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布衣神婿唐昊苏嫣然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好书推荐 2021-04-06 02:51:28 1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布衣神婿

布衣神婿

作者:中发白

主角:唐昊苏嫣然

APP离线看全本

布衣神婿唐昊苏嫣然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布衣神婿》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布衣神婿》是中发白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昊苏嫣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当天又冒出一个女人要和我结婚,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布衣神婿》小说试读

老头裂开嘴,露着一口大黄牙对着我桀桀的笑着,灯光闪烁之下显得阴森又恐怖。

我赶紧后退了两步颤抖着声音道:“你是谁?咋进来的?”

“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要属于我了。”老头嘴里发出一道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的阴冷声音缓缓向我走来。

豆大的汗珠子顿时从我额头上滑落下来。

我赶紧转身就向门口而去。

可是,我的手落在了门锁上却怎么也打不开门。

我当即向一旁的房间跑去。

“砰!”

关上了房间门,我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赶紧转头看向窗户。

我打算从窗户中跳出去,可是,想起刚刚上电梯的时候苏嫣然按下的是最后一个按键,我的心一下子就慌了。

这可是三十楼的顶楼,这要跳下去不得摔死?

“跑啊,怎么不跑了?”

桀桀的笑声再次响起,我顿时大吃一惊:老头子竟如鬼魅一般再次出现在了我身后!

我看向门口,发现早已被我锁死的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当即就再次向门外跑去。

“回来……回来……”

仿佛叫魂一般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我瞬间就觉得心烦意乱起来。

眼看着我的身体竟身不由己的往后退,我索性一咬牙调动了全身的玄气到手上,猛然回头向他冲了过去。

老头显然没想到我敢回头,不由有些意外的一僵。

我趁着他愣神的功夫,一拳打在了他脸上。

“彭!滋滋……”

他的头瞬间被我打歪,脸上还冒着火花。

我看着自己的拳头惊呆了,我没想到我的拳头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竟然是玄阴之气!看来我是小看你了!接下来,我不会留手了!”

老头脸色阴冷的扭动了一下脖子,他的头瞬间恢复了原位,抬起手,仿佛钢爪一般的手指就向我的心脏刺来。

我顿时大惊,想要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噗呲!”

他的手刺入了我的胸口,可是,我却没感觉到疼。

我俩诧异的对视一眼,同时低头看向了我的胸口。

我的胸口此刻竟冒出了一阵诡异的红光!

“啊!”

一团烈火顺着老头的手向他胳膊以及全身蔓延开来,老头身上冒着黑烟发出了一道凄厉的惨叫。

“我还会再来的!”老头发出最后一道怒吼,下一刻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我震惊的扫视已经重新恢复照明的整个房间,发现老头确实已经不在了赶紧掏出了藏在胸前的葬经。

看着微微发散着红光的葬经上正在缓缓恢复原样的指印大为惊奇。

看来,这不单单是一本书,它还有更多的秘密等着我去发现呀!

有了这来历不明的邪门老头突然造访,我说什么也不敢睡了,干脆就继续研究起葬经。

第二天一早门果然被敲响了,只是,来的人却不是她,而是苏成东!

“你来干什么?”我皱起了眉头。

“听物业的人说嫣然带回来一个男人,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个废物,你怎么还有脸来?”苏成东轻哼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立刻针锋相对。

是苏嫣然请我来的,不是我自己要来的,他凭什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你……”他的脸忽然一红继而呵呵笑了起来:“这房子还不错吧?”

“还行。”我淡淡的点了点头。

上下两层,足有四百平米,采光良好的复式房,还是在高档小区,怎么也得大几百万了,这要是不行怎么算行?独栋别墅可不是人人都住得起的。

“那我也不绕弯子了,今晚我家有一场宴会,只要你在宴会上主动提出放弃和嫣然的婚约,这房子就送你了,这可是你这辈子都买不起的房子啊!”他呵呵笑道。

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等老子学会了风水术立马就毁了你家的地气!

我心里冷哼一声正打算回怼他两句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送上门的钱都不要,不是傻子是什么?

“立刻过户。”我轻哼道。

“不错,你还不是太傻。”他哈哈笑了笑:“房本一会儿就让人给你送来,你等我电话!”

说完,他转身就走。

他走后,我冷笑一声也出了门,向路人打听了一下哪里有纸扎店之后就直奔纸扎店而去。

昨晚那个老头真的是把我吓坏了,虽然我现在的玄气还不怎么厉害,可画点傍身的符应该是没问题了,我必须要找地方买些东西多画些符准备着。

只是,我跑了四五家纸扎店之后心里满是沮丧。

因为那些店都只是普通人开的,根本就没有我需要的东西。

时近中午,我已经饥肠辘辘,抬头忽然瞥见纸扎店门口就有一家黑底白字,名叫八宝斋的古色古香的饭店就走了进去。

只是,一进去我就不由一怔:这条街的人不少,又是大中午,可却根本没人来吃饭,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小伙子,有什么事儿?”一个看起来七十来岁的白发老头笑呵呵的走了出来。

“来这儿能有什么事儿?当然是吃饭了。”我苦笑道。

“不好意思,我们这儿白天没有饭。”老头笑眯眯的道。

“啊?”我不由一怔:“白天不卖饭你开啥饭馆?”

老头笑而不语。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向门外走去。

“小伙子稍等。”老头忽然叫住了我。

“嗯?”

“老朽看你印堂发黑,邪气缠身只怕性命堪忧啊!”

“老先生您是……”我心里不由一震。

能一眼就看出我现在的情况,还开这种邪门的饭店,九成不是一般人!

“金口一张断生死,六爻一出谁争锋。”

“您是麻衣神相何须问何先生?”我顿时大喜。

小说《布衣神婿》 何须问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