哪怕铜铸的硬汉,到他手里也得服服帖帖。

永穆帝对他极为信重,虽不在三省六部做事,却时常叫去商议政事。

他手里的权不止在政令施行,更在定夺生死。

也因此,即便是皇亲国戚也对他避让三分。

放眼整个京城,年龄相近的男人里,除了东宫太子,再没半个人能有他那样的权势。只是这些年踏血前行,踩着朝堂里暗潮云涌的风浪走到御前,盛煜手上早已染满鲜血,亦淬炼得威冷慑人,心性难测。

论容貌气度,他算京城男儿里的翘楚,但论婚事,恐怕满京城的姑娘都不敢嫁他。

魏鸾是公府的明珠,千娇万宠地长大,谁舍得把她送到那种人手里?

更何况太子深情人尽皆知,章家的权势煊赫滔天,魏家早已笃定女儿将来的荣宠。

因此皇帝既是征询,魏家便委婉拒了此事。

后来呢?

皇后和太子多方辗转,并未能救出魏峤,反而累得敬国公府无端获罪,魏鸾母女没入宫廷。母女俩虽有皇后照拂,择机封了宫中女官,无人敢轻贱,但父兄的性命却就此断送。

太子不忍,执意娶她做侧妃,魏鸾却被人悄悄劫出宫廷,囚禁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庄院。

五年多的时光,她被困在阴暗石室内不见天日。

魏鸾后来才知道,那是怀恨已久的太子妃的手笔,庄院是章家私产,看守她的皆是亲信。

在她出事后不久,母亲亦忧心病死在宫廷。

她苦熬强撑,直到那年冬天,整个庄院被禁军查封,所有人尽数在山坳处死。

被押往山坳的途中,她听到了士兵的议论,说原以为章家权势滔天,谁知短短数年便一败涂地,当真是世事难料。另有人低声说,那是新帝手段强硬、深谋远虑,谁能想到,那个曾因出身而为人所暗里诟病的玄镜司统领,竟能将章家连根拔起,登上帝位呢?

魏鸾被困五年,不知世事轮转,好半天才明白他们悄悄议论的新帝是谁。

可盛煜是千牛卫统领的外室子,怎会成为新帝呢?

这五年附近并无战乱,永穆帝又非昏君,皇位怎会落到他的手上?

没有人能为她解惑。

记忆的最后是铺天而来的乱箭,将她和太子妃的爪牙鹰犬一道淹没。

……

此刻,魏鸾站在凉阁里,想着父兄和母亲的惨死,想着那五年的暗无天日,指尖微颤。

魏夫人满面愁容,紧紧握着女儿的手。

“那日你说皇上要赐婚时我还不信,谁知事情真就来了。盛煜那人心狠手辣,不是知冷知热会疼人的,断乎嫁不得,太子虽不在京城,皇后却是疼你的。鸾鸾别怕,母亲这就回绝此事——”

“别!”魏鸾猛然打断她,气息微促,“不能回绝这婚事。母亲,不能回绝!”

她说得坚决,明眸清澈善睐,罕见地流露锋芒。

魏夫人诧异道:“皇上只是说征询,并不是非要赐婚。”

“母亲可还记得我那日说过的?”魏鸾压低声音,“那时我曾说,倘若此事属实,咱们就得另作打算。父亲在狱中前途未卜,这件事只能咱们做主。我不想做太子侧妃,不管盛煜为人如何,这门婚事必须答应。”

魏夫人全然未料到她会这样说,一时愣住。

魏鸾这些日辗转斟酌,早已想好说辞,遂接着劝说。

“太子固然很好,却已有正室,太子侧妃终究是妾妃之身,我不想跟人共侍一夫。皇后虽疼我,却更看重章家的荣宠,倘若我与太子妃起了争执,她会助谁?太后又会助谁?盛煜虽心性冷硬,娶过去却是正室,皇帝亲赐的婚事,他也未必敢纳妾。”

这话不偏不倚,恰好戳到了魏夫人的心坎。

正室与侧室之间地位悬殊,她岂能不知?

若那人不是东宫太子,且对女儿自幼情深,她断乎不舍得让女儿嫁给有妇之夫。

但若就此另嫁别处,尤其是盛煜那种人,魏夫人终归犹豫。

魏鸾却早已下定决心。

皇帝这是铁了心要拿下章家的兵权,斩除卧榻之侧盘踞的猛虎。只是章家手握雄兵,在朝堂上树大根深,又有太后和皇后在京城镇着,强行斩除会引出动荡,不得不徐徐图之而已。

父亲虽出身优渥,有祖宗荫蔽,却素来为官勤恳,并无大错。这次出事恐怕是章家被逼得无法,抛出他来顶罪。倘若再不割舍,恐怕又得是整个敬国公府被章家拿来挡箭的下场。

但这些话凭空说出来,母亲定不会信。

换了是她,若没有前尘往事的教训,恐怕也不信章家会这样做。

血脉牵系盘根错节,非一朝一夕就能割裂的,只能等婚事落定后,探明盛煜的态度,再慢慢筹谋。

此刻,她只能以女儿心事为由,劝得魏夫人点头。

徐内侍得了回话,虽觉诧异,却仍欣然而去。

翌日清晨,皇后的女官便仓促赶来,召魏鸾母女入宫觐见。据女官所言,章皇后听闻魏家答应了赐婚的事后极为不悦,要母女俩即刻入宫,另行决断。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珠》 第 2 章 前尘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