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楚颖南宫辰小说全文

好书推荐 2021-04-06 03:03:17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作者:折耳懒猫

主角:楚颖南宫辰

APP离线看全本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楚颖南宫辰小说全文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小说介绍

主角是楚颖南宫辰的小说叫做《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它的作者是折耳懒猫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甜宠+马甲+虐渣+男强女强】她是被家人从农村接回的乡下丫头,他是毁容又耳聋的家族弃子。一场家族联姻,将两个被嘲笑的人捆绑在了一起。某人说:“我老公身子弱,说句话都要大喘气。”后来,某病秧子以雷霆手段将家族企业吞噬殆尽,达到了权力巅峰。…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小说试读

第 10 章

“这……”楚颖惊讶地伸手捂住了嘴巴,“这餐具质量有点差啊。”

看着那断成两半的餐刀,南宫瑞顿时面色一沉。

“今晚的主厨是谁?马上让主厨来见我!所有负责厨具采买的人员名单马上给我列出来,明天太阳升起前我不想看到那些人再出现在南宫家。”

南宫瑞突来的怒火吓了所有佣人一大条,之前故意刁难楚颖的大婶更是吓地瘫坐在了地上。

“大少爷不要啊,负责厨具采买的是我老公,他丢了工作我们一家就要喝西北风了!”瘫坐在地上的佣人跪在地上不断对南宫瑞磕头。

但换来的却是南宫瑞狠狠一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楚颖冷眼看着被南宫瑞一脚踹在地上的佣人,默默侧过头去。

就在这时楚颖发现,她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盘切好的牛扒,而南宫辰面前却只有一份蔬菜沙拉。

这是特意切给她的吗?

楚颖错愕地看着动作优雅的南宫辰,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南宫辰清冷的声音便飘了过来。

“我怕胖。”

有红色从南宫辰耳尖蔓延开来,他虽一直垂眸吃着蔬菜沙拉,但楚颖却觉得他这副模样甚是可爱。

吃过饭后南宫辰就带楚颖离开了,从老宅返回【辰居】已是深夜,楚颖洗漱过后正想上床睡觉,房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阿颖!有件事想拜托你。”

楚颖拉开门时就看到正抱着一个风筒站在她门外的方然。

“我可能吃坏东西了肚子疼得厉害,你能不能帮我去给二爷吹个头发,拜托啦!”方然说完将吹风筒往楚颖手里一塞,便一阵风似地跑远了。

楚颖愕然地看着那被塞进她手里的吹风筒,只觉得它如秤砣般坠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楚颖叹了一口气后迈步向南宫辰的房间走了过去。

南宫辰的卧室的门并未关上,楚颖敲门而入时就看到那个端坐在床边的清冷男人。

男人的头发湿答答的,甚至水珠还有从发梢滚落掉在了床上。

“那个,方然肚子疼,所以让我过来……”

“嗯。”南宫辰脸上的表情很淡,看那模样似乎是默许了方然的私自决定。

楚颖去浴室拿了条毛巾想给南宫辰擦拭头发,但床边的南宫辰却坐得笔直又沉稳,楚颖努力伸了几下手,却仍是够不着南宫辰的头发。无奈之下她只能脱了鞋子爬上床。

楚颖擦拭头发的动作非常温柔,那轻按着南宫辰头皮的动作是力道刚好的恰到好处。鼻端再次飘来一阵淡淡的药香,嗅着那宁神静气的味道,南宫辰那刀削般的清冷侧脸竟慢慢柔和了下来。

男人的乌发发质柔软就像上好的绸缎一样。楚颖弯腰给南宫辰吹后脑勺处的头发时下意识嘀咕出声:“想不到你这人脾气这么差,发质竟这么好。”

她料想着南宫辰听不到,所以说起话来自然毫不忌讳。然而她话音刚落,南宫辰清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你刚刚说什么?”

南宫辰突来的声音吓了楚颖一大跳:“你不是听不到声音吗?”

惊讶加重了楚颖的呼吸,原本轻轻喷洒在南宫辰耳边的气流突然加剧,但南宫辰却心情颇好地勾起了嘴角。

“我只是失聪,不是失去五感,你说话时的气流那么重,我能感觉不到吗?”

自幼失聪令南宫辰的其他感官更为敏锐,楚颖说话时的气息虽属平常,但对南宫辰而言那已经足够他感受到一个人在说话。

楚颖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从床上跳下来,但南宫辰却不打算就这样让她离开。

“说,你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南宫辰伸手紧扣上楚颖的手腕,将她的手臂牢牢压在了被褥上。

“我说。”楚颖有些无语地看了追根究底的南宫辰一眼无奈开口:“既然我们都是两家联姻下的牺牲品,那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蚱蚂,作为你名义上的老婆,只有你好过了我才能好过。

你的耳朵既然不是先天失聪,那就一定有治愈的可能。

你让我帮你看看耳朵吧?或许有办法能够治好。”

楚颖的话令南宫辰本已平静的面容瞬间寒气暴涨,脸上横亘的伤疤也因这股寒气而变得森寒。

“治好我的耳朵?”南宫辰冷笑:“敢来管我的事情?楚颖,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我不想治耳朵,也不想听见任何声音!”

南宫辰寒戾的面容又变回了初见时那个脾气超坏的男人,冷厉而森寒,但楚颖却在那嘲弄的讥笑里看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脆弱。

楚颖深吸一口气,不断在心里跟自己强调南宫辰是个残疾人士的事实。

冷静、冷静,不要和一个病人置气。

闭眼平息了下心底不断翻腾的怒火过后,楚颖突然伸手拉住南宫辰的手臂,将他反按在了大床上。

楚颖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南宫辰错愕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时楚颖已扒开了他身上宽松的浴袍。

“楚颖你要干嘛!”南宫辰话音刚落被感觉背上传来一阵酸麻的刺痛。

“你身体太弱了,就算不治眼睛也得加强下个人体质。现在给你扎这几针是强身健体的,待会我再给你开几个食疗方子,以后让阿姨按方子上的药膳给你做饭吃。”楚颖说着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下:“你喝的茶水也需要彻底更换一下。”

楚颖的自说自话令南宫辰更为恼怒,他想撑坐起身,但背上的酸麻却令他无法如愿以偿。力不从心的无力感令南宫辰只能怒声冷斥:“楚颖我刚刚的话你是没听懂是吗?我的事你凭什么在这指手画脚的。”

楚颖轻揉上南宫辰那发质柔软的半干头发,轻声笑语:“就凭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你这么不爱惜身体,如果有一日你英年早逝,我可不会给你披麻戴孝,更不会为你守活寡。”楚颖温软的声音就像在安抚一只炸毛的哈士奇般:“二爷,我会照顾好你的,但你要乖一点啊。”

楚颖的话令盛怒中的南宫辰呼吸一窒,背上的酸麻似乎透过穴位直入心脏。奇怪的酸麻从心头蔓延开来但他却并不反感。

南宫辰的沉默令楚颖误以为他的态度已经有所软化。她收回了扎在他背上的银针,正准备将他扶起来时,南宫辰却一个翻身将她反压在了被褥上。

“楚颖,你为什么选择联姻?楚家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甘愿嫁给我这个聋子。”

小说《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第 10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