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爆款)范清遥百里凤鸣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4 06:57:04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医香嫡女不下嫁

医香嫡女不下嫁

作者:锦池

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

APP离线看全本

(爆款)范清遥百里凤鸣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医香嫡女不下嫁》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范清遥百里凤鸣的书名叫《医香嫡女不下嫁》,它的作者是锦池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世,范清遥是名门之女,神医传人,医术精湛卓荦超伦。可她却毒害逆党忠良,认贼作父,威胁至亲为他谋权夺得皇位。外祖一家死无全尸,哥哥烧成一把灰烬,姐姐沦为万人欺压的娼妓。被榨干价值的她打入冷宫,惨死在他手中的剔骨刀下。再次睁眼,她竟是回到了十岁那年。人还是那些人,事儿还是那些事儿,范清遥却誓要扭转乾坤!病重的母亲,废物的姐姐,无名的哥哥,她要亲手为她们谋一个幸福安康,鹏程万里。霸她母亲的名分的继母,你既爱财,我便让你终生贫困潦倒。偏心的父亲,你若喜欢权势,我便让你身败名裂!蒙骗她的渣男,你钟于皇位,我便让你眼睁睁看着别人坐上那把椅子!笑里藏刀的妹妹,你喜欢的一切,我都会亲手在你的面前捏至粉碎!这一世,亲人要护,仇人要斗,当然,仇不是一天报了的,路不是一朝走完的,只是这条复仇之路怎么走着走着,竟是凭空又多出了一个人!太子殿下,麻烦您能让让吗?…

《医香嫡女不下嫁》小说试读

范清遥用四儿媳雅芙给的银子换了这漫天的纸钱,险些没将花府的四位儿媳当场给带走。

“这,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花耀庭看着那躺在冷硬板车上的花月怜,心头狠狠一颤,一向见惯了生死的他竟是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这哪里还是他那个疼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啊?

陶玉贤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板车旁,若不是身边小厮搀扶得及时,怕是要当场摔倒,不敢置信地伸出按在那枯瘦而又冰冷的手腕上,指尖颤抖得难以自制,还,还好,这人还有气。

范清遥缓缓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二老磕了个头,“范清遥见过外祖父,外祖母。”

花将军一生驰骋疆场,为西凉平定天下,立下赫赫战功,却最终被百里荣泽削官夺爵,列大罪九十二条,赐剐刑。

上千片皮肉从花将军的身上被剃下,连着筋带着肉,花将军从始至终未吭一声,就连死都依旧笔直而站,百里荣泽怒极之下,将花将军的尸骨喂了刑场附近的野狗。

“范清遥,我花家怎得生出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孽畜,老爷已为你而死,你却仍不知悔改,为了贪图自己的安逸,坑害了花府满门,范清遥,我花家没有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我陶玉贤就是做鬼都不会原谅你!”

陶家医女于花将军死后三日被抓入天牢,皇后特此看望,却被陶玉贤当众甩了一巴掌后咬舌自尽。

第二日,陶家医女尸首被悬挂在西凉城门示众,风吹日晒,受尽万人辱骂。

范清遥跪在地上,前世的记忆历历在目,冷得她遍体生寒,疼得她五脏俱颤。

“你们娘俩怎么会弄得这般狼狈?”陶玉贤转眼看向范清遥,眸中微颤。

“母亲自知愧对外祖父外祖母的养育之恩,也无颜再回花府,这些许年,母亲一直带着清遥在外飘荡,母亲醒着的时候一直都看着清遥,不让清遥回来,怕给外祖父外祖母添忧,可清遥觉得,母亲病重成这般,总是要来最后看一眼外祖父外祖母的,落叶归根,于清遥的心中,花府才是娘的根也是清遥的根。”孩童软糯的声音充满着坚定与平静。

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必要踏进花府的大门,是为了抓住最后一根救活母亲的稻草,也是为了还她前世欠下的条条命债。

花耀庭僵硬着身子定在原地,慢慢闭上了眼睛,将眼中的潮湿和酸楚一并忍了回去。

若是今日这范清遥当真是来一哭二闹三上吊嚷着要回府,他或许还会与她算一算她娘的旧账,可她竟如此坚定与懂事,这让他如何还能拿捏着曾经不放?

只是没想到那范府竟如此待薄他的女儿,这笔账早晚都是要算一算的!

“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大小姐给我抬进府!”陶玉贤直接冷声吩咐着身后的小厮,吵闹也好,翻脸也罢,终归是花家的女儿,她十月怀胎的骨肉,怎得能见死不救!

小厮们慌乱地冲了过来,小心谨慎地将昏迷的花月怜抬走了。

范清遥直勾勾地望着小厮离去的背影,一直到见母亲终被送进了花府的大门,提着心才总算踏实地落进了肚子里。

满是冻疮的手被轻轻攥住,抬眼,是陶玉贤那充满着慈爱而颤抖的目光。

“小清遥乖,跟外祖母回家可好?”陶玉贤将声音放得很低,生怕吓着了面前这个小小的孩子。

不曾想那被她握在掌心里的小手,竟主动反握住了她的手。

“清遥要跟外祖母回家,以后有外祖父外祖母的地方,就是清遥的家。”就是这只手,上一世狠狠抽了范清遥一巴掌,打得她当场吐血,却仍旧没能将她打醒,这一世,她要紧紧握住在不放开。

陶玉贤再是忍不住湿润了眼眶,这孩子究竟吃了怎样的苦,才能如此懂事。

花耀庭则道,“哭什么?咱们花府添丁进口是好事。”

陶玉贤含泪点了点头,见又起了凉风,怕冻坏了身边这小丫头,赶忙拉着范清遥上了台阶。

迈进花府大门的瞬间,范清遥瘦小的身体不觉颤了颤。

这一次,势要保住花家的一切。

走在后面的花耀庭,忽看向身后的几个儿媳妇,“刚刚是谁说看见她们母女在酒馆大吃二喝?”

大儿媳凌娓心虚地伸手指向身边的四儿媳雅芙,“回老爷,我,我也是听四儿媳雅芙说的……”

四儿媳四儿媳雅芙僵硬地站在原地,只觉得这外头的寒风再冷,也冷不过此刻花耀庭那寒风呼啸的双目。

小说《医香嫡女不下嫁》 第七章 重回花府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