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布衣神婿》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唐昊苏嫣然小说

好书推荐 2021-04-06 02:53:14 8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布衣神婿

布衣神婿

作者:中发白

主角:唐昊苏嫣然

APP离线看全本

《布衣神婿》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唐昊苏嫣然小说

《布衣神婿》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布衣神婿》是中发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型的小说,主角唐昊苏嫣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当天又冒出一个女人要和我结婚,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布衣神婿》小说试读

因为我爷的坟被人挖开了!

我来到坟前向那个大红棺材里看了一眼,心里顿时暴怒:棺材里我爷的尸体经被人撕的七零八落,满棺材腐烂的碎肉和着血水散发出一股呛人的腥臭味,熏得我头脑发蒙!

我怔怔的看着那些碎肉,整个人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真的是那个女人操控黄皮子弄死的我爷,那么,现在对我爷做这一切的人很可能也是她,她和我爷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此刻,我心里再也没有了娶她的想法,我要杀了她!杀了她给我爷报仇!

我哭着用双手重新埋好我爷当即大踏步向村里走去。

站在村口,我拼尽力气嘶吼了起来。

可是,任由我怎么叫喊,她就是不出现。

“昊哥,嚎什么呢?”

康大鹏的声音忽然响起,我转头看去,就看到了灰头土脸正从村里走来的他。

我不由一怔:“你怎么在这儿?”

“来找你呗。”

“找我?”我不由皱起了眉头。

我一直呆在村口,他要找我易如反掌,他怎么会出现在村里?

难道是在我去后山埋我爷的时候来的?

那也不对啊,村子就这么大,我下来这么久,又喊了这么久,他怎么可能听不到?

这么久的时间他去哪了?这一头的灰头土脸……

难道是他挖了我爷的坟,怕被我发现就躲进了村里?

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念头就如野草一般在我心里迅速疯长起来。

“你在骗我!”

我阴沉着脸沉声说着,手里已经捏了住了一张惊雷符。

“昊哥,你别冲动,”康大鹏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符有些不情愿的从背后掏出了一本书尴尬的笑了笑:“我的确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收到天机楼的消息说你爷很可能留下了一本书,我是专程来找这本书的。”

“这是……”我接过来看了一眼,顿时震惊了起来:“《葬经》?!”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爷竟然还有一本葬经!

葬经明明就在我身上,怎么又冒出一本葬经?

我颤抖着手试着翻动,竟一下子就翻开了。

看着扉页上一行朱砂写下的红字,我顿时恍然明白了过来。

“葬者,藏也,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

这是一本讲丧葬风水秘术的书,这应该是我身上这本葬经的补充版本啊!

怪不得我身上这本葬经没有有关风水知识的讲解呢!

这是瞌睡了送枕头啊!

既然她不肯出来跟我谈,那还有什么好谈的?

有了我爷这本书,说不定我就有办法利用我爷引到苏家的龙气来镇压苏嫣然身上的邪祟,至于会造成什么后果,谁在意?我就是要找她出来!

“你从哪找到的?”我把书收起来淡淡的道。

“哎?大哥,这好歹也是我找到的,你怎么……”康大鹏哭笑不得的看着我:“我这半晌的地老鼠不是白做了么?”

“啥意思?”我不由一怔。

“你跟我来看看就知道了。”

康大鹏拉着我就向我家院子走去。

来到院子里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竟把整个院子掘地三尺,到处都是泥土!

我觉得就算他是从今早就开始翻院子,到现在能把院子翻一遍也是不容易了,应该是没机会去挖我爷的坟当即迟疑了一下:“你为什么会想到来这里找这本书?”

“如果我说我想拿去卖钱你信吗?以你爷的江湖地位,这本书至少也能卖个一两千万……”

“谁要买?”我顿时皱起了眉头,会不会是想买这本书的人掘开的我爷的坟?

“一个神秘人,我在赌场遇见的,是个女的,贼有味儿的女的!然后我就从天机楼买了消息专程来这里找的。”

康大鹏说起那个女的就两眼放光的道。

“带我去见她!”

我脑海中再次闪过了那个女人的样子连忙道。

“你这是要吃独食?我……”康大鹏哭笑不得。

“我爷的东西我绝不会卖,哪来的吃独食?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那房子送你了。”我淡淡的道。

“真的?”康大鹏大喜。

“真的。”我郑重的点头道。

我打算把房子给他有两个目的,第一,我曾听到他说是为了房子才接近我,既然他打的是房子的主意,那我把房子给他,看他还会不会继续跟着我,如果不再跟我了,那就说明他真的是为了房子,对他的戒心可以稍微放松。

第二,那房子已经被那个两次想弄死我的家伙盯上了,我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先躲躲为妙,所以,那房子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好,车就在外面,咱们现在就走!”

康大鹏立刻兴奋的拉着我向村外而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让我玄气飞速进阶的大水潭跟着他向外面走去。

上了康大鹏的车,康大鹏就发动车子飞速向洪城而去。

我则打开了后排的阅读灯,掏出我爷那本葬经看了起来。

果然,我很快就找到了关于用龙气镇压邪祟的办法,当即就沉浸其中,默默背诵起来。

没多久之后,我们就在盛世大酒店外停了车。

康大鹏带着我来到酒店的负三层我才发现这里是一个规模不小的赌场。

在赌场里转悠了好久,康大鹏疑惑的看向了我:“奇怪,她每天都来,今天怎么会没来?”

“你在骗我对不对?”我冷声道。

“这才一天不见你就从炼精化气第一阶段进入第二阶段了,你这么恐怖的修炼速度,我敢骗你么?”

康大鹏无奈的苦笑道。

再次听他一口道破我的境界,我顿时皱起了眉头,有种赤身暴露在他面前的感觉。

“不信啊?不信你去调监控,看看到底有没有我说这个人!”康大鹏见我不说话立刻道。

“赌场会让我调监控吗?”我轻哼道。

“别人也许不会,但你可以呀。”

“为什么?”我心里微微一动。

如果赌场真的让我调这个监控的话,至少我可以从监控里看出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那晚我在山脉顶上看到的那个女人不是?

小说《布衣神婿》 为什么?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