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宋明岚萧惊羽小说阅读 宋明岚萧惊羽小说第一章晋王

好书推荐 2021-04-06 08:10:24 2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第一章晋王

第一章晋王

作者:花青雪

主角:宋明岚萧惊羽

APP离线看全本

宋明岚萧惊羽小说阅读 宋明岚萧惊羽小说第一章晋王

《第一章晋王》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宋明岚萧惊羽的小说叫《第一章晋王》,本小说的作者是花青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忠靖侯府三姑娘蛇蝎心肠,心机狠毒,虽美艳冠上京,却无人敢来迎娶。这一日,皇帝赐婚,将她赐给了传说中酷戾凶残却手握重权的晋王为妃。宋明岚:……为什么我能嫁出去?晋王:不枉本王暗搓搓挤走情敌,充当金大腿,霸占心上人,真是苦尽甘来!…

《第一章晋王》小说试读

此话一出,整个儿上房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三妹妹……”宋明依惊恐地看着自己个儿的亲妹妹,觉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用说她一介女流了,就是见惯了战场厮杀,血与火走出来的赵同听了这话,都觉得后背心儿发凉。

一股子寒气直冲他的脑顶,他脸上爽朗的笑容都维持不住,用重新看待的目光看着这一言不合就要把人卖到西蛮去的宋三小姐。

西蛮是什么地方?

蛮夷,野性,都是一群没有礼法的野人,甚至还生活在会将战俘的脑袋割下来当酒盏的时代。

且那些西蛮人出了名儿的彪悍,不将女人当人看,若是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卖到那里去,只怕不出一个月就得死在那里。

宋三小姐竟然能想出这样的主意,令人感到惊恐之外,甚至会叫人心里多了几分畏惧。

说好了的跪经礼佛出来的少女呢?

这拜的莫不是地藏王菩萨吧?

赵同都觉得腿软了,强笑道,“三小姐真爱开玩笑。”

看看他家殿下看中了的是什么样儿的姑娘哟,也不怕日后惹翻了这位彪悍的三小姐,把他也给卖了。

“我从不开玩笑。”宋明岚此刻的眼睛入火,仿佛燃烧着勃勃的刺目的光亮,随便看了赵同一眼,就叫他下意识地避开。

“身契呢?”她侧头问宋明依。

一脸的冷酷与狠绝,显然是真的要卖了眼前这个欺负她姐姐的奴婢的。

“我是二爷的人!”那女子见宋明岚竟然敢如此放肆,一时竟然没有了方才的嚣张,瑟缩着叫道。

“你也是我大姐姐的奴婢,你家二爷再喜欢你,也没有你的身契。”宋明岚垂头看着那软在了桌子上爬不起来的女子,哼笑了一声,美艳的脸上带着几分冰冷的阴郁,慢慢地说道,“我卖了你们二爷一个小妾,自然会买一个更美的来服侍他,给他赔礼。你既然得宠,也算是在他心里有些地位,只是若离他远了,就不在他的身边,他身边有了新人,还能不能记得你,我可说不好。”

她笑得狠戾极了,叫人只觉得这就是一个妖魔。

那端庄与清冷,傲慢与疏远,仿佛都不过是假象。

可是赵同在撑住自己没有跪在这位三小姐面前之后,许久,却垂了垂眼睛。

他下意识地想到当日在城外,这位三小姐笑容满面地捅死那叛逆时漫不经心的表情,仿佛此刻,与她的表情合成了一体。

宋明岚的这句话,算是令那奴婢惊恐得不成样子了。她再得宠,也不能保证自己离开之后,自己服侍的男人不会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

此刻宋明岚的目光格外冷酷,仿佛下一刻就要唤人进来了,这女子终于知道忠靖侯府这位三小姐真的没有和自己开玩笑吓唬她,只恨自己贱得慌,想要看看这传说中不得忠靖侯钟爱的小可怜儿三小姐,因此巴巴儿地就来了,这见了面可好,哪里是小可怜儿,简直就是母老虎!她吓得满脸是泪,脸上的巴掌印都顾不得,甚至都不敢提什么二爷来**宋明岚,哭着爬到了宋明岚姐妹的脚下。

“奶奶,奶奶为奴婢说句话儿吧,别卖了奴婢,以后奴婢再也不敢了!”

她磕头,苦苦央求宋明依。

因为她知道,比起这位看起来冷酷无情的宋明岚宋三小姐,还是宋明依心软。

“我……”宋明依求助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今日片刻的惊变,哪里是她能回过味儿来的,此刻手足无措,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奴婢以后就是奶奶您的奴婢……”那女子还在哭。

“她正得我们二爷的宠……”宋明依见这些年来一直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虽然嘴里管自己自称奴婢,可是却是比自己还要尊贵的曾经的陪嫁丫鬟,见她此刻自称奴婢的样子十分卑微,显然是真的不敢在自己面前猖狂,想到自己的家中事,顿时苦笑,见那女子因自己这句话吓得浑身僵硬,就靠在妹妹的肩膀,想着这些年的心酸喃喃地说道,“若没有三妹妹为我做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

宋明岚第一日回京,她就想回来,可是那个家里,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儿?

她今日能回侯府,还是千求万求换来的。

不然,难道她不想见自己的妹妹吗?

宋明岚就感到一滴滚烫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背儿上。

她静静地看着这滚烫的眼泪许久,方才将目光落在了那连大气儿不敢喘,只知道呜咽的女人身上。

“大姐姐嫁人多年,她还得宠了几年,这么说,那混账还是个长情的人?”见宋明依越发流泪,她再次看了看忠靖侯太夫人,见自己闹得这么大的阵仗,然而忠靖侯太夫人却只是稳如泰山并不呵斥,甚至用一种莫名其妙的欣慰的目光看着自己,宋明岚心中冷哼,却只看着脚下的女人漫不经心地说道,“看在你是大姐姐的奴婢的份儿上,这次本小姐饶了你。只是你也给我记住了!大姐姐是主子,是能要你命的人!日后你敢叫大姐姐吃一点的委屈,或是撺掇那混账给大姐姐苦头吃,那混账我做不得主,可是你的主……”

她意味深长地眯起自己的美眸,纤纤玉指在那女子惊恐的目光里用力一握。

“和你的命,我还做得这个主,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这女子眼里的骄横,全都散去了,呆呆地说道。

“行了,未免你回头叫那混账欺负大姐姐,叫大姐姐还你的身契,这身契就放在我的手里,你放心。”见那女子苍白了一张美艳的脸,宋明岚就哼笑了一声,伸手心情不错地摸了这女人的脸颊一把,温煦地说道,“我最是稳妥的,一定把你的身契收好了,只要大姐姐开心,我就开心。我开心了,就不需要跟西蛮人做什么买卖,毕竟,一个残花败柳的,也卖不了几个钱,嗯?!”

一句句的狠戾却泛着笑意的话,从红润的嘴唇里吐出来,那鲜艳的红唇,却仿佛是淬着毒汁。

赵同在一旁冷眼旁观,看见那美艳绝伦的少女脸上愉悦而深邃的笑容,心中越发带了几分小心。

“奴婢,奴婢明白了。”到了现在,那女子知道自己已经没法儿从宋明岚的手里逃离,一颗想要回府之后再重新骄横起来的心顿时就凉了。

她虽然还有些僵硬,可是却在恭敬地磕头说道,“奴婢以后一定忠心奶奶。”

“不是奶奶,而是大小姐。”宋明岚声音冰冷地说道,“你是大姐姐的奴婢,可不是混账的!”

那女子已经不敢再说话了,瑟瑟发抖,连连给宋明依磕头。

“对了,本小姐差点儿就忘了,你脸上的伤没事儿吧?”宋明岚笑了笑,见那女子雪白充满了风情的脸上带了鲜艳的巴掌印儿,两侧脸颊都肿了起来,就含笑说道,“虽然宠妾灭妻活该被打,只是难免叫人误会大姐姐行事嫉妒刻薄。你这伤真是叫人为难啊。”她并不清楚宋明依到底嫁到了谁家的府上,若说凭着忠靖侯府的家世,宋明依虽是庶女,然而却是忠靖侯的长女,这样儿的身份,也应该匹配的是世家豪门的公子。

只怕是某个世家的庶子。

不过这样没有分寸规矩,任由妾室欺凌妻室的人家,也瞧着很不规矩。

“是奴婢自己不小心,用了不好的胭脂水粉,因此伤了脸。”那女子就急忙哆哆嗦嗦地说道。

“什么胭脂水粉坏了脸,会成了两个巴掌印儿呢?”宋三小姐礼佛几年泰半的时光都是素面朝天,哪里知道涂脂抹粉的技巧,此刻就含笑问道。

“三小姐安心就是。”

挨了打不能告状,还要替行凶者遮掩,赵同冷眼看着,都觉得那奴婢一定心情特别苦逼。

“你有分寸就好了。”宋明岚就满不在意地一笑。

“叫大人看笑话了。”她虽然对赵同和颜悦色,然而瞧着那笑容却叫赵同明白,这位三小姐是在送客了。

然而赵同今日来却是想真切地知道宋明岚在侯府是否安居,且见宋明岚如此辣手,竟然将自己姐夫的小妾给打了个满脸开花,种种威风凛凛简直不是普通女人能干得出来的,唯恐她做得这样出格会引来宋明依夫君的报复,越发不敢走了。

若他走了,宋三小姐吃了委屈,晋王还不扒了他的皮?

他厚着脸皮就坐在了座位上喝茶,并且拒绝抬头去看宋明岚叫自己赶紧滚蛋的目光。

宋明岚的脸上恢复了清冷与淡漠,仿佛方才暴怒的不是她一样儿。

“我与大姐姐有话说,你跟我来。”

她牵着恍恍惚惚,竟然觉得眼前翻天覆地了的宋明依走到了上房的侧间去,一双美目不感兴趣地扫过这侧间中的几样古董摆件,叫丫鬟们都出去候着,这才面沉如水,与宋明依坐在了一起。

“好了,这会儿没人了,大姐姐与我说说,你到底嫁了谁!”

小说《第一章晋王》 第 18 章奴婢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