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新书《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小说全集阅读 阮莺秦仞小说免费精彩章节全文

好书推荐 2021-10-11 05:32:58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

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

作者:奈奈喵百万

主角:阮莺秦仞

APP离线看全本

新书《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小说全集阅读 阮莺秦仞小说免费精彩章节全文

《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阮莺秦仞的小说叫做《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它的作者是奈奈喵百万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他背负血案秘密,为他挨下两刀……阮莺爱秦仞四年,以为只要努力,迟早能捂热他的心。直到被他的情人整得流产,阮莺终于看破,亲手结束了这段婚姻。她的爱热烈,她的离开决绝。……秦仞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举着戒指跪在阮莺面前求她再嫁一次。而这个女人装模作样的思考了半个小时,风轻云淡的丢给他两个字:不嫁。…

《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小说试读

喜欢秦仞四年,为了成为他的妻子,她废寝忘食,努力突破极限将自己变得优秀;因为成了他的妻子,她背负骂名将血案真相掩埋在心底。

四年的努力和爱,膝盖这么一曲,便彻底变成了笑话。

阮莺回到浅水湾,在次卧洗完澡便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在精神极度疲累的时候,人总是很容易困乏。这大概也是身体趋利避害的一种选择,倘若清醒着,她如何面对这样的伤痛呢?

她睡到天黑,被秦仞的电话吵醒。

阮莺伸手接了。

“在哪?”秦仞的声音平直、没有感情。

“房间。”

“三分钟内,我要在主卧看到你的人。”秦仞冷淡的说完这句话,率先掐断了电话。

他又想干什么?

阮莺起身去了主卧,推开门,男人坐在床边,正在解腕表,好像准备在这里休息。

他拍了拍身旁的床,“过来。”

房间只有床头的一盏灯开着,光是暖色调,也许正是这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暖意,秦仞的面色平静,目光平和,看起来颇有耐心。

阮莺看着他的脸,觉得很割裂。

怎么,白天发生在她身上那样的屈辱是一场梦吗?他不是恨她恨得要死吗?怎么又用这样温和的表情看着她?

她久久没有动作,秦仞等得失去了耐心,起身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将阮莺整个包围,她挣扎了两下,但没有用。秦仞把她抱得很紧,还低头在她发间轻轻嗅了一口,“洗过澡了?”

阮莺心里的恐慌越来越甚,她想起跟舅舅去谈客户的那天,他也是这样把她抱在怀里,然后说出了可怕的话。

她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你放开我!”

秦仞用了个巧劲让阮莺摔倒在床上,紧跟着覆了上去。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阮莺耳畔,她睁大了眼睛,身体气得颤抖,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大叫:“滚开!!”

秦仞单手制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抚上她苍白的脸,深沉的目光看着她,“不喜欢?”

阮莺冷笑,“我恶心!恶心!”

“你不喜欢,我就喜欢。”秦仞嘴角扬起一个冷酷的浅弧,手从阮莺睡衣下摆伸了进去。

他一点也不急躁,堪称温柔,甚至低头在阮莺额头落下浅浅的一吻,仿佛恋人之间的温存。

“你还有其他什么喜好?”低缓的声音也如同情人低语。

阮莺紧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秦仞掐住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问你话。”

阮莺冷冷看着他,“喜好?我喜欢你去死!”

秦仞的脸色一沉,手下用力掐得她秀眉紧皱,却仍不服输的看着他。

“真是可惜,这个愿望你得落空了。”秦仞的手在她身上慢慢下滑,到膝盖处,指头往下一按。

阮莺发出痛苦的哼声,白天跪在他办公室,膝盖已经青了。

“喜欢自由、不喜欢跟我做……”秦仞的手指在她膝盖上缓缓按着,“还有什么?”

阮莺咬唇紧闭着双眼,可秦仞的声音依旧清晰的响在耳侧:“你喜欢的我要一一捣碎、你不喜欢的我要你反复品尝。所以你最好给我点新乐子,否则你这身体可经不起我玩。”

阮莺睁开通红的眼,她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哭干了,可依旧有泪珠大颗大颗滚出来,“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

秦仞牙根紧咬,两年前姚仪的命,一个多月前他的命……这张脸长得真好,无论做了什么亏心事,都看起来是那样纯净、无害。

他猛地将阮莺的睡衣扯开,俯下身在她脖颈上撕咬。

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上升,阮莺大叫:“你滚开!!”

她毫无反抗空间,秦仞的动作渐渐急躁起来,可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响了。

宋雪然。

“秦仞……我好像发烧了,好难受……”

“我马上过来。”

秦仞起身去了浴室,过了一会出来已经穿戴整齐,临走前他看了眼蜷缩在床上的阮莺。

期限?嗤!她有什么资格跟他要期限。

……

第二天阮莺去了舅舅公司。

舅舅一见她就说:“丫头,是不是秦仞帮的忙?有时间你约他出来,舅舅请他吃饭!”

阮莺的手一抖,笔在纸上画出扭曲的线条。

“舅舅,这事的确跟秦仞有关系,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她没有明说,然后转移了话题,“以后和所有公司的合作都要严格流程,舅舅,我们一点空子都不能给人钻。”

她在“一点”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阮莺花了三天时间在舅舅公司里和他一起规划流程,把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都拉了出来。这三天秦仞没有回浅水湾,她终于得到片刻的喘息。

这天她从舅舅公司回来,在一楼沙发上看到一件女人的细带背心,黑色短款。

阮莺用指尖把它提起来扔进了垃圾桶,这衣服她见宋雪然穿过。

所以,她是来示威的。

用这件衣服告诉她,她宋雪然如今在秦仞这里的权限已经突破到可以登堂入室的地步,甚至说不定跟秦仞在这张沙发或他们主卧的床上滚过。

阮莺没有上楼,直接驱车去另一个城区的市中心,进了一家律所。

“拍到对方什么程度的出轨照,可以顺利起诉离婚?”

律师对她解释了一番,并告知拍出轨照一定要合法才能做为证据使用。

“我请你们帮忙收集我丈夫的出轨证据,包括图片、录音、聊天记录等。财产分割多少无所谓,重点是一定要能起诉离婚成功。”

别墅门口安装有摄像头,阮莺临走前扫码和手机联通了,她把监控调出来,看了一会找出宋雪然和秦仞共同出入的片段,截图发给了律师。

监控视频里秦仞和宋雪然没有任何亲密接触,无法用作证据。

阮莺淡淡一笑,“我不清楚他目前只出轨这一个,还是出轨多个,你们拍到多少算多少,这个女人应该是他近期最爱,可以重点观察。”

她把秦仞的具体信息告诉对方,而后回了浅水湾。

阮莺检查了一下,沙发看起来很干净,她对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感到非常可惜,否则可以送到医院查验后作为证据之一。

小说《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 第 11 章 起诉离婚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