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抖音】热书九重纸衣救吾命全本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3 06:21:21 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九重纸衣救吾命

九重纸衣救吾命

作者:想飞的鱼 z

主角:白菲菲柳伏城

APP离线看全本

【抖音】热书九重纸衣救吾命全本章节阅读

《九重纸衣救吾命》小说介绍

《九重纸衣救吾命》是作者想飞的鱼 z 所著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九重纸衣救吾命》精彩章节节选:白菲菲在实验室洗坏了刚出土不久的蛇形青铜器,从那之后,每到月圆之夜便会梦到一条血淋淋的巨蛇跟在她身后穷追不舍,逼她赔他一身新皮,可是梦醒之后,她才赫然发现,一切原来都不是梦……  ——  一个月前,白菲菲觉得自己惹上了一头洪水猛兽,整天胆战心惊瑟瑟发抖求放过。  某菲:对不起,我的错,别缠我,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愿意摘给你……  某蛇傲娇脸:爷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替爷做身新衣服。  一个月后,白菲菲感觉自己养了一只巨粘人的猫。  某蛇分分钟黏上来:你好香啊,这世上所有珍馐美食在你面前都会瞬间变得黯然失色。  暴跳菲菲:求你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了我,别吓我了行吗?  某蛇:不不不,我只闻香,不吃肉。  ——  数月前,白菲菲觉得那个叫做柳伏城的家伙会是自己后半辈子最大的麻烦,  数月后,白菲菲发现,接踵而来的各种麻烦,只有柳伏城才能帮她解决。  “柳伏城,县城首富家的儿媳得了怪病,点名要我治,我不会。”  “没关系,我会。”  “柳伏城,我家老宅子被人点了。”  “没关系,我给你买新的。”  “柳伏城,我……我奶奶没了,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别怕,从今以后,我便是你唯一的亲人。”  ——  九重纸衣救吾命,一袭凤冠祭尔心,菲菲,我柳伏城此生定不负你。  ——…

《九重纸衣救吾命》小说试读

16、云瑶

男生宿舍楼出现女式高跟鞋,这本来就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按照梁川的话来说,这高跟鞋出现之后,带来了一些不正常的事情,比如他同学无缘无故生病。

我问梁川:“那双高跟鞋你动了吗?现在还在宿舍门口吗?”

“我没动,甚至都没回宿舍,我总觉得不对劲。”梁川说道,“当时我便离开了宿舍楼,回家去找我爸,他平时比较信这方面的事情,当时便联系他的朋友,最后辗转到您这儿。”

我不知道梁川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搭上柳伏城这条线的,但是现在事情找上门了,我不得不接,可接下了之后呢?

柳伏城就不管了吗?就全权让我一个人应付吗?

认识柳伏城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希望立刻见到他,这人不会真的想做甩手掌柜吧?

梁川眼巴巴的看着我,说道:“我爸说他朋友极力推荐白大仙,说只要您出马,不管是什么邪门歪道,都手到擒来,要不,咱们先去我宿舍那边看看?”

我当时冷汗都要下来了,很不想趟这样的浑水,但是柳伏城那边我暂时又不能得罪,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那……那就去看一眼吧。”

梁川一听,立刻高兴起来,连忙为我引路。

我们宿舍楼在东边,化工学院本科生宿舍楼在西边,几乎横跨整个校区。

我还是第一次进男生宿舍楼,好在还没开学,宿舍楼里的学生不多。

梁川的宿舍在四楼,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炎炎夏日,一路走过来,我身上出了一层汗,可刚转过楼梯拐角,上了四楼,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跟开了中央空调似的。

走到梁川宿舍门口,那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不见了。”梁川找了一圈,说道,“或许是知道白大仙要来,吓走了。”

我顿时老脸一红,这马屁拍的,让我感觉无地自容。

梁川开了宿舍门,领着我进去,说道:“白大仙您等我一下,我收拾点学习资料,一会您再跟我去一趟医院,说不定您过去了,我同学就不药而愈了。”

我点点头,没说话,实在是不好厚着脸皮居功,但我也的确想去看看梁川的同学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梁川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就站在宿舍门口到处打量。

宿舍里一共有三张床,靠右边并列排放,左边是一排书桌,书桌上方有吊柜,跟我的宿舍局很像。

虽是男生宿舍,却意外的整洁,书本摆放整齐,衣服全都收进衣柜里面去了,只是书桌靠阳台那边的桌面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摩托车头盔,墙面上贴着很多炫酷的海报。

梁川的床头挂着一件黑色夹克,上面镶着银色的铆钉,机车男孩都喜欢的款式。

我看看那夹克,又看看斯斯文文的梁川,总觉得不搭。

梁川一抬头,正好看到我矛盾的眼神,笑着解释道:“这件夹克不是我的,我同学住院了,在江城的朋友来看望他,前天晚上我做东,请他们吃饭,结果姜文涛喝多了,吐了我一身,就把这件夹克丢给我,让我披着回宿舍,那个头盔也是他的,机车是他的最爱。”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梁川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会飙车寻求**的人。

宿舍这边没发现任何异常,我们便准备出发去医院,本以为顶多打车去,却没想到梁川自己开了车。

黑色低调的宝马 5 系,少说一百多万,看梁川开车那熟练程度就知道,他的车龄不短了。

这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啊。

到了医院,我终于看到了梁川嘴里的那个同学。

他当时在打吊针,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眼窝很深,黑眼圈很重,嘴唇发乌,整个人脸色灰突突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但我们靠近过去的时候,他听到动静,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我正好在打量他,四目相对,他忽然抬手,死死扣住了我的手腕,眼睛瞪得圆圆的,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叫:“云瑶……云瑶……”

小说《九重纸衣救吾命》 16、云瑶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