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完结版】《医香嫡女不下嫁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章节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4 06:56:24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医香嫡女不下嫁

医香嫡女不下嫁

作者:锦池

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

APP离线看全本

【完结版】《医香嫡女不下嫁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章节在线阅读

《医香嫡女不下嫁》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医香嫡女不下嫁》是锦池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内容主要讲述:那一世,范清遥是名门之女,神医传人,医术精湛卓荦超伦。可她却毒害逆党忠良,认贼作父,威胁至亲为他谋权夺得皇位。外祖一家死无全尸,哥哥烧成一把灰烬,姐姐沦为万人欺压的娼妓。被榨干价值的她打入冷宫,惨死在他手中的剔骨刀下。再次睁眼,她竟是回到了十岁那年。人还是那些人,事儿还是那些事儿,范清遥却誓要扭转乾坤!病重的母亲,废物的姐姐,无名的哥哥,她要亲手为她们谋一个幸福安康,鹏程万里。霸她母亲的名分的继母,你既爱财,我便让你终生贫困潦倒。偏心的父亲,你若喜欢权势,我便让你身败名裂!蒙骗她的渣男,你钟于皇位,我便让你眼睁睁看着别人坐上那把椅子!笑里藏刀的妹妹,你喜欢的一切,我都会亲手在你的面前捏至粉碎!这一世,亲人要护,仇人要斗,当然,仇不是一天报了的,路不是一朝走完的,只是这条复仇之路怎么走着走着,竟是凭空又多出了一个人!太子殿下,麻烦您能让让吗?…

《医香嫡女不下嫁》小说试读

陶玉贤走进正厅,在嬷嬷的搀扶下挨着花耀庭坐下。

“四儿媳雅芙,今日之事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

花耀庭一直忙于朝政军务,并不太理会府中的琐碎,可陶玉贤心里清楚的很,四儿媳四儿媳雅芙心思细腻却是个胆小的,今日这事儿别说是假的,就是花月怜当真领着小清遥去胡吃海喝被她看见了,也断不敢背后嚼舌根的。

四儿媳雅芙死死咬着唇,根本不敢抬头迎接花家二老的目光。

她自然知道老夫人这是在给她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但这事儿她若是说了,今日或许能免了责罚,可他日定会日日没好果子吃,这府里谁不知道大儿媳凌娓是个记仇的主儿,前几日有个婢女不过是不小心碰撞了她一下,便是被扣了个偷盗的名声,生生被打死丢出了府。

老爷和老夫人就是再公正,又哪里有空整日看着府中的每一个人?

“四弟妹,我知你介意暮烟生出来就是个瞎的,想让她继续跟着老夫人学些医术上的皮毛,以后好说个好人家,可你也不能扯谎不让长小姐进府门啊!”大儿媳凌娓凑到四儿媳雅芙的身边,一脸理解地叹气,可她的话却字字如针的扎在了四儿媳雅芙的心上。

暮烟是四儿媳雅芙唯一的女儿。

这么多年为了照顾暮烟,四儿媳雅芙特意找老夫人求了药一辈子不再生其他的孩子。

四儿媳雅芙感激老夫人是开明的,不但留下了暮烟更尊重了她的想法,只是暮烟生出来便双目皮肉粘死,根本睁不开眼,就连医术精湛的老夫人都无可奈何。

如今,暮烟已经八岁,虽看不见却嗅觉灵敏,现下大部分的药材只需闻便能分辨出种类和斤两,怎么也是陶氏医女亲授的医术,若能将这本事练熟,哪怕是残疾也能说个不吃亏的人家。

“四弟妹你且宽心,安心受罚,我自会帮你照顾暮烟的。”大儿媳凌娓哭丧着一张脸,面上端得是的情真意切,眼中却是盛满着威胁。

四儿媳雅芙见此,更是不敢再开口,只求自己受罚将此事一笔带过。

“拖去祠堂,杖责二十!”花耀庭最受不得女人之间的磨磨唧唧,错了就是错了,敢做就要敢当。

陶玉贤觉得这罚重了,瞥了一眼四儿媳雅芙身边的大儿媳凌娓,却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她和老爷都是忙人,并不能时常顾忌着府内,四儿媳雅芙既甘愿认罪,如此儆效尤也好,这样以后她和老爷不在府里,才没有人敢轻视了小清遥她们半路回府的母女。

周围的几个儿媳妇听了这话,均是狠狠一颤,比胳膊还要粗的板子连着打二十个,

等打完了还能有命在吗?

大儿媳凌娓的心也是跟着一哆嗦,面上却搂着四儿媳雅芙哭道,“四弟妹,你说说惹了谁不好,偏生惹了这府中的长小姐。”

其他几个儿媳听了这话心中发冷。

花月怜再如何也是府中的长小姐,一回来就让老爷和老夫人喊打喊杀的,看样子以后她们还是离远一些好,免得落得跟四儿媳雅芙一样的下场。

大儿媳凌娓将几个儿媳的神色看在眼中,心中冷笑。

如此一来,花月怜母女算是彻底在府中被孤立了,等过几日她悄悄想办法将她们母女撵走,怕是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才是。

一个小小的人影,在大儿媳凌娓算计的笑容中迈着小腿走了进来,也正是她的到来,让其他几个媳妇儿纷纷撇目不愿多看。

“小清遥啊,你怎么来了?可是谁欺负你了?”

陶玉贤看着孤零零站在正厅内的外孙女儿,那一双大大的眼睛有些发红,干巴巴的小脸皱成一团,好似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

范清遥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是有人欺负我。”

“你才得回府,怎会被欺负?你且说说看那人是谁。”花耀庭不悦地拧起长眉,看着这孩子一身贫寒,他本以为是个不同的,没想到竟同府中那些个孙女儿们一样娇气,当真是让他有些失望了。

范清遥漆黑的眼珠溜溜转,扫过正厅内每一个人的脸,在落向大儿媳凌娓时,她稍作了片刻的停顿。

大儿媳凌娓被看得生生低下了头。

她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不敢迎接一个孩子的目光,可那目光委实太过清透锐利了一些,好似能将她给穿透了一般。

“就是他。”范清遥忽然伸手一指。

正厅内的人寻着那手指的方向一看,险些没吓得当场撅过去。

花耀庭抽了抽周围神色各异的目光,又看了看范清遥手指的方向,于安静之中抬手跟着那粗短的小手朝着一个方向一指!

这才恍然,范清遥说欺负她的那个人……

是他本尊,嗯,没错了。

小说《医香嫡女不下嫁》 第九章 明摆着说谎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