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傅爷的惹祸小娇妻》by花非花梦

好书推荐 2021-10-13 02:28:16 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傅爷的惹祸小娇妻

傅爷的惹祸小娇妻

作者:花非花梦

主角:裴瑛傅珩

APP离线看全本

《傅爷的惹祸小娇妻》by花非花梦

《傅爷的惹祸小娇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裴瑛傅珩的小说叫做《傅爷的惹祸小娇妻》,是作者花非花梦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本是骁勇善战的女将军,因功高震主,被副将背叛,含冤而死。一朝重生,却来到现代,成为了总裁的替嫁小娇妻。丈夫重度烧伤,堂姐轮番陷害,小叔子轻薄调戏,身为将军的她忍无可忍,拾起老本行,打脸复仇虐渣渣!欺负过我的,一个也别想跑!谁知一次意外,小叔子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就是她。怨恨背叛,她决定远走他乡,某人却可怜巴巴,抓着她的手放在心口。“往这打,让你解气,让你打一辈子……”…

《傅爷的惹祸小娇妻》小说试读

傅珩不自觉捏紧了手机,“你再说一遍?”

明明男人没在身旁,贺知秋却还是感到后颈阴风阵阵。

“想让我帮忙也不是不行,总得和我说说原因。你这么冷血无情的人也会主动帮她?”

“如果我没记错,裴家还没嫁人过来,你就已经在提防着了。”

贺知秋说的是实话,裴家和傅家生意上有所重合,即便放出他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消息,那边却还愿意嫁过来。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这件事说起来复杂,见个面,我们慢慢谈。”傅珩伸手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道。

刚好没事,贺知秋又好奇得紧,于是欣然赴约。

两人约在咖啡厅,当听傅珩说明白了前因后果,贺知秋当即爆发出剧烈的笑声。

他笑得前俯后仰,几乎快要喘不上来气,不停地拍着大腿。

“你冒充云白就算了,居然还调戏自己的老婆?傅珩,你可真是好样的!”

两人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傅珩一记冷眼扫过,他们悻悻的转过头,不敢多言一句。

“笑够了吗,笑够了就停下来,别把自己给憋死了。”

“等一下!”贺知秋缓了缓,谁知又是一轮大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闷骚,你老婆也怪可怜的!”

傅珩忍无可忍,额头有青筋暴起,“贺知秋,不要挑战我的耐力。”

“行行行,我明白了!”

眼看傅珩动了怒,贺知秋见好就收,却有些感慨。

“我可以答应你,但这次你欠我个人情,可千万别忘了还。”

傅珩没说话,撇了他一眼。

“你可别假装没听见,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更何况我们只是朋友,又不是亲兄弟。你不想还也行,那就让你老婆还!”

“别把你的主意打到她身上,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贺知秋啧啧感叹,“这就护上短了?”

举起咖啡杯喝了一口,香醇的咖啡味在口腔中弥漫开,带着淡淡的回甘,傅珩心情不错。

“不是护短,我还不想让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是个嘴巴没把手的,以后见到她千万不要说漏嘴了。”

“胡说八道,我的嘴明明最严了,不过你为什么不想让她知道?”

贺知秋不明白,他怕苦,咖啡里加了不少奶和糖,正不停地搅拌着。

不像傅珩,只喝意式浓缩,苦得让人掉头发。

想起裴家的蠢蠢欲动,傅珩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裴家不待见她,但不代表她嫁来傅家没有所图,我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有意思。”贺知秋笑笑,看向傅珩的目光中带着意味深长。

这眼神落在身上极不舒服,像是内心被窥探了一般。

“你笑什么?”

“这话你也只能说给自己听听,非要我说……我看你是喜欢这个女人了吧?”

傅珩闻言一愣,扯起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我会喜欢她?简直做梦!”

他说着,将最后一口咖啡喝完,“不过是看不得一条鲜活的人命逝去罢了,你只能说我很有爱心。”

贺知秋连忙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这男人,真是学傅云白学上瘾了,油腻的味道都有了几分……

见完老友,傅珩回到家。

管家恭敬地上前接过外套,“少爷回来了。”

他微微颔首,目光看向楼上,“她回来了吗?”

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少夫人已经回来了,正在楼上房间休息呢,需要我去把她喊下来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

抬脚上楼,傅珩心里有几分愧疚,的确是他调戏在先,那就主动示个好吧。

虽然他还是怀疑裴瑛有问题,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总是要见面的,闹得太僵可不行。

“谁啊?”

裴瑛如今身手不如从前,耳力却还不错,听见上楼声她立刻猜出是傅珩回来了。

不过她与这个男人没什么好说的,语气自然不善。

“是我。”傅珩低声回应,没有人开门,他只好又敲了敲。

“给我开门。”

“为什么要给你开门?这里是我的房间,请你离开。”

想起今天他的所作所为,裴瑛就恨不得杀了这个登徒子,报复性地决定晚上前往书房再偷点东西给裴瑗。

虽然裴瑗也够恶心的,不过相比于傅云白带给她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显然就弱得多了。

傅珩看她油盐不进,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怒火,沉声道:“开门裴瑛,如果不开门,你会后悔的!”

“后悔?”裴瑛冷笑,“真是抱歉啊,我裴瑛从来都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好!”

最后一丝耐心被消磨殆尽,傅珩也不再想通知她这个好消息,就当是他吃饱了撑的吧。

很快,门外的脚步声消失不见,裴瑛也终于松了口气。

自从来到傅家,自己的丈夫没见到不说,还三番两次被这个小叔子调戏,她已经快要忍无可忍了。

要不是为了救裴臻,她绝对不会忍受这些屈辱。

如今所受到的一切,日后她裴瑛一定都会讨回来的,一定会!

于是这晚,裴瑛又送给裴瑗一份“小礼物”,可把她高兴坏了,甚至破天荒的夸了裴瑛几句。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暗色辉映下,裴瑛脸上冷意盎然。

就让她再蹦跶一段日子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裴瑛趁着傅珩还没起床就先出了门。管家让她吃了早饭再走,她却恍若未闻。

傅家不愿意帮裴臻找医生,那作为姐姐的她就必须承担起这个重任,她决定再去医院和医生商量一下。

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其他医生的联系方式,然后再去求人家。

可当来到医院后,医生的回答却让她震惊失措。

“什么,小臻转院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裴瑛心跳如雷,激动紧张的模样把医生吓到了。

“昨……昨天傍晚的事,傅先生来办理的转院手续,说是裴小姐你已经知道了,他难道没说吗?”

裴瑛懵了,昨晚傅云白是来找过自己,不过她狠狠地拒绝了……

“那小臻现在在哪?”

小说《傅爷的惹祸小娇妻》 第十章 我会爱上她?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