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主角姜茴陈涞 小说狼与玫瑰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4 07:46:28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狼与玫瑰

狼与玫瑰

作者:宇宙第一红

主角:姜茴陈涞

APP离线看全本

主角姜茴陈涞 小说狼与玫瑰在线阅读

《狼与玫瑰》小说介绍

《狼与玫瑰》是由作者宇宙第一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狼与玫瑰》精彩节选:作为全村的希望,陈涞一直以为自己只爱学习。直到某天,村里来了一个女人,她一身红裙,妖娆妩媚,抽烟喝酒,明艳张扬,男人们见了她都两眼放光。他们第一次见面,她便捏着他的手吻得如痴如醉,他躲,她追,他退,她进,直到他步步沦陷。月光下,她说会等他金榜题名。可等他金榜题名的那天,她却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那一刻,他便发誓,即使赌上身家性命,也要将她拽回他的世界狠狠报复。…

《狼与玫瑰》小说试读

那日之后,陈涞又是几天的时间没见过姜茴。

他每天白天背单词写作业,帮着家里干活儿,傍晚的时候挨家挨户送羊奶。

送到李欣欣家旅馆的时候,也没见过姜茴的影子。

陈刚被警/察带走的事情这几天也没了动静,但警方那边一直没放人。

过了大概三四天的样子,陈自强突然把陈刚给带回来了。

陈涞去玉米地里浇水回来,正好碰上了陈自强和陈刚。

“刚子哥?你回来了?”陈涞走上去问:“没事儿了吧?”

“没事儿,能有什么大事儿呢!”陈刚挥挥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你少给我吹牛逼!”陈自强抬手狠狠拍了一下陈刚的脑袋,“老子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再有下一次,你就直接蹲号子得了,我可拉不下这个老脸再去求人!”

“行了行了爸,我知道了,壮壮还在呢,你在孩子面前给我留个面儿啊!”陈刚敷衍地应着。

陈自强白了他一眼,“就你还有脸?有脸就不做这种事情了!”

陈涞听了他们父子二人的对话,还是没太明白陈刚是怎么出来的。

于是陈涞直接问陈自强:“对方不追究了?”

陈自强:“是啊,昨天突然就松口了,我上午特意拎着东西去找那为姜小姐道谢,也不见她的人,这次算是他走了狗屎运了。”

陈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姜茴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是陈刚出来了,他心里的石头也算落地了。

跟陈自强和陈刚说了几句话,陈涞就先回去了。

陈自强看着陈涞的背影,又开始嫌弃陈刚:“你看看壮壮再看看你,他一个十八岁的娃子都比你懂事儿,你再给老子找事儿,老子就真的不管你了!”

**

陈涞回到家的时候,李欣欣刚好在。

李欣欣跟陈雀两个人坐在院子的桌子上,手边摆着书,但是没在看,两人兴致勃勃地聊着什么八卦。

陈雀:“她肯定是心虚了吧,本来就是她自己不检点,还怪刚子哥调戏她。”

李欣欣:“其实她也没错啦,只是人家城里来的,观念跟我们不一样吧!哎,我都好几天没见她下来了,也不知道她在楼上做什么。”

“哥,你回来啦?”陈雀刚准备接话,就瞧见了陈涞。

看到陈涞以后,陈雀马上给李欣欣使了个眼色。

“哎呀,我进去倒杯水,你们聊啊。”陈雀知道李欣欣喜欢陈涞,也乐意撮合他们。

在陈雀心里,李欣欣就是她未来嫂子的不二人选。

李欣欣自是也明白陈雀这么做的目的,陈雀走后,陈涞坐到了桌子前。

李欣欣见他额头上有汗,便递给了他一张纸,“擦擦吧。”

“谢谢。”陈涞接了过来。

“对啦,刚子哥回来了,你知道吗?”李欣欣主动跟陈涞找着话题,“陈叔说那边不计较了,刚刚从县城警/察局把他带回来了。”

陈涞点点头,“嗯,知道,刚才碰见了。”

“不过,姜茴这几天不太对劲儿诶。”李欣欣说,“我都好几天没见她下来过了,早晨的时候陈叔找她,我上去敲门也没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啊。”李欣欣说着说着有些担忧。

她虽然算不上多喜欢姜茴,但是也不想看姜茴出事儿。

陈涞听到李欣欣这样说,又想起了那日晚上姜茴反常的状态。

那天夜里她崴了脚,这几天应该都是行动不便的。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那天晚上听到狗吠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陈涞右眼皮跳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地,心头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你是说她这几天都没下楼?”陈涞问李欣欣。

李欣欣倒没发现陈涞这问题有什么不对,她点点头,道:“是啊,没下来,吃饭时间都没见过,这都四五天了吧,路过她房间的时候也听不到什么动静。”

李欣欣越说越觉得害怕,“壮壮哥,你说她该不会是……自杀了吧?”

“我听说很多画家都有抑郁症的……”李欣欣的推断也不是随便得出来的,“完了完了,万一她真的在我家旅馆自杀,那我爸岂不是还得承担责任啊?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李欣欣说着说着就着急了,起身就要离开。

陈涞目光一沉,他拉住了李欣欣,“我跟你一起去吧。”

“哎,哥,欣欣,你们去哪儿啊?”陈雀刚倒了一杯水出来,就瞧见了陈涞拉着李欣欣往外走了。

陈雀扯着嗓子问了一句,陈涞回答说:“去处理一点儿事情,跟妈说一声,我晚点儿再回来,晚饭你们先吃。”

陈雀瘪瘪嘴,“什么嘛,约会就约会,找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完这话,陈雀嘻嘻地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她早就说了嘛,陈涞肯定也对李欣欣有意思的。

怎么说都是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感情可不是白培养的。

陈雀想,按照这个节奏下去,高中一毕业,陈涞跟李欣欣就能在一起了。

到时候他们两人一块儿去城里上大学,毕业了再结婚,多好啊,跟演电视剧似的。

小说《狼与玫瑰》 第 18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