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爆款)小说宇宙第一红全文阅读《狼与玫瑰》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4 07:45:33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狼与玫瑰

狼与玫瑰

作者:宇宙第一红

主角:姜茴陈涞

APP离线看全本

(爆款)小说宇宙第一红全文阅读《狼与玫瑰》在线阅读

《狼与玫瑰》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茴陈涞的小说叫《狼与玫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宇宙第一红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全村的希望,陈涞一直以为自己只爱学习。直到某天,村里来了一个女人,她一身红裙,妖娆妩媚,抽烟喝酒,明艳张扬,男人们见了她都两眼放光。他们第一次见面,她便捏着他的手吻得如痴如醉,他躲,她追,他退,她进,直到他步步沦陷。月光下,她说会等他金榜题名。可等他金榜题名的那天,她却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那一刻,他便发誓,即使赌上身家性命,也要将她拽回他的世界狠狠报复。…

《狼与玫瑰》小说试读

陈涞跟着李欣欣回到了旅馆。

下午旅馆前台是饭店的师傅帮忙守着,陈涞和李欣欣进来跟师傅打了个招呼,两人就准备上楼了。

李欣欣胆子小,想到一会儿可能要面对各种可怕的画面,吓得不敢上去了。

她在楼梯口犹豫了好半天,愣是抬不起脚来。

陈涞看出了李欣欣的恐惧,他心里着急,没太多时间跟李欣欣浪费。

“你在下面等着吧,我上去看看。”陈涞对李欣欣说,“有什么事情我再来告诉你。”

李欣欣点点头,拉住陈涞的胳膊说:“壮壮哥,你小心。”

陈涞:“嗯,明白。”

陈涞转身上了楼,径直走到了姜茴的房间门口。

停下来以后,陈涞抬起手轻轻敲了三下房门。等了约莫一两分钟,里头没动静。

陈涞只好又敲了三下。

他虽然生在农村,却是很有礼貌的人,从来不会急匆匆地敲门。

这样持续了四个来回,耗了十几分钟,面前的门终于打开了。

一开门,陈涞就闻到了一股香水味儿,还混着一些颜料的刺鼻味道。

两种味道交织在一起,陈涞的鼻子又开始不舒服了。

他转过身去,打了个喷嚏。

“你找我?”

陈涞一回过头来,就看到了围着黑色围裙的姜茴。

她今天头发是扎起来的,不过脸颊两边有几缕碎发垂了下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 T 恤,外面围着黑色的围裙,围裙沾着颜料的痕迹。

今天她也没有涂口红,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艳丽逼人了,多了几分随和温婉的气质,不过依然很性感。

“他们说你几天都没出现,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陈涞清清嗓子,解释了一下自己此行的目的:“来确认一下你的安全,你住在这里,村子里要对你的人身安全负责。”

这倒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姜茴听完以后冁然一笑,拉住他的手腕将他拽了进来。

她的手指很软滑嫩,碰上来的时候,陈涞的身体僵了一下,思绪也跟着停摆了。

再回神,人已经被她拉到了画架。

旅馆的房间很小,画架占了房间一大半空余的地方,此时两人站在画架前,不免有些逼仄。

陈涞定睛看了一眼画板上的那幅画。

灰绿色的地面,蓝色的天空。

再看这幅画的主角……陈涞的表情有些惊讶。

“认出来了吗?”姜茴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也知道他是猜到了主角。

陈涞扭头看着姜茴那双勾人的眼睛,“是我?”

“是啊,是你。”姜茴笑着说,“你上次跟我说你会去放羊的时候,我就来了灵感,这几天都在完成这幅画。你觉得怎么样?”

陈涞:“我不懂美术。”

姜茴:“你不需要用专业的话述评判,说你的感觉就好,比如,你觉得我画得像不像?”

陈涞:“像。”

虽然不是肖像画,虽然看不到五官,但他仍然一眼分辨出了画上的人就是他。

陈涞想,这应该也是姜茴的本事。

“下次你给我当模特,到时候会更像。”姜茴往陈涞面前挪了一步。

陈涞感觉到她的气息逼近,下意识地便想要往后退。

然而姜茴根本不给他挣扎的余地,一步一步将他逼着坐到了沙发上。

接着,她又分开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陈涞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脖子和耳朵也跟着红了。

“你……”

陈涞刚想推开她,姜茴又拉起了他的手。

她将他的手放到眼前,近乎痴迷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以及手背上清晰的血管。

她低头去吻那凸起来的血管,“为什来找我?”

陈涞:“李欣欣说几天没看到你,怕你出事儿。”

姜茴继续吻着,“我问的是你。”

陈涞:“……”

姜茴:“你想我了,嗯?”

陈涞:“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

“你知道的,你的身体已经做出反应了。”姜茴贴近了他一些,嘴唇凑到他耳边,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耳朵,“我之前说的话永远有效,我们做,你不需要负责。”

小说《狼与玫瑰》 第 19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