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沧海人生小说无广告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5 01:18:04 18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沧海人生

沧海人生

作者:易克 1

主角:乔梁叶心仪

APP离线看全本

沧海人生小说无广告阅读

《沧海人生》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乔梁叶心仪的小说是《沧海人生》,它的作者是易克 1 创作的都市职场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板突然出事,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惨遭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沧海人生》小说试读

“李有为出事是早晚的事,自作自受,活该,你为什么不配合纪委调查?难道不知道和组织对抗的结果?你真是犯贱,自讨苦吃!”章梅挖苦道。

乔梁更火了,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章梅没再打过来。

到了晚饭时间,乔梁、司胜杰和其他三位副主任在单间吃饭,其他十几个职工在外面一张大桌子上用餐。

生活基地除了正副主任,其他都是从附近村里招来的临时工。

饭桌上摆着八个菜,司胜杰开了一瓶白酒,说要给乔梁接风。

“欢迎乔主任来生活基地上任,今晚给你弄个接风宴,同时也祝贺报社换了新天地。”司胜杰和其他三位副主任举起酒杯,个个脸上带着开心的笑。

乔梁淡淡笑了下,举杯一饮而尽。

这几位都是李有为发配来这里的,个个对李有为不满,只是平时不敢表露,现在随着李有为的倒台,他们终于直起腰杆了,自己是李有为的亲信,对着自己发泄,自然会让他们格外快意。

乔梁非常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

晚饭后,乔梁在生活基地周围散了会步,然后回宿舍歇息。

大山里的夜十分静谧,月朗星稀,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躺在一动就吱吱作响单人床上,乔梁睡不着,又寻思起李有为的事,想着白天楚恒给自己的电话,琢磨着章梅的话。

虽然楚恒说对李有为出事感到震惊,但细细琢磨他当时的语气,似乎并不意外。还有,章梅电话里说李有为出事是早晚的事,听那口气,似乎她早已料到李有为会出事。

乔梁身体突然一颤,睁大眼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难道,自己白天的判断是错误的,不是文远和叶心仪捣鼓的李有为,而是章梅和楚恒?

楚恒和李有为正在竞争常务副部长,他有这么干的动机。而且最关键的是,楚恒有章梅这个最可能的消息渠道,知道这事的除了纸厂老板、李有为和自己,就只有章梅了。

会不会是楚恒从章梅那里得知了这事,安排人告发了李有为呢?如果是这样,那章梅是有意告诉楚恒的?还是无意?如果是有意,又是为何?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乔梁脑子又乱了,一时想不灵清,在混沌中迷糊睡去。

第二天早饭后,乔梁来到养猪场。

养猪场规模不小,100 多头猪,20 多个猪圈,却只见到 3 个干活的工人。一问才知道,本来养猪场有 6 个人,昨天司胜杰说种菜那边缺人,抽走了 3 个。

乔梁明白司胜杰故意在给自己出难题,养猪的人手不够,自己就得亲自上阵。

对养猪的活乔梁并不陌生,家在农村,小时候经常喂猪。

乔梁不想找司胜杰理论,这时候说什么都白搭,反倒自己找难看,生活基地可是司胜杰的天下。

乔梁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和大家一起干起来。

乔梁的养猪生涯就这样开始了,白天在养猪场忙乎,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吃完饭洗掉满身的猪骚往床上一躺,浑身像散了架。

这些天,乔梁一直没停止思考李有为被双规的事,一会觉得是文远和叶心仪捣鼓的,一会又觉得问题出在章梅和楚恒这边。

两边都可疑,却又都难以确定。

一周后,文远带着新上任的副总编叶心仪来生活基地视察。

文远的到来让司胜杰很兴奋。

自己当初是被李有为发配来生活基地的,李有为完蛋了,现在是文远执掌报社大权,自然要铲除李有为的人,培植自己的亲信,自己在报社担任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和文远关系就不错,看来官复原职的希望来了。

司胜杰对文远和叶心仪恭敬有加,接待殷勤备至。

文远明白司胜杰的心思,生活基地这几位正副主任,除了乔梁,都是李有为发配来的,自己都可以用。

只是目前还不到火候,自己刚主持报社工作,还没名正言顺担任书记和社长,这时候就迫不及待明目张胆铲除李有为的余孽启用自己人,影响不好。

而且刚打着上面的旗号处理发配了乔梁,再大规模搞显然不合适。

虽然文远有意让司胜杰官复原职,但此时不会露出半点心思。

文远特地来到养猪场,看到正穿着脏衣服埋头清理猪圈的乔梁,满意地笑了,这个昔日跟在李有为身后人五人六的兔崽子,终于落魄到了这般田地。

看到乔梁现在的样子,叶心仪心有不忍,但看看文远极爽的神情,什么都没说。

文远没和乔梁打招呼,接着去其他地方转,转完到了中午,司胜杰准备了丰盛的酒菜款待文远和叶心仪,司胜杰和其他三位副主任作陪。

“不叫乔主任一起来吃吗?”叶心仪问了一句。

司胜杰眨眨眼没有回答,看着文远。

文远漫不经心了一句:“养猪场那边活很多,算了。”

文远这么一说,司胜杰明白了,忙跟上一句:“是啊是啊,乔梁在养猪场弄得浑身猪味,坐在这里会影响大家食欲的。”

文远笑起来,其他三位副主任也跟着笑。

叶心仪皱皱眉头没有笑。

大家开始喝酒,叶心仪喝了两杯,起身说去菜园转转,大家也不在意,继续畅饮。

叶心仪直接去了养猪场,乔梁正在清理最后一个猪圈。

这些天乔梁都不回去吃午饭,早上来的时候有带的饭,尽量减少和司胜杰那几位见面的机会。

叶心仪走到猪圈跟前,一股浓浓的猪粪味迎面袭来,忙伸手捂住鼻子。

乔梁抬头看了一眼叶心仪,面无表情继续埋头干活。

“喂——”叶心仪叫了一声。

“有事?”乔梁抬头看着叶心仪。

“你怎么不吃饭?”

“老子吃不吃饭关你屁事。”乔梁没好气道。

看乔梁如此无礼,叶心仪来气了。

本来觉得乔梁可怜,想来关心一下的,没想到这家伙不识抬举。你已经不是昔日风光无限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办公室主任了,已经是自己下属了,还这么牛,对上司一点都不尊重,连声叶总都不叫,还自称老子。

“哼,乔梁,你现在可真够惨的,在这里养猪有什么体会呢?”叶心仪讥讽道。

“老子惨不惨和你有关系吗?你跑这里来就是想看我笑话的?”乔梁闷声道。

“对,我就是来看你这凄凄惨惨落魄样的,怎么着?”叶心仪不甘示弱。

乔梁火了,臭娘们,刚当上副总编就在自己面前耍威风,以为老子怕你啊。

越想越生气,弯腰抓起一把猪粪,边往外走边道:“再放臭屁,老子用猪粪堵上你的嘴。”

叶心仪一看怕了,我去,这**要来真的,不得了。

叶心仪撒腿就跑,边跑边骂:“**,你目无上司,等着,回头和你算账……”

乔梁把猪粪用力往叶心仪扔去,扔歪了,猪粪“噗嗤”落在叶心仪身边,吓得叶心仪尖叫一声跳起来,跑得更欢了。

看叶心仪跑地如此狼狈,乔梁放声狂笑。

乔梁笑得有些夸张,眼泪都笑出来了。

一周后,乔梁回江州到兽医站去买猪瘟疫苗,到兽医站一问,疫苗没了,明天才到,决定先回家住一晚,明天再来。

此时是下午 4 点半,乔梁进了小区走到楼下,下意识抬头看了下三楼自家的窗户。

这一看,略微一愣,卧室窗帘紧闭。

这个时间窗帘拉这么紧干嘛?章梅在家的时候,白天通常是不拉窗帘的,难道章梅没上班在家睡觉的?还是……

乔梁心里突然涌出不好的感觉,快步上楼走到家门前,掏出钥匙轻轻打开门。

家里很静,卧室的门关着,乔梁悄悄走到卧室门口侧耳倾听。

里面没有动静。

乔梁握住门把手,无声推开卧室门。

没人,床上收拾地很干净。

乔梁松了口气,看来是章梅午睡时拉的窗帘,走时忘记拉开,自己刚才想多了。

乔梁嗅嗅鼻子刚要出去,突然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心一紧,这是男人才会有的那种味道,自己不在家,卧室里怎么会有这味道?

乔梁皱皱眉头,弯腰仔细看着床单,自己离家前不是这个床单,换过了。

乔梁突然发现床单上有一根弯弯的头发。

乔梁心里一震,伸手捏起头发,放在眼前反复看着,这是章梅的呢?还是……

越看心里的疑团越大,章梅的头发比较细软,而这根稍显粗硬。

显然,这头发不是章梅的。

既然不是章梅的,那会是谁的?

乔梁的心一阵狂跳,从包里掏出笔记本,把头发小心翼翼夹在里面。

然后乔梁去卫生间解手,一低头,看到纸篓里有几团卫生纸。

乔梁盯住纸篓看了半天,心再次狂跳起来。

乔梁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门口打开鞋柜,一看自己的拖鞋,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的拖鞋平时都是习惯头往里放,而现在是头向外。

乔梁瞬时明白,毫无疑问,章梅带男人回家了,而且这男人穿了自己的拖鞋,毫无疑问,那根头发应该是那男人的。

想起章梅平时对自己的不冷不热,还有和自己做那事的冷淡,乔梁怒火喷涌,这臭女人红杏出墙了!

男人是谁?什么样的男人会如此大胆?

小说《沧海人生》 第 6 章 眼泪都笑出来了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