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小说九重纸衣救吾命全本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3 06:21:40 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九重纸衣救吾命

九重纸衣救吾命

作者:想飞的鱼 z

主角:白菲菲柳伏城

APP离线看全本

小说九重纸衣救吾命全本阅读

《九重纸衣救吾命》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白菲菲柳伏城的小说是《九重纸衣救吾命》,是作者想飞的鱼 z 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菲菲在实验室洗坏了刚出土不久的蛇形青铜器,从那之后,每到月圆之夜便会梦到一条血淋淋的巨蛇跟在她身后穷追不舍,逼她赔他一身新皮,可是梦醒之后,她才赫然发现,一切原来都不是梦……  ——  一个月前,白菲菲觉得自己惹上了一头洪水猛兽,整天胆战心惊瑟瑟发抖求放过。  某菲:对不起,我的错,别缠我,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愿意摘给你……  某蛇傲娇脸:爷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替爷做身新衣服。  一个月后,白菲菲感觉自己养了一只巨粘人的猫。  某蛇分分钟黏上来:你好香啊,这世上所有珍馐美食在你面前都会瞬间变得黯然失色。  暴跳菲菲:求你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了我,别吓我了行吗?  某蛇:不不不,我只闻香,不吃肉。  ——  数月前,白菲菲觉得那个叫做柳伏城的家伙会是自己后半辈子最大的麻烦,  数月后,白菲菲发现,接踵而来的各种麻烦,只有柳伏城才能帮她解决。  “柳伏城,县城首富家的儿媳得了怪病,点名要我治,我不会。”  “没关系,我会。”  “柳伏城,我家老宅子被人点了。”  “没关系,我给你买新的。”  “柳伏城,我……我奶奶没了,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别怕,从今以后,我便是你唯一的亲人。”  ——  九重纸衣救吾命,一袭凤冠祭尔心,菲菲,我柳伏城此生定不负你。  ——…

《九重纸衣救吾命》小说试读

8、婚约

我天生对纸扎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奶奶就是做这行的,店铺里总是堆着童男童女、纸马香稞,近些年还流行起别墅轿车这些东西,但凡谁家有个白事,或者扫墓祭祖的,都会来买一些。

甚至早些年,有些人家办喜事,也会找奶奶做纸扎,但那都是特殊用品,现在的人大多开始忌讳起来了。

奶奶虽然不让我碰,我大部分时间也在学校读书,但休息在家的时候,她在一边做,我会装模作样的拿本书,假装坐旁边看书,实质上,眼神还是会偷偷的往她手上瞄,这些年倒也学会了不少。

有天赋,又爱琢磨,扎出来的成品也像模像样的,但我再也没有敢朝着自己做出来的纸扎品吹过气。

十七年来,唯一一次就是在实验室那次,却没想到,仅此一次,却让我惹上了大麻烦。

奶奶看我低着头不说话,一脸理亏的样子,终究是舍不得,语气也变软了:“罢了罢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后悔也没用,但菲菲,奶奶得告诉你,你惹了不该惹的东西,一惹还是两个。”

“白老爷子能帮你解决掉银环蛇蛊,这已经是大恩一件了,至于这黑蛇精,怕是难缠,并且他很可能是想要你这个人。”

听奶奶这么一说,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回想几次与柳伏城相处的经历,发现奶奶说的是有道理的。

柳伏城不止一次说要我做他女人,当时我只以为他在吓唬我,现在回想起来,他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一想到我要给一条大黑蛇做老婆,吓得我一下子抓住了奶奶的手,惊慌道:“奶奶,我知道错了,我不想被那条蛇一直缠着。”

奶奶拍拍我的手背,说道:“我们都在想办法,但你一定要全力配合我们,不能再使小性子,懂吗?”

我连忙点头:“我听你们的。”

接下来半个多月,我都留在庄园里面,奶奶要照顾店里,隔两天来一次,大多时候都是白子末在帮我。

内服药丸,外敷药膏,早晚各一次熏药,一周泡一次药澡,按部就班的做下来,我脚踝上的蛇鳞终于脱落,开始结痂。

这期间,我不止一次打电话给张嘉倩,向她询问张良敏的情况,她说情况在好转,我便放心下来了。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蛇鳞病好了大半的时候,更大的问题却悄然而至。

那天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回去跟奶奶住,却没想到奶奶自己过来了,她拉着我的手说道:“菲菲,白老爷子把你的蛇鳞病治好了,接下来,我们将要面对的是缠上你的那条大黑蛇的问题了。”

“你们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吗?”我连忙问道。

奶奶点头,我喜出望外:“是什么办法?”

“菲菲啊,你今年二十四岁了,是个大姑娘了,如果不是在读书,也应该找个婆家了。”奶奶语重心长道,“当年你父母还在的时候,其实是给你定下过婚约的。”

我当时便愣住了:“婚约?奶奶你不是说笑吧?他们没了的时候,我才七岁,难道还给我定了娃娃亲不成?”

我是不相信的,要是真定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却没想到奶奶从怀里掏出一个泛黄的信封,递给我。

我接过来,犹豫着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就看到上面工整的钢笔字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

我迅速的从头扫到位,不可置信道:“子末哥哥?”

信封上的字,是我父亲的笔迹,我认得,落款是我父母和白子末父母的名字和印章,这做不得假。

我拿着那张信纸,就像是拿着一张卖身契一般,浑身都因为情绪激动而微微发抖:“我不同意!”

小说《九重纸衣救吾命》 8、婚约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