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狼与玫瑰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4 07:45:53 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狼与玫瑰

狼与玫瑰

作者:宇宙第一红

主角:姜茴陈涞

APP离线看全本

狼与玫瑰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狼与玫瑰》小说介绍

《狼与玫瑰》是由作者宇宙第一红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狼与玫瑰》精彩章节节选:作为全村的希望,陈涞一直以为自己只爱学习。直到某天,村里来了一个女人,她一身红裙,妖娆妩媚,抽烟喝酒,明艳张扬,男人们见了她都两眼放光。他们第一次见面,她便捏着他的手吻得如痴如醉,他躲,她追,他退,她进,直到他步步沦陷。月光下,她说会等他金榜题名。可等他金榜题名的那天,她却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那一刻,他便发誓,即使赌上身家性命,也要将她拽回他的世界狠狠报复。…

《狼与玫瑰》小说试读

柔软的舌尖舔过指关节时,陈涞浑身的肌肉蓦地绷了起来,面前的女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手上,吻得虔诚又痴迷。

像是在膜拜神祗的教徒。

陈涞从来没有和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但他知道,这样是不正常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像是被人点了一把火,火势蔓延得很快,从指尖传到了四肢百骸……

“陈涞。”姜茴抬起头来,目光有些迷离。

她的嘴唇仍然贴着他的手指,喊出他的名字时,气息不太稳,软绵绵的。

陈涞看着她红唇一张一合地喊着自己名字,嘴唇绷成了一条线。

“要不要跟我?”姜茴拽着他的手贴到了胸前,“我身材好不好?”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陈涞回过神来,大力抽回了自己的手。

他从床上站起来,低头看着姜茴,“我还要背单词,先走了。”

说罢,陈涞走到那张小沙发前拿起了自己的英语书,准备离开。

姜茴见他要走,立即站起来去拦他。

刚刚碰到他的手,**太大,起身的时候她双腿都在打颤,差点儿跌坐在地。

姜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对胃口的,她自是不肯放手。

姜茴拖着发软的腿走上去拦住了陈涞。

“你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吧。”

姜茴凑到陈涞眼前,再次捏起了他的手。

这一次,她带着他摸上了一边的大腿。

“要不要试一试?我会给你钱。”

掌心滑腻触感传来,陈涞觉得自己脑袋里头在炸烟花。

十八九岁是最躁动不安的年龄,他又从来没有与异性亲近过,面前的女人身材长相都是极品,他怎么可能轻易控制住。

掩埋在理智之下的**被她的一个动作挑逗了起来,他猛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粗糙的掌心狠狠蹂躏着她的大腿。

姜茴感受着他手掌传来的力量,浑身颤抖,双手紧紧地缠着他的身体。

姜茴踮起脚来凑到了他嘴边,吻上了少年的嘴唇。

轰——

陈涞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姜茴。

姜茴被陈涞推得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陈涞并没有扶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

姜茴坐在地上,撩开裙摆看着自己大腿上被他那双手掐出来的红痕,指尖轻轻地抚了上去。

她真的,很久没有见过这样让她满意的手了。

姜茴是个手控。

——准确来说,她有恋手癖。

心理学上称这个是特殊癖好,需要引导治疗。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去接受治疗。

姜茴回忆着少年那双苍劲有力的手,浑身发软。

她盯着陈涞离开的方向看了很久,然后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沙发上静静地躺着一本必修的英语课本。

看来他刚刚是真的很生气,走的时候连书都忘记拿了。

姜茴勾起嘴角,弯腰将那本英语书拿起来翻看。

这是高三下学期的必修课,他现在才高二,按理说应该还没学到那个时候。

不过,书本上已经密密麻麻地记了很多笔记,旁边还有许多生僻词的翻译。

姜茴发现他的字很好看,而且他下笔很重,英语书的纸张并不薄,但他每个字几乎都要穿透纸张了。

姜茴用指尖摸着他在书本上写的字,身体又开始发软。

看来……她暂时是离不开这里了。

**

陈涞从旅馆里跑出来之后,喘息不断。

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情,他有些懊恼,也很烦躁。

这是他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不明白——难道他们大城市的人都这么开放吗?

他一个高中生,她竟然都不放过。

陈涞抬起手来擦了一把汗,天气好像更热了,他现在只想回家冲个冷水澡。

村子并不大,从小旅馆走回家里,也就十来分钟的事儿。

陈涞刚一进院子,就听到了母亲张芳的声音:“壮壮你回来了啊,正好,你跟我出去把羊领回来,你妹妹还在睡觉,我就不叫她了。”

陈涞是家里的长子,从小就很懂事儿。

学习之外的时间,他基本上都在帮着父母干活。

张芳这么一说,陈涞也忘记洗澡这件事儿了,抄起鞭子跟着张芳走出了院子。

………

陈涞家里养了二十多只羊,不多,平时主要卖卖羊奶。

陈涞时常帮着父母放羊,已经很熟练了。

不需要张芳动手,陈涞很快就把羊群给撵回来了。

旁边儿有几家刚刚给庄稼浇完水的村民坐着聊天儿,瞧见陈涞之后,便夸奖道:“壮壮真是懂事儿,学习好,还能帮着家里做事儿,张芳,你跟老陈生了个这么个儿子,绝对是上辈子积德了!”

张芳被邻居夸得咯咯笑了起来,嘴上却还在谦虚:“你们过奖了,壮壮他也就是个孩子。”

“哎,壮壮头上怎么了?被东西砸到了?”

有人眼尖,看到了陈涞额头上的伤口。

这人这么一说,张芳也注意到了,“壮壮,你这怎么弄的?”

小说《狼与玫瑰》 第 4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