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家有萌妻宋倾城》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宋倾城郁庭川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2 02:18:05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家有萌妻宋倾城

家有萌妻宋倾城

作者:酒当家

主角:宋倾城郁庭川

APP离线看全本

《家有萌妻宋倾城》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宋倾城郁庭川小说阅读

《家有萌妻宋倾城》小说介绍

主角叫宋倾城郁庭川的小说叫做《家有萌妻宋倾城》,它的作者是酒当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给家中长辈治病,宋倾城算计商界传奇郁庭川。  新婚夜。  她递上一份婚后协议。  男人看完协议笑:“长本事了。”  宋倾城故作镇定的回笑:“这不是看您白天操劳,晚上得修身养性。”  众人眼中的郁庭川:有钱+有颜+有内涵。  宋倾城眼中的郁庭川:年纪大+性格沉闷+资本主义家嘴脸!  ……  【相爱篇】  某一日,郁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

《家有萌妻宋倾城》小说试读

郁庭川的坐姿随意,掩不住那身尊贵气派,修长的双腿交叠,皮鞋锃亮。

他投过来的目光很平静,却也很深远。

这样的深远,让宋倾城没由来的头皮一阵发麻。

郁庭川在那里应该坐了很久……

刚巧有侍者端着托盘路过,视线被遮挡,她不动声色的错开眼,兀自走向洗手间。

洗手间里。

宋倾城站在盥洗台前,用纸巾擦拭脸颊边湿漉的碎发,擦着擦着,动作慢下来,她定定看着墙上明亮的镜子,那里面的自己五官精致、裸妆淡雅,美貌并非是一项好事,特别是当你的财力无法与之匹配。

将揉成团的纸巾丢进垃圾桶,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腕拿掉那根固发的发簪。

海藻般的头发散落下来,因为盘过发,显得有些自然的大卷,长发虽然遮住了白净的脖颈和肩头,也将胸前裙衫上的酒渍给遮了。

比起方才清丽优雅的气质,这样的宋倾城,有了女人的轻熟风情。

……

从洗手间出来,宋倾城下意识看向过道休息区,那里已经没人,唯有积了几个烟蒂头的烟灰缸。

宴会厅里生日宴已经开始。

陆家被安排在第 20 桌,靠边上的位置。

宋倾城刚进来就看见笑得一脸灿烂的葛文娟,还有葛文娟旁边脑满肥肠的男人,葛文娟像是有所感应,朝这边瞅过来,唇边笑意不减,连带着那位刘总也转过头,瞧见一身红裙的宋倾城,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睛顿时亮起来。

“刚在说你呢,你就回来了。”葛文娟做足了好婶婶的样子。

刘总已经站起来,拉开自己旁边的椅子:“自从上次见面,我已经好久没见宋小姐,今晚宋小姐一定要陪我多说说话。”

待倾城落座,刘总像不经意地把手臂搭在她的椅背上。

宋倾城装作没看到他的动作,不说话也不示好,葛文娟看她这么不识趣,只能自己开**络气氛:“倾城,你来之前不是说有事要请教刘总,怎么这会儿又犯害羞了?”

“哦?宋小姐想问我什么?”刘总立刻接过话茬。

宋倾城微微一笑:“想问的可多了,不知道从何说起。”

葛文娟警告地拿眼瞪她,宋倾城像是没瞧见,拿过玻璃杯抿了口水。

“刘总,来,我敬你一杯。”陆锡山举起酒杯,巧妙地粉饰了席上隐隐的冷场:“祝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亲密无间、更进一步。”

刘总呵呵笑,仰头喝了这杯酒,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宋倾城。

他的视线从倾城的脸廓落向她的胸口,尔后一路往下,从平坦的小腹到她的臀部。

刘总混迹生意场二十几年,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偏偏像眼前陆家这个送上门的美人胚子实属少见,现在五官还略青涩,等日后长开了,恐怕真如她的名字,得倾了大半座南城,这么一想,他对葛文娟的‘孝敬’愈发满意。

“宋小姐这手怎么回事?”他问。

宋倾城莞尔:“不小心受的伤,没大碍。”

刘总调整了坐姿,朝倾城挨近不少,那只搁在椅背处的手也蠢蠢欲动,旁边只消一眼便能看穿这里面的门道。

葛文娟仿佛没瞅见刘总的举止,又侧头跟陆锡山低声说话,用来转移丈夫的注意力。

刘总色眯眯地盯着宋倾城白皙的颈背,暧昧的暗示:“我上个月去了趟迪拜,带回来几样珠宝,吃完饭宋小姐去我那里坐坐?”

未等宋倾城开口,宴会厅门口进来几人,哪怕他们没弄出大动静,但因为身份关系,引得宴席上的宾客纷纷向那边看。

“这姗姗来迟的总是重头戏。”刘总的感慨里带了轻哼。

宋倾城闻声抬眸,目光锁在其中那道挺拔男人身影上,一时没有挪开眼。

“恒远的老总郁庭川,我以为他早过来了,刚才还在电梯门口瞧见他,本来想过去跟他握个手,结果还要排队。”刘总自嘲地啧了一声。

桌上有其他宾客笑着搭腔:“顾家老七跟郁庭川除了生意上有往来,私底下关系也好得能穿同条裤子,况且顾家跟郁家老一辈皆军旅出身,过命的交情,一家长辈过生日,另一家肯定会到场。”

有人问:“他旁边那个就是顾家老七吧?”

那边,郁庭川跟顾政深已经一边说着话一边去了主桌。

热闹看完后,生日宴又恢复如常。

“来。”刘总往杯中倒上酒,举着送到宋倾城跟前道:“俗话说得好,美人争劝梨花盏,今儿个宋小姐在侧,让我这个俗人也享享这美人恩。”嘴里说着话,另一只手已经搂上宋倾城的腰肢。

“……”宋倾城面色沉静,攥着水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陆锡山张嘴想说什么,葛文娟却在桌下及时拉住他的手,面上笑着迎合刘总:“刘总这说的什么话,你敬倾城这杯酒,那是抬举她这个小丫头片子。”

“是么?”刘总得意的挑眉。

与此同时,主桌那边。

顾政深跟人寒暄了几句,转回头发现郁庭川看着某个方向,跟着望过去:“在看什么?”

“随便看看。”郁庭川收回视线,把半根香烟按进烟灰缸里。

当他再抬起眼望去,恰好看到女孩被身边的男人搂住细腰占便宜,整个晚宴只有她一人穿的红色,在他进宴会厅的刹那,已经注意到角落里的宋倾城。

小说《家有萌妻宋倾城》 第 14 章 姗姗来迟的总是重头戏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