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许阳于婷小说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6 03:49:17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作者:潇湘夜雨

主角:许阳于婷

APP离线看全本

许阳于婷小说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由潇湘夜雨所编写的都市奇幻类型的小说,主角许阳于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公司举办技能大赛,实力获奖,游艇海岛七日免费游,一场风暴来袭,五百多人下落不明,游艇被撞的支离破碎! 【叮,恭喜宿主,首次激活荒野求生系统!】 拥有了荒野求生系统后的许阳,不断获得新的求生技能! 与比同时,流落荒岛的性感美女、可爱校花、成熟教师、还有制服丝袜妹,一个个都需要我的照顾…… 荒岛之上,灾难不断,人心叵测更是暴露无遗。 且看许阳如何游走在众美女之间,解决一个个致命的难题………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小说试读

看见两个姑娘吃得正欢,许阳也是把剩下的那条海鱼给了她们。

“咦?太平兄弟,你怎么不吃呢?”这时陈青也是惊讶地问。

许阳微笑着,眉头却无意地皱了起来。

现在他感到自己是在外面受到了严重的雨水冲刷,加上最近又一次在岛上受了伤。

此时只觉得全身虚乏,仿佛是感冒了似的,这时他坐在那儿,觉得背上也有一点涩和冷,感觉好像要生病了。

好吧,我不饿,你们吃了吗?

说着,许阳站起身来,在两个姑娘惊讶的目光中朝角落走去。

那两个女孩看见他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于是就闭上眼睛休息。

他们还感觉到,许阳似乎脸色有点不太好,仔细一想大概是刚刚凉了,也就是,为了她们的生活,他这几天的确有些太累了。

回头一看,外面的雨水好像是被捅漏了似的,真有一种“黑云压城欲摧”的态势,根本找不到药草或想不出其他办法。

他们两个姑娘这才感到,好像那个文明的人类社会,已经离他们特别远了。

假如现在是在城里,两个人只要到超市里边扫码付款,就可以拿到治感冒的药,但在这里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阳独自忍受,冷得瑟瑟发抖。

就在那时,两个姑娘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把身上的大衣脱掉。

于婷言拿过去一层一层地盖在许阳的身上,许阳躺在那里浑身发冷,突然间感觉身上一股暖流,不由侧头一看于婷言岩那娇嫩的面孔。

于婷言微笑着,素手一举,压住她的手臂,轻轻地说:

“你大概是感冒了,这么容易感冒,如果感冒了,那我们可不行,顺从一下,衣服你盖上。”

许阳听到这里,心里也是一阵暖意,便躺在那里,安安静静地享受着美女们的服务。

于婷言仔细地把衣服盖在身上,然后又走到篝火旁。

二姑娘将两条海鱼吃光后,觉得体内也充满了一般的能量。

此时他们看着对方衣衫不多,不由得哈哈大笑了一声。

这样的话,如果在平常或是在街上,当真是令人羞愧的。

但现在情况特别了,而许阳又不是别人,自己就是自己的希望!

于是二姑娘倒真觉得这件事太不方便,便躺在洞穴的外围嘀咕着聊天,不知二姑娘何时也沉睡了过去。

许阳躺在那儿,只感到四周的寒意,意识逐渐模糊,全身像是摇摆的。

他情不自禁地把两件衣服紧紧地包

饶有兴趣地,他仍然感到寒冷,脸色发白。

外面轰隆一声巨响,仿佛紧扣在他的心房上一般。

凉凉的,好凉凉的…许阳在梦中咕哝着,不时地打个喷嚏。

最近的陈青听到声音,不由得从浅浅的梦中惊醒过来。

就在听到许阳不停地大叫着冷的时候,她先看了看睡在自己身边、背向自己的于婷言。

于婷言似乎早已沉没于梦境之中。

所以陈青静静地坐了起来,望着许阳颤抖着的肩膀,不由得心中一动,一阵同情便浮现出来。

陈青朝许阳轻轻移过身去,站起来从许阳的身上过去,面朝他然后轻轻地躺下。

在许阳身上盖上两件宽大的连衣裙,她自己就像泥鳅一般地钻进他的怀里。

接着她伸出柔软的手臂,轻轻地把许阳抱在怀里。

于婷言在不远的地方仔细听她的动作,除了那轻微的鼾声外,什么也听不见。

看看外面,一片漆黑,雷暴交加。

此时她倒像做贼心虚一般,暗自松了一口气。

其他人的话,她肯定会觉得这么尴尬,但这是太平兄弟,也是自己的大恩人!

如今能为他做点事,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她便把许阳搂得更紧,希望能用自己的体温驱散她体内的寒气。

许阳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泥潭,他觉得自己就像在沉睡的梦境里,连日来的生活太无聊,对于婷言也只是偶尔有那么一种想亲近的感觉。

而更重要的是,他还关注于如何解决吃饭和喝水。

此时此刻,他在睡梦中,仿佛抱着一个姑娘的娇躯,但他却不愿从梦中醒来。

就这样双手再一次用力,不由得将陈青搂入自己的怀中,直将陈青搂得喘不过气来。

陈青赶紧闭上眼睛,希望自己能早一点进入梦乡,好摆脱目前的尴尬局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青的意识也滑向了梦境的彼岸。

待到第二天,阳光洒在石壁上,于婷言悠悠醒转。

她伸了个懒腰,然后无意中回头,看到两个紧抱在一起的男人,心中不由得一愣。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看花了,这时悄悄地凑过来看。

他们俩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是一尊被浇灌的塑像。

见此,于婷言一连那种烦躁的感觉便又涌上心头。

许阳从睡梦中惊醒,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张精致的脸庞,仔细一看,竟然是怪异的陈青。

此时,晨光初升,陈青白皙的上身被自己紧紧地拥在怀里,两人的身体真是近距离接触。

鼻端缭绕着从陈青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甜,许阳不由狠狠地抽了两下鼻子。

此时陈青秀的眉微蹙,接着又在许阳惊讶的目光中慢慢睁开那美目。

刹那间,四目相对,空气凝固。

哦!”

在尖叫一声后,陈青立刻推开了许阳,看那情形倒像是昨晚许阳把她弄得怎样了。

推了许阳一把,陈青慌乱地找衣服,找了又找,除了瑟缩在角落里,双手环抱在一起。

饶有兴致,她白皙的皮肤却依然给许阳莫大的视觉冲击。

此时许阳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将身上的衣服拿下来扔给她,正好盖住她的上身。

“”来吧,盖好,别吵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让你怎么样了。”

“许阳”嘿嘿笑了笑。

这件外衣在陈青身上穿好后,脸上的红霞还没有散去。

就在那时,她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脸变得更红了。

想起自己昨晚居然一点也不害羞,几乎是**着上身为许阳保暖,她的脸顿时热了起来。

陈妹妹,咱……咱们这是怎么回事?

许阳伸手挠了挠头,脸上有些疑惑。

此时此刻,头脑中一种模糊的感觉仿佛退潮的潮水一般渐渐平静下来,但回忆似乎留在了沙滩上。

他把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仿佛想到了什么。

昨日本人因暴风雨中打了半天鱼,本该是感冒着凉了吧。

不料自己现在倒又恢复过来了。

此时抬起头来,看见陈青一双美目不时闪动。

啊,你昨天感冒了,到现在还好吧,哎!

陈青大大咧咧,小题大做一说,似乎有意回避了刚刚发生的两人尴尬场面。

在这个问题上许阳也不太纠结,转过头来,看到外面的艳阳高照。

像黄金一样撒在荒岛上的阳光,看起来真让人感到振奋!

这时许阳大概也猜到了,这丫头一定是昨天晚上好心好意为自己保暖。

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甜的,但转头一看,忽然又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于主任呢?她往哪儿跑?

“腾”的一声,许阳从地上站起来,惊讶地说。

陈青也慢慢地穿上衣服站起身来,一看之下也忍不住摇摇头。

此时许阳几步走到洞口,陈青试着用脚踝试探,已差不多好了,便也摇摇晃晃地紧随其后。

二人来到洞口一看,只见周围熟悉的岛屿都是艳阳高照,而从洞口门口看去,沙地上居然留下了两行浅浅的脚印。

足迹延伸到树林里。

许阳急忙跑过去低着头趴在那儿仔细辨认。

《太平兄弟》这脚印是于姐姐的吗?

陈青毕竟是个女孩,对女孩穿的鞋子大小也算是了如指掌。

因为刚下过雨,沙地上还有些湿潮,所以精致的鞋底上便有两行脚印。”“那么,这是什么情况啊?陈妹妹竟然一声不响的离开?为什么她不把我们叫醒,给我们留个口子呢?”

陈青惊讶地问许阳:

许阳眉头紧皱,喃喃自语道:“不是说好了不能在荒岛上自己动手吗?这个丫头怎么还不顺从呢。

哎,看来她还是不能放下教务长的架子啊,她想也没想,这里还不属于人类文明社会呢

他转过身,低头想了想说。

别想了,还是赶紧去找她吧,林子里没有别的话,那些狼群已经够让人头痛的了,她要是再有什么好东西,那就真的…

想到这里,许阳不敢再往下想了,他越想越心里七上八下。

陈青一早上醒来后,于主任竟然跑不见了?这完全不合常理。

许阳转过身去,来到洞穴,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支长矛,他把长矛递给陈青,关切地说:

“你的脚好吗?你待在这儿我可不放心,要不我们两个就走慢点,进去找她。”

看着陈青坚定地点点头,许阳才露出欣慰的微笑。

就这样,他把挂在腰间的那把瑞士军刀紧紧握在手中,拉住陈青的纤纤玉手,两人便向树林里走去。

经过一夜暴风雨的冲击和洗礼,林子里到处都是水。

积水不时地从宽阔茂密的树冠上流下来,那是昨夜的雨水。

看来似乎突然间又下了一场阵雨似的,两个人不一会儿就浑身湿透了,感觉空气也变得湿漉漉的,闷热难当。

此时陈青觉得口渴难耐,回首仔细端详了她一番,许阳不由苦笑一声。

他撇着嘴对陈青说:“陈青姐姐,那你就歇一会儿吧,我们得给她补些水。

在这种又湿又热的热带雨林中,只有保持足够的水分才能保持活力。

于是,他让陈青坐在旁边一棵树下的石头上,自己转过身,在陈青的视线所及之处四处搜寻。

“太平哥,你在找什么?”

陈青吃惊地对他大叫。

许阳没有答话,此时却两眼放光。

他在一个草丛密布的水坑边发现了一棵长得很好的水茅草。

这棵草最初看起来与某些水边草类似,但因为是在荒野中生长的,所以茎变得异常宽大。

并且里面也全是空心的,储存的淡水非常充足。

之前当兵的时候,许阳有幸见过这种草,他那时还把草心抽出来放在嘴里嚼,那感觉就像喝水一样,很过瘾。

真棒!

许阳不由两眼发亮,不一会儿就抽了十几根。

见那草芯足足有拇指般粗,长约一米,细看之下,像是要滴出水来。

所以许阳便抱着一把战利品,高兴地回到了陈青面前。

看到许阳回来,陈青并没有抱起什么新鲜的野果,居然抱起一把草叶,忍不住撇了撇嘴。

然而,当许阳站在她面前时,却是一脸得意。

见他把那一大把茅草芯全放进陈青怀里,对她说:“尝尝吧,陈青妹子,这很补水的。”

“是吗?”

陈青一挑柳叶眉,面无表情。

“我吃给你看。”

这时许阳拿出一根草的芯子,放进嘴里,直接咬下去。

听到那声音就像咬下一块甘蔗似的,许阳只觉得满口香甜,水气很足,顿时精神振作起来。

陈青一见,立刻放下心来,看来太平哥哥倒真的是个野外生存技能很足的人。

她把手里的一根草也也也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只觉得源源不断的水气慢慢地流进口中,给身体带来了无穷的生机与活力。

就这样,两个人就在那儿,每人吃了四五根,这才满意地停下来。

呵呵,这玩意儿真神奇,太平哥,你真厉害!

陈青不经意的对着许阳竖起大拇指,许阳受到了赞扬,一脸得意。

他把剩下的草籽别在腰上,然后转身,拉住陈青,一步一个脚印地往里走。

二人走得很艰难,越往里走的路越难走。

刚绕过那绊脚石的灌木丛,却被那垂下的藤蔓挡住了,两个人不停地在树丛里穿行,仿佛是走在一片绿色的迷宫里。

看起来明明很结实,一踩就烂,居然是节腐木。

一般这样的情况下,整个人都会陷进去,许阳和陈青两个人为此吃苦不少。

您的脚还好吗?”许阳转过头,一脸担忧地站在那儿。

只觉得心底一股暖流,老实说,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脚踝居然能这么快就康复。

看起来还是太平兄弟有本事啊!

寻找那种嚼碎后敷在上面的药草真的效果显著!

所以陈青便坚定地点点头。

看到这种情况,许阳心中也是一阵安慰。

好吧,快走,我们到里边再走一段路吧。

向里面走去,于主任的脚印到这里就基本消失了。

二人不由得左顾右盼起来,站在林中一片空地上。

这时偌大的林子层层叠叠,以一种压迫的态势刺向那高天,把蓝天砍成了不规则的形状。

「太平兄弟,怎麽办?足迹也没有了,这片森林又不知道有多大,怎么找呢?”

此时陈青的语调变得十分忧心,林中犹如野兽一般,二人此时显得十分渺小。

她心里在想,别等着,连于姐姐也找不到了,二人又迷路了,那可不好。

许阳不作回答,手放在嘴上作喇叭状,声音浑厚,冲着寂静的山林大叫:“于婷言,于主任,你在哪儿?别胡闹了!”

声响从林子里冲出,飘向远方,但得到回应的却是林子里啄木鸟“笃笃笃”的叫声。

除此之外,还有些不知名的动物叫声,还没有于婷言半句蛛丝马迹。

许阳顿时惊慌失措。

他不知道于主任突然跑去哪儿了,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林子里危急万分,她又是一个姑娘家,越想他越觉得颓废。

他们俩站在那儿发着呆,突然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求救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

他们俩侧耳倾听,不行!那是于婷言的声音,很熟悉。

许阳就把脚搁在地上,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等近了一看,果然是于主任,她还穿着那件大大咧咧的外衣,此时蓬头垢面,外衣也被林中的树枝挂烂了。

此时她脸色苍茫,步履蹒跚,看见许阳后,急忙扑入许阳的怀里,瑟瑟发抖。

于婷言哭着说:“许阳,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虽然许阳对她早晨那不辞而别的心情感到十分惊讶,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出了什么事?”于婷言一脸困惑地说。您刚才呼救了吗?您找到了狼群了吗?

「不对,许阳,那是更可怕的东西,太可怕了!」

边说边于婷言的一张花容上显出一副惊恐的样子。

许阳看了不由皱眉,喃喃自语道:

“哦?有没有比狼群更恐怖的东西?真是难以想像啊。”

幸运的是,这时碰上了于主任,否则她的处境也许会更危险。

此时陈青也赶来了,两个姑娘见了,都是一脸忧伤,连忙拉起手来,一脸的仇视。

他们都转过头,盯着许阳看了一会儿。

于主任,你走吧,带我去看看有什么危险。”许阳说着,便转身向她要跑的地方走去。

于婷言一脸尴尬地说:“别这样,太可怕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许阳转过头,拍了一下胸脯说:”“于主任,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吧,不管是什么东西,至少要一探究竟。

我倒想看看这树林里还藏着什么东西,我要是不去看,晚上也许会想念它,睡不着呢。”

于婷言听了,低头沉思,叹一口气说:“那好吧,不过我们还是得小心点,那些东西,真的太吓人了。”

一路上,三个人便向于婷言刚来的地方走去。

向那边走去,只见地上被啃咬的树根十分明显,许阳心中的疑虑更深了,同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又浮现在心头。

什麽东西这么厉害?

瞧这模样,好象是被啃过一般,大有一股寸草不生之感啊!

最后,于婷言来到了他们被于婷言指出来的地方,此刻忍不住站在那里目瞪口呆。

刹那间,三人仿佛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一幕。

看见地面上并排躺着两只狼的尸体,皮肉却已被一些趴在上面赤红色蚂蚁啃光了。

即使是流过大地的鲜艳血水,也被蚂蚁们来来去去地舔食得干干净净。

蚁群的个头比往常要大一倍以上,就像排队行军的队伍一般。

他们从远处的草地上穿过,形成了一条似乎分工明确的运输腐肉的道路。

这群蚂蚁一眨眼之间就把场上处理的基本上只剩下恶狼的骨架,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

啊,这些蚂蚁是怎么吃肉的呢?

陈青指指那些蚂蚁,惊讶地对两个人说。

于婷言微微点头,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刚走到这儿,打算坐着休息一会儿,忽然觉得地面上传来一阵响声。

看到这让我大吃一惊,这些蚂蚁居然在眨眼间就把两只狼的尸体给分解了。

怕它们会爬到我身上,我就赶紧跑过去呼救。”

于婷言说完,许阳这时一脸忧虑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在确认她完好无损后,这才算放下心来,至少她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即使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她自己也不会在这荒岛上活着。

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这两个女人。

此时许阳仔细看了看那些蚂蚁,他们的食腐能力当真很强!

并且他们都是井井有条的,搬运能力也堪称一绝!

如果有人说的话,可能被他们分解成吃干抹净也就那么三分钟。

一想起这里,他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拉着两个女孩离开了现场。

三生有幸从林子里往回走,一路沉默不语,等终于走出林子,三生有幸坐在椰子树下,不停地喘气。

许阳抬起头来,看见那几个摇摇晃晃、丰满的大椰子,站起来编出一根藤绳缠绕在腰上。

没过多久,他就爬到了椰子树的枝叶下面,把一些椰子割下来扔在不远处的松土上。

下山后,他用军刀砍了几下,又像上次一样找了些空心草。

最后,三个人喝了第一口凉爽甘甜的椰子汁后,紧张的神经才得以缓解。

「太平兄弟,刚才那些蚂蚁怎么平平淡淡普通啊,太吓人了,要是被它咬了,我觉得还不如被狼咬了。」

这时许阳撇了撇嘴,猛吸了一口椰子汁,把椰子放到旁边的沙地上,声音悠悠的对两个姑娘说:

这些蚂蚁,学名叫赤蚁。

“什么?蚂蚁蚂蚁?

于婷言秀眉微蹙,许阳不由点点头,对她说:“是啊,可是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行军蚁。

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就是这样,野战时,那些士兵最怕碰到这样的蚂蚁.”

“哦,是吗?太好了,太平兄弟,你快说吧,就说说这只行军蚁,我觉得很有意思。”

喝椰子汁的时候,陈青抬头看了看,淘气地说。

“我们以前当兵时,有个教官跟我们说过。

前几天越战期间,一支美军部队接到上边的命令,说在离他们约 30 公里的一片树林里,有这支越南部队的指挥所。

最上面的命令就是让他们趁夜过去,捣毁黄龙,执行一个完美的偷袭任务。

据了解,对方部队的指挥所只有几十号人,而他们的部队却有 200 多号人。

在人数上就占了很大优势,而且美军的装备基本上都是武装力量装备。

尽管在越战早期,他们并没有得到太多便宜,但**人从骨子里瞧不起这些在热带雨林里乱跑的猴子,他们一心想用自己的高科技单兵装备来碾压它们。

因此部队便悄悄地在黄昏时分出发,但结果却是令人大跌眼镜。

一直到第二天,太阳照耀了整个雨林,却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出现在越南指挥所的附近。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呢?

据美军后来的官方资料解密,这 200 个人竟然在偷袭的路上遇到了一群赤蚁,就是今天所见到的这种蚂蚁。

据推测,他们应该是在路上撞到了蚂蚁的蚁穴,然后遭到疯狂的报复。

之后,除了几枚闪亮的金属徽章外,这些人的尸骨基本上没有了。

除了这些以外,它们似乎从未在世界上出现过。”

当许阳讲完后,空洞的目光望向远方,两个姑娘仍沉浸在他那惊恐的话语中。

我的天啊,真可怕,有两百多人,全都是精力充沛的大兵。

怎样才能让蚂蚁一夜之间吃得干净呢?没有人能找到尸体尸体。”

陈青心有余悸,于婷言也秀眉紧锁。

当她想起自己刚才看到这些蚁群的时候,要是自己没有发现,就会被它们爬上身上,那种情景真是可怕极了!

一想到这儿,她就感到脊背凉了,一阵害怕。

因此说,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岛上,一切行动都要服从命令,不要盲目蛮干,一人独飞。

否则啊,到时候恐怕连属于你的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留在这世上了。”

许阳的眼睛余光扫向于婷言,话里有话的点了点她。

于婷言听出了他的意思,这时一脸的不高兴,转过头去。

许阳看着她那美丽绝伦的容颜,心想,你这个臭丫头,受过这一教训,看你以后还敢盲目行事!

可想到她竟然会独自一人跑进了危险重重的山林里,此时他心中的疑虑又浮现出来。

正要问话时,不料调皮的陈青却是口若悬河地率先开口了。

“于妹妹,于妹妹,你怎么这么好端端的大早就跑到那里面来了?这是多么危险。

于婷言听了,此刻俏脸竟变得通红,一双美丽的眼睛在无意中打量了许阳,嘴里嘟囔着:

“我不走,留在这儿干什么?到了这儿,免得尴尬.”

因为距离很近,许阳刚好听清她的话,只觉得颇有指桑骂槐之意。

他立刻明白过来,这婆娘就是在吃醋!

但对面心地单纯的陈青,却是听得津津有味。

想着自己竟然为了赌气竟然一个人跑到林中的里边,而且还差点被那些行军蚁咬了一口,于婷言心中五味杂陈。

小说《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第 18 章 又一妹妹的出现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