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穿成心尖宠

好书推荐 2021-10-13 05:38:07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穿成心尖宠

穿成心尖宠

作者:十月林

主角:何娇杏程家兴

APP离线看全本

穿成心尖宠

《穿成心尖宠》小说介绍

主角是何娇杏程家兴的小说叫《穿成心尖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十月林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飞机失事,一睁眼,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 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 母亲和妹妹把她当成扫把星,眼中钉,又丑又胖,怎么还死皮赖脸的活着! 蔓儿心态崩了啊,算了,养家大业她来,医学博士是白当的吗,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救死扶伤,成了远近闻名的神医。 眼看日子越来越好,她从胖丫头臭丫头又瘦又美,可她那个凶巴巴的猎户老公造反了,怎么破?蔓儿表示,好慌!…

《穿成心尖宠》小说试读

被贺铭远的目光看得心头一惊,连人参差点都没拿住。

她倒是忘了,原主除了吃,啥都不会了,她突然这么说,难免有些突兀了。

草,差点掉马!

赵蔓儿眨眨眼,硬着头皮瞎编,“我小时候经常生病,你看我脸上长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就跟着走野郎中学了会儿,我记性好,一直记着了。”

反正原主和贺铭远虽然在一个村,但是小时候怎么样,贺铭远肯定没有关注过原主,一个又胖又丑的小胖子,估计有多远离多远。

哎,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

贺铭远见赵蔓儿这么说,也没说什么,“镇子上远,你没吃饭,腿伤还没好,你可以?”

这个时辰,已经错过了赵三叔的牛车,要去镇子上,只能走路去,他一个人去还快些,带着赵蔓儿的话,要多花上一些时间了,阿临怕是要在干娘家吃饭了。

可赵蔓儿被说得心里一感动,贺铭远还是关心她的。

“你都能行,我也可以!”

不吃饭,多运动,还能减肥!

但是 21 世纪交通发达,她走哪儿都是开车,现在猛然走路,她都忘记了,这个时候的古代交通不便,路途不便。

贺铭远说得比较远,他们在远上,可能有什么误解!

足足翻了一座山他们走到镇山,赵蔓儿走得几乎绝望,就是后悔,相当后悔。

应该在第二天再来的,为什么自己就不劝劝?

拖着肥胖的身躯,等赵蔓儿走到镇上,她觉得自己的腿已经废了。

贺铭远有自己的老主顾,拿了狐狸就直接去了主顾家看是否需要,倒是不需要去叫卖。

贺铭远去的那户也是大户人家,姓王,王家府邸红墙青瓦,格外好看。

赵蔓儿一直在留意哪儿有药铺,就看到王家不远处,居然就有一家药铺。

不过她还是第一次来古代的镇上,虽然现在已经中午了,但是依旧很热闹,饭馆里吵吵嚷嚷的坐满了人。

耳边顿时充盈着叫卖声,争吵声,还有小孩子的嬉戏打闹声。

这镇上真是比村里热闹多了。

据说,这是宁古塔周围最大的一个镇,清水镇,比隔壁县还要繁华一点,原本宁古塔地境偏远,但耐不住这个清水镇地占要塞,在关境口,北边的南蛮经商大多会从此处走,入一个镇,总比进一个县要简单得多。

因此,大多外境商人货物交易,都会选择从清水镇这边绕道。

幸好,这儿写得都是繁体字,他们学中医的,多多少少都会接触,赵蔓儿看着着略陌生的字体,勉强能认出来几个字。

赵蔓儿走进去,可能是中午,药铺的生意此刻也清冷,就一个小童在看店。

药铺的伙计抬头一看,看到赵蔓儿的脸时,神色厌恶,顿时不高兴的朝赵蔓儿吼,“哪儿来的丑八怪?治不好治不好,走吧!”

丑成这样,也好意思出门?

药铺就她一人,明目张胆说丑,赵蔓儿气得想给他动个嘴巴缝合手术。

“丑,就不能进来了?”

药铺小童不耐烦的撇她几眼,街上人来人往,又不少人,小童只得道,“干嘛的?”

“你们收药材吗?”

呵,他们是收啊,但是这丑八怪什么都没带,一个包袱都没,收什么药材?逗他玩儿呢?

小童看着她的脸,都怕做噩梦,厌恶的挥手,“呵,你有药材嘛?你要能卖药材,就先治治你脸上的脏东西吧,恶心死了!”

赵蔓儿将拿药的动作缓住,冷声嗤笑,“药铺的人也沦落到以貌取人的地步了?是不是你们药铺只接受长得好看的人求诊,如我们这般丑陋的,连进药铺的资格都没有?那你们药铺不应该卖药。”

“那应该卖什么?”一老者忽然插声问。

赵蔓儿回头一看,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留着长长的白胡子,笑容倒是亲善。

赵蔓儿轻笑,“卖胭脂呀!”

老人一顿,随即哈哈哈大笑,这是嘲讽药铺卖药不如买胭脂,不务正业。

药铺小童被气得恼羞成怒,脸红脖子粗,“滚滚,你个你丑八怪,一个江湖骗子,胆敢辱骂我们全泰堂!”

赵蔓儿拿出被手帕仔细包裹的人参,气势汹汹的说,“我的人参货真价实,怎么就成了江湖骗子?”

小童看着赵蔓儿手帕上的人参,眯眼仔细看了看,形状确实很像人参,且品相极好。

但看她穿的衣服,就一个乡下农妇,哪儿能挖到什么人参,小童讥讽的哼笑,“哼,你一个女人知道怎么辨别人参吗?我看啊,这就是商陆,吃了要死人的!”

哟,药铺的人居然不识货。

赵蔓儿懒得耽误下去,“既然不识货,看来就是无缘了。”

说罢,赵蔓儿就把帕子盖上。

“唉,姑娘你等等。”

“胖姑娘,你这可是好东西。”

两道不同的声音顿时响起,药铺的里间突然出来一男人,三十几岁的样子,盯着赵蔓儿手里的东西一笑,“姑娘且慢,姑娘说是来卖药?还是人参?可否给我看看?”

小说《穿成心尖宠》 第 15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