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主角名叫何娇杏程家兴的小说

好书推荐 2021-10-13 05:43:31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农家恶妇何娇杏程家兴

农家恶妇何娇杏程家兴

作者:十月林

主角:何娇杏程家兴

APP离线看全本

主角名叫何娇杏程家兴的小说

《农家恶妇何娇杏程家兴》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农家恶妇何娇杏程家兴》由十月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何娇杏程家兴,书中主要讲述了:飞机失事,一睁眼,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 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 母亲和妹妹把她当成扫把星,眼中钉,又丑又胖,怎么还死皮赖脸的活着! 蔓儿心态崩了啊,算了,养家大业她来,医学博士是白当的吗,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救死扶伤,成了远近闻名的神医。 眼看日子越来越好,她从胖丫头臭丫头又瘦又美,可她那个凶巴巴的猎户老公造反了,怎么破?蔓儿表示,好慌!…

《农家恶妇何娇杏程家兴》小说试读

最后走回家,赵蔓儿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看到自家的屋檐,赵蔓儿感动得都快哭了。

一定要减肥,要不是身上的这身肥肉,她肯定不会累得这么惨。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赵蔓儿还没推开外面的木门,就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蹲在门口,双手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赵蔓儿看到,全身的疲倦都没了,几步跑过去蹲下,“你怎么不进屋,在门口守着?”

伸手一摸,阿临干瘦的小手冰冷,赵蔓儿气得不行赶紧给小包子搓手,一边哈气,让手快速暖和起来。

小包子听到声音,才睁眼,就看到一个身影冲过来,抓住自己的手。

阿临抖着嘴唇,黑亮的眼睛看清楚人后,抿着嘴唇笑,“娘亲,你回来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外面这么冷,要是生病了怎么办?”赵蔓儿放下手,将阿临抱进怀里,整个身子也是冰冷,可想而知在门口蹲了多久。

被赵蔓儿呵斥,阿临缩了下肩膀,眼眸里都是慌乱,“我怕娘亲不要阿临了。”

什么意思?

怎么会不要他?

赵蔓儿抱起他进屋,屋子里尚且暖和,还有余温。

将阿临塞到炕上,被被子包住,赵蔓儿隔着被子搂住阿临,“娘亲怎么可能会不要你?谁和你说了什么?”

昨天赵小梅当着面说阿临不是她的孩子,还骂他小贱种,也不知道阿临这么小,懂不懂。

阿临缩在被子里,呼吸着娘亲的气息,乖巧的道,“阿临怕娘亲迷路了,就在门口等你,你看到阿临,就知道家了。”

孩子的话,听着有些稚气,赵蔓儿噗嗤一笑,没听出孩子的深意,揉揉阿临的脑袋。

“你爹爹在后面,娘亲买了好可多好吃的,一会儿给你做吃的。”

阿临的眼睛相当漂亮,明亮且温柔,一听说有吃的,立刻兴奋的点头,“好的。”

有人捧场,赵蔓儿自然高兴。

“那你先在被子里等一会儿,等暖和了下床,知道吗?”赵蔓儿紧了紧被子。

说完,赵蔓儿就转身出了里间,门是开着的,一眼就看到贺铭远到了门口,正在将东西卸下。

赵蔓儿犹豫了下,迎过去,对贺铭远道,“刚刚阿临一直在门口等我们,像是怕我们不回来。”

那么紧张,像是谁说了什么,认为他们会抛弃阿临,不回来了。

之前原主做了太多混不吝的事,赵蔓儿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确定,是阿临没安全感,还是有谁跟他说了什么。

要是真有人说了什么,看她不找出来,打上门去!

贺铭远懂了赵蔓儿的意思,一面将东西都拿出来,一面沉声道,“我一会儿去问问阿临,我先去劈柴。”

赵蔓儿点头,然后把东西搬进去,天差不多黑了,赵蔓儿不喜欢抹黑做事儿,把油灯点上,唉,想念 21 世纪的电灯。

古代的面粉发酵和现代不一样,现代有酵母,古代可没有,是用酒糟发酵,或者用老面发酵,然后留下一团,下次发酵面团的时候,掺进去,留下一团再备用,可循环往复。

她之前不知道,还是开始做饭了,原主里关于这个世界里的事情,渐渐想起。

没有老面,倒是找到了酒糟,赵蔓儿将白面和粗面混了一些,先加一点温水在中间,慢慢搅拌,然后再加适量的热水,充分揉合,放在木盆里,拿纱布一盖,等个半个小时,等泡发了,切成剂子,就可以做包子。

趁着这个时间,赵蔓儿就将早上出去采的野菜收拾出来,现在的荠菜正是肥美的时候。

正收拾的时候,就发现阿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正蹲在自己身后,“阿临给娘亲捏捏肩,娘亲拿这么多东西,又走了好远的路,肯定好累的。”

赵蔓儿伸手摸了下小包子的手,暖和的。

“阿临真是娘亲的小棉袄,这么乖。”

得了娘亲的夸奖,阿临显得很高兴,“阿临还会做很多事情,不会的,阿临会去学!”

赵蔓儿听到这话,心都软了,怎么能有这么乖巧听话的孩子?

感动的伸手抱住阿临,低头吧唧一口亲在阿临的脸颊。

阿临腼腆的眨眼,“娘亲,这是第二次,你这是第二次亲我啦。”

赵蔓儿心里酸直冒泡泡,妈的,阿临怎么能这么让人心疼,太好哭了。

小说《农家恶妇何娇杏程家兴》 第 19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