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独家)十年溺宠换你一生小说第1章 没了你,我就没家!

好书推荐 2021-10-13 06:05:19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十年溺宠换你一生

十年溺宠换你一生

作者:九九公子

主角:夜千宠寒愈

APP离线看全本

(独家)十年溺宠换你一生小说第1章 没了你,我就没家!

《十年溺宠换你一生》小说介绍

主角叫夜千宠寒愈的小说是《十年溺宠换你一生》,是作者九九公子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2*10 年 10 月 10 日,南都,机场 T2 航站楼。寒风冷冽,青云预压的天边挂着奄奄一息的冬阳,实在感觉不到温暖。但女孩从机场出来时是浅笑的。她有一双本就会笑的眼睛,连酒窝都是月牙形的,虽然只有左侧有,可笑起来明媚清丽。但是走出机场,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湮没。…

《十年溺宠换你一生》小说试读

2*10 年 10 月 10 日,南都,机场 T2 航站楼。

寒风冷冽,青云预压的天边挂着奄奄一息的冬阳,实在感觉不到温暖。但女孩从机场出来时是浅笑的。

她有一双本就会笑的眼睛,连酒窝都是月牙形的,虽然只有左侧有,可笑起来明媚清丽。

但是走出机场,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湮没。

没了弯弯的眼,也没了酒窝,那张脸可以那样的清冷,疏离,甚至有着锋利。

两年,他竟然这样来接她么?

下一秒,她又拾起笑,扔下行李箱小跑过去,装作看不到那个女人,乖巧的抱住他胳膊。

熹光下睫毛如蝶,满足安静,柔唇轻启:“居安!”

寒逸,字居安。南都“第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总裁,显赫尊贵,无人可比。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叫居安。

夜倩宠一直最喜欢私底下这么亲昵的叫他,只有装样子了叫个伍哥,被逼急了也就敷衍喊个伍叔。

可男人握了她的手,拿开,略威严的沉声:“叫伍叔。”

嗓音平稳,听着温和,却透着冷漠。

男人有着神工雕凿的五官,天庭方正鼻若悬梁,一身高端定制西装越发显得他矜贵沉冷,周围的嘈杂仿佛丝毫影响不到他,就那么等着她改口。

她看着他,清澈的水眸有着倔强,没有喊。

寒逸没再逼她,走过去接了她的行李,又握了那个女人的纤手,道:“慕茧,慕氏集团的千金,比你年长……”

自然是给夜倩宠介绍的。

夜倩宠笑不达眼底,一句打断:“不认识。”

慕茧脸色略微尴尬,又大度解围:“没关系,以后慢慢认识!先上车吧阿逸,别让千千着凉了!”

阿逸……

夜倩宠没有挪动脚步。

看着男人一手行李,一手慕茧,就那么转了身,把她给忘了。

她只定定的看着他,从他略微低眉的正面,看到他转过去。

他的五官还是那么迷人,棱角分明,鹰眸微微一扫满是威严,她却能从幽深的眸底看到对她独一无二的宠溺。

可是,那份宠溺去哪了?

慕茧上了副驾驶。

寒逸关上门,才转身看向她,唇畔薄削,嗓音温润,“怎么了?”

怎么了?

她轻轻握紧手心。

那不是她的专属座位吗?什么时候,竟然可以有第二个女人坐上去?

夜倩宠上前了两步,仰脸看着他,仔仔细细,从喉结,到坚硬的下巴,最后到他的眼,“什么意思?”

寒逸伸手,去拿她的书包,沉声:“上车。”

看着他修长干净的指节,倩宠退了一步,“日记的事,你在怪我是么?”

因为日记,他一定被老太太训惨了,自然也觉得没脸面,因为私底下别人会说他衣冠禽兽,连侄女都不放过。

男人只低低的嗓音,“外头冷,上车。”

她清淡一笑,忽然转身,只留了一句:“我自己回去,用不着你接!”

然后迅速钻入一辆刚驶过来的出租上,关上门离开。

寒逸立在原地,偌大的机场口,挺拔伟岸的身躯异常醒目,又透着无法言明的沉重,许久才抿着薄唇上了车。

他以为,她的确是会自己回寒公馆的。

但是,他们的车子回到寒公馆,又准备好了晚饭,等了半小时,依旧不见她回来。

寒逸双手插在西裤兜里,站在客厅窗户边等着,一副她不回来不吃饭的样子。

但是过了会儿,又是他改主意转身进了餐厅,“吃饭,不用等她。”

管家雯姨看了看客人慕茧,毕竟是心疼夜倩宠的,犹豫了会儿,道:“那,我给大小姐留一份吧?”

“不用!”男人低冷的嗓音里已经带了几分愠怒。

雯姨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话,叹了口气退了下去。

看得出男人情绪不佳,所以慕茧尝试了几次,都没能开始什么话题。

终于她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寒逸已经拿了纸巾,擦了嘴角后起身,“你慢用,一会儿让杭礼送你回去。”

说完,他随手勾了外套,步子迈得有些大,皮鞋在地上扭出了旋涡。

果然,传闻说他最疼那个女孩,一眼看不到就担心,忍了这么久,终于安不了心,这会儿更是亲自开车出了门。

在车上,寒逸拨了家佣号码,“她在哪?”

“大小姐在子午街的费城酒吧。”

电话挂掉,黑色布加迪浸入夜色,转眼没了影子。

“费城格调”酒吧外。

寒逸停下车,降下车窗,看着那个不入眼的小酒吧,眉峰微郁,轻轻蹙着。

没有立刻进去找她,也没有立刻给她打电话。

摸了一支烟,低头点着。

深邃的眸子微抬,目光挑得有些远,就好像一眼想看到两年前的他们。

以前他们不是这样的,她黏他,可以黏一天,起床钻他被窝,到他去公司都能偷偷爬到车后备箱,一路到公司再蹦到他面前。

知道她在车上,寒逸往往会选择坐副驾驶,一路不曾回头,假装不知道她从后备箱摸到了后座。到公司再看着她一脸得意,他也会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所有人都说他太宠她了,可寒逸尤觉得不够。

如果不是发现她的日记,也许他一直不会知道为什么怎么宠她,都觉得不够!

昏暗的车厢,烟雾下,男人那张冷峻分明的脸变得晦暗不明,眉峰如壑。

许久。

目光淡淡的收回,终于拿了手机,拨出唯一存着的号码。

夜倩宠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拿着手机,盯着那个号码,半天没接,只是温凉笑了一下。

怎么还打了呢?一整晚不找她岂不是特别能耐?

抿了一口酒喝下去,她眼睛都没眨,然后才接通,语调清冷,“有事么?”

男人的声音在听筒里也那么好听,低低沉沉,温敛平和,“出来,带你回家。”

夜倩宠忽然一笑,“没了你,我没家,你不知道吗?”

她是孤儿,她什么都没有,唯一的财富就是他,最大的财富也是他。

男人递到嘴边的香烟忽然顿住,猛然想到了她曾经稚气而任性的仰着脸说“哪天伍叔要是不要我,我就直接去死!”的话。

指尖甚至轻轻颤抖了一下,深邃的眸底有着不明的心疼。

良久。

寒逸终于找回声音,依旧低沉醇厚,“我进去接你。”

夜倩宠放下酒杯,起身去前台。

正好看到寒逸进来时,伸手从前台里侧的小盒子里抓了一个东西,然后藏在身后没让他看见。

寒逸长腿迈过去,在她面前停住,“结账了么?”

“结了先生!”工作人员回答。

他点了一下头,很自然的去牵了她的手往酒吧外走。

夜倩宠没有挣扎,坐进车里,但不是前座副驾驶,而是后座。

寒逸看着她钻进去关车门,侧身的步伐微微顿了一下,想到了下午慕茧坐副驾驶的事。

转而,他也进了后座,没有上前开车。

他想和她谈谈。

寒逸抬手,开了车内的灯,略微侧首,目光落在她脸上。

她化过妆了,机场的时候还是清水出芙蓉的模样,这会儿就是典型的夜店妆。

“跟谁学的?”

显然,他看不顺眼。

但这一句之外,也没有太多苛责。

只是伸手朝她藏着的手伸去,薄唇微动,“东西给我。”

嗓音依旧是沉稳的,只是听起来再也没有以前的温柔。

夜倩宠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不给,还往旁边缩了缩。

寒逸略微倾身,手臂修长的优势,伸手还是把她的手握了过来,骨节分明又有力,不费力就掰开了她的拳头。

一个劣质安全套被她捏得皱皱巴巴。

寒逸也不怒,拿过来后扔进了车载的小垃圾桶,然后又抽了湿巾,把她本就白皙素净的掌心擦了一遍又一遍,好像一个安全套有多脏似的。

耐心,专注,用了两块纸巾,他总算满意。

可是一抬眼,却发现女孩已经离他很近很近。

一双稚嫩的唇几乎吻到他的鼻尖,独属于女孩的馨软气息染了他的眸。

深眸下意识的眯了一下,往后退了退,看着她的视线染上了威严和肃穆,“系上安全带!”

夜倩宠置若罔闻。

仰着精致的脸看着他,“你怕?”

寒逸是什么人?

比她年长八岁,二十岁从部队离开,下海经商,八年在商场纵横捭阖,哪一点不适合的情绪会让他人看清?

他只是薄唇淡淡的抿着,一双深眸波澜平静,看着她的脸。

那一年,她才十岁。

忽然发现,她竟然 20 了。

最美、最好的年纪。

他怕么?

目光幽然落在她的唇上。

夜倩宠五官生得很美,单看也依旧毫无瑕疵,尤其那双柔唇,唇线精致得无可挑剔,漂亮的唇珠像一颗雨露染过的樱桃,永远都是樱粉色,不点自红。

印象里倏然闪过 2008 年,她成人礼的那一晚,他也是这样盯着她看的。

“你明明也喜欢!”夜倩宠看着他。

寒逸回过神,那样的不动声色,又像是为了掩饰,又抽了一张纸巾,薄唇微掀,“闭眼。”

她不解,可是男人的纸巾已经招呼到她眼眉了。

他在擦她的眼影,而且很仔细。

然后夜倩宠才发现那是卸妆棉……他车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她忽然抬手打点他的动作,冷眼盯着他,“慕茧?你喜欢那样的?……还是太奶奶逼你的?”

寒逸语调都没有起伏,“这世上除了你,谁能逼我?”

他继续着擦拭的动作,直到干净了,舒心了方才停手,又看了看她,大概是满意了。

却发现她一双眼泛红的盯着自己。

“说的多好听?好像你多在乎我?可是两年了,你一次都没来看过我,哪怕一次!”她想到这两年像被扔了一样被人不闻不问就一阵阵心酸。

他明知道她最害怕孤独。

男人低眉,看进她眼里,“要知道,你总会长大,伍叔总要变老,不可能永远陪着你。”

没有他,她必须适应。

夜倩宠一双眼骤然湿润,她长大和他变老,必然么?

她 20,他也才 28,而立之年都不到。

“好了,不说这个。”寒逸低头,替她系上安全带。

但是末了,指尖动作停了停,忽然定定的看着她,“成人礼那晚……伍叔真的对你……?”

小说《十年溺宠换你一生》 第 1 章 没了你,我就没家!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