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霍少,我们离婚吧》大结局免费阅读 《霍少,我们离婚吧》最新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 2021-04-06 03:48:01 1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霍少,我们离婚吧

霍少,我们离婚吧

作者:小苏

主角:沈瑶霍宗旬

APP离线看全本

《霍少,我们离婚吧》大结局免费阅读 《霍少,我们离婚吧》最新章节列表

《霍少,我们离婚吧》小说介绍

《霍少,我们离婚吧》是作者小苏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霍少,我们离婚吧》精彩章节节选:一辆色泽沉重的迈巴赫朝着公馆大门驶来。 沈瑶紧紧拽着孕检单,眼看车子就要撞向自己时,用力闭上了眼。…

《霍少,我们离婚吧》小说试读

“沈平生,你这么对待我,还不如杀了我!”她绝望的嘶吼。

沈平生在黑暗中点燃一支烟:“有霍宗旬在,我现在可不敢轻易要了你的命,但我能让你生不如死。”

沈瑶的眼角流出泪水,后脑被其中一个壮汉压制在她父亲的墓碑前,她吼到声音撕裂:“沈平生!沈家当初也待你不薄!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非要赶尽杀绝才痛快吗?”

沈平生暴怒:“别给我提以前!待我不薄?就因为我是养子,什么好处都让你爸给占了!当初我和你爸同时准备创业,结果呢!沈氏集团拔地而起,而我只能被迫放弃!沈家欠我的,太多了!”

“你**!”沈瑶嚎啕大哭起来。

带着大金链的壮汉用胖嘟嘟的手滑向她大腿内侧。

沈瑶强迫自己冷静,手开始向旁边摸索。

摸到坟边的烛台的那一刹,她一把抓起癫狂般对着两个男人的脑袋一顿乱砸,其中一个额角还被砸出了血。她趁机推开一个,撒腿就跑,像只仓皇逃窜的小老鼠。

“追!给我追回来!”沈平生急了。

沈瑶疯狂地向前跑,身后两个捂着脑袋的男人穷追不舍。

她不停往前冲,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她知道,如果让他们得逞,那她一定会疯掉!

她跑到外面的大路上,看见远处有车开来,不要命地将身子一横。

车停下的那一刹,身后一只粗壮的手臂却揪住了她的头发,紧跟着一脚扫在她腿上,扑通一下她人就跪在了车前几米的地方。

壮汉恶狠狠地说:“敢打老子的头,我看你跑哪去!”

另一个也追上来,看了眼停在沈瑶面前的车,恶狠狠警告挡风玻璃后开车的人:“别多管闲事,走你的。”

迈巴赫中,司机大气不敢喘一下的转过头,对后座的霍宗旬说:“先生,是沈小姐。她似乎遇到麻烦了。我们是离开,还是……”

霍宗旬轻瞥了下头,凝视着郊区公路上被驾住双手的沈瑶,俊朗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没有当场表态。

沈瑶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拦下的车是霍宗旬的,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抵抗那两个强壮男人的身上。

“你们放手!放手听见没有!”她真的快疯了,这些年她经历的事早已超出了她的年纪所能承受的范围。

两个壮汉一边一个驾住她的胳膊,她像条狗似的被他们在地上拖拽,正拖往旁边漆黑的小路。

沈瑶的身子在粗糙的地面摩擦,顾不上疼痛,两只脚拼命蹬着。

车灯的光就刺在她眼底,她什么也看不清。

“救我。谁来救救我!”黑夜中,她绝望的声嘶力竭。

车里,霍宗旬轻眯起眼,也不知是什么触动了自己心底的一根弦,反手抄起车上常备的一根防身定制钢管就下了车。

沈瑶已经被拖行好一段路了,当她看见路灯的光晕里,一个穿着得体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向她走来。

沈瑶怔怔的,就像看见了救世主。

刺眼的车灯强光被男人的身躯遮去。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霍宗旬,他就像神一样从天而降站在了面前,她心脏都像要停住了。

霍宗旬微耷拉下眼皮,睫毛遮住眸间起一丛丛的细火。他上前轮起钢管,一棍子就扫在个男人腿上。

那人当场扑通跪下来,站都站不起来,痛苦到五官仿佛皱到了一起。

霍宗旬的眼神瞄向另一个还牢牢抓住沈瑶的男人,很强势地说:“想滚,还是想死。”

“你谁!敢管我们的闲事!”

霍宗旬一声冷笑窜出了喉咙,猛地又抡起钢管砸在男人的后背,狠辣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壮汉的骨骼当场发出咔咔的声音。

沈瑶被这一幕吓住了,红唇一开一合,喘息声一次比一次重。

霍宗旬的动作极狠,每一次都能恰好时机在那两个壮汉试图爬起来时,毫不犹豫地又一棍子狠狠砸下去。

地上,两个加起来快四百斤的男人硬痛苦的龇牙咧嘴。

霍宗旬这时才轻翘了下嘴角,冷声问:“还想不想问我是谁?”

俩壮汉连连摆手,互相搀扶着,弓着身子瘸着腿转身就走。

沈瑶知道自己又一次死里逃生,可笑的是,她望着霍宗旬鄙夷的眼神却说不出一声谢谢。

霍宗旬随手把钢管丢地上,黑夜中金属和地面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弹击声。

他弯下腰身,一把将沈瑶拎起拖到车旁,扔进去。

“沈、沈小姐,你还好吧。”司机转头,象征性地问着。

沈瑶没回答,她瘫在真皮沙发上,轻微的喘息声无休无止。

霍宗旬坐上车,看了眼她破烂的衣衫,嘲弄地问:“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她疯狂的用手遮那些撕烂的衣服,心有余悸地倦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霍宗旬压根不信,掏出火机娴熟又霸气地在指间翻转:“别什么玩意都碰,如果实在忍不住,我养在院子的狗也很强。”

霍宗旬这张嘴辱起人来比烈酒还烧人的喉。哪怕是刚才被那两个壮汉差点侮辱,也比不上霍宗旬的话来得伤人。

她委屈地笑了出来,倔强地说:“我现在承受的这一切,无非就是想拿回沈氏罢了,你嘲笑吧,讽刺吧!还有更难听的吗?”

她的眼神太绝望了,霍宗旬见鬼一般心软下来,他目光沉沉,自己都不可置信地冒出一句:“你究竟想要我怎么做。”

沈瑶盯了他一会,坚定又急切地说:“收购沈氏,再把公司转给我。到时候你付出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全部都会还给你。我保证!霍宗旬,我向你保证!”

霍宗旬兀自琢磨着这话,似乎沈家的内斗比想象中还严重。而眼前这个小姑娘在利用他,**裸地利用。

他心头莫名卷起一丝恼怒,倦怠地合上眼皮,用激烈地话刺她:“你实在让人厌烦得很。”

沈瑶的嘴角苦涩的抽搐两下,慢慢回应:“抱歉,让你不舒服了。不过如果想早点结束这种不舒服的,主动权其实在霍先生手上。”

霍宗旬明白沈瑶的意思,用两指撑住额角,点几下太阳穴,打量她好一会才松口说:“我想想。”

他送沈瑶回到公馆,似乎没有打算留宿,倒显得君子了。可沈瑶知道他不是什么君子,至少在床上不是。

她解开安全带,瞥向他,有些好奇地问:“霍先生让我住在你的公馆,真的不是想从我这要什么回报?”

霍宗旬冷笑:“只要我愿意,你看我缺**吗?”

沈瑶看着霍宗旬,用力合上眼皮:“白小倩死了,我知道你讨厌我。你觉得我不择手段,觉得我低级**,觉得我害死了你的心头宝!不断用侮辱女性的字眼来讽刺我,好寻求你的一点点**。对吗?”

微光弱线里,霍宗旬的怒火被沈瑶点燃,他垂眼,咬肌明显地向外迸了一瞬。

他向她扑过来,怒火丛生的脸和她只有纸片距离。

‘咔擦’一声。

沈瑶身旁的车门被霍宗旬打开。

沈瑶被霍宗旬丢出车外,整个人滚到了地上。

散乱的头发遮住她的脸,透过发丝的缝隙,她亲眼看着霍宗旬的车绝尘而去。

夜色下,她委屈地咬住嘴唇,血从她殷红的嘴唇渗出来,流着眼泪笑得肆意。

这样的她,多像是一个疯子!

她对着早已空无车影的方向说:霍宗旬,我怎么会和你有过一个孩子……

小说《霍少,我们离婚吧》 第五章 你还不如杀了我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