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最新章节目录

好书推荐 2021-04-06 02:49:53 7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

作者:山楂果酱

主角:陆雪微顾承继

APP离线看全本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最新章节目录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陆雪微顾承继的书名叫《山河宠:毒妃她很狂》,本小说的作者是山楂果酱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一世,她所爱之人,为之付出一切的人,终背弃了她。而被她算计陷害之人,却为她收尸埋骨,一捧热血一腔深情。死后,她才知,这一生竟是一个错!重生归来,她医毒无双,心如冷刃,可唯独对他,倾尽所有的柔情。陆雪微:顾承继,为你而死,我心甘情愿。这一世,你是我的男人,而我的男人,我自会宠着!先帝之子,秦王顾承继,外人都道他冷血无情,心狠手辣。可唯独对她,所有的狠都变成了不忍………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小说试读

陆雪微吃了一惊,又见顾承继冲她招手,便偷摸跑上前去。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他道。

陆雪微愣了愣,“怎么做?”

顾承继看着陆雪微,脸上竟露出嫌弃之色。

“静姨娘,求你快走吧!别来折磨我了!”陆二又一声惨叫。

陆雪微当即大悟,冲顾承继点了一下头,而后掐着嗓子道:“我化成厉鬼,特来取你狗命!”

“啊啊啊……不是我害你啊!”陆二崩溃了。

“你没害过我?”

“我……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既知错了,便到我跟前赔罪吧,我饶你!”陆雪微说完这句,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陆二能上当吗?

正当她怀疑的时候,顾承继突然搂住她的腰,带她飞上屋顶。惊魂未定之时,陆雪微见陆二从屋里跑了出去。

陆二自诩文人雅士,最重仪表,可此时却披散着头发,衣服乱七八糟,简直像个疯子。

“为何?”她不由回头问。

“半个月。”顾承继淡淡道。

陆雪微沉思片刻,便就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了。陆二被这纸人吓了半个月了,因是害姨娘的凶手之一,本就心虚,尤其那东西废后精神状态又极差,刚才她一开口,他终于崩溃了。

半个月?

难道一早他就知道她爹没死?还暗中配合她的计划……

“那你这半个月都在陆家?”

顾承继不语,带着她从房顶下来,而后退开两步,似嫌脏一般掸了掸衣角。

陆雪微:“……”

上一世,那个爱她至死不渝的人呢?

“回敬。”他道。

“什么?”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飞掠而去。

陆雪微不由叹了一声,自行领会吧,反正这人不肯多说一个字。不过一想也就明白了,应该是她救他命根子的回敬。

戏台搭好了,陆雪微忙往西院去了。

她过去的时候,陆二正跪在静姨娘尸体前忏悔。

“是我强你,对不住你,可万万没想害你命啊!都是母亲和陈氏,她们想霸占西院,所以逼死了你。”

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这陆二都说了,旁人拦都拦不住。

“求你别杀我,我给你磕头!磕头!”陆二哐哐磕头,这惊吓可受大了。

“哎哟,疯了!这老二是疯了!”老夫人气急败坏道。

“可不是呢,大哥,你可别信他的话,他是因为……因为那事废了,所以脑子都乱了,他说的都是臆想出来的!”二夫人试图掩饰道。

陆昊身子晃了一下,脸色突然一狠,上去一脚踢飞那陆二,把人踢到墙上,直接撞晕了过去。

“哎哟,相公啊,快救人啊,都出血了,大老爷要杀人啊!”二夫人急喊着扑到陆二身边,抱着他嗷嗷大哭起来。

“老大,你这是……”

“母亲!”陆昊看向老夫人,脸上带着极度的痛楚,“您便是这样对她们母女的?”

“那你让娘如何?”老夫人一指指向陆文,“杀了这混子?他可是你亲弟弟!”

“所以您就逼死了阿静!”陆昊忍着痛问。

“她虽是妾,不过是家里的奴才,怎可与你二弟比!”老夫人别开脸道。

“母亲!她是我娘子!”陆昊大喊一声,“在她遭受了这般……这般不堪后,您难道不该是心疼她,帮她?”

二夫人气急道:“保不准是她耐不住寂寞!”

“二婶儿!”陆雪微从门口走来,“留点口德吧,小心遭报应!”

那二夫人看到她,不由吃了一惊,不过随即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爷白日一直在调查静姨娘的事,问过了家里所有的下人,眼看纸包不住火了。她便撒了谎,说是老夫人不舒服,让他去城西请李郎中。

那李郎中年事已高,已经不出堂了,不过他儿子是大爷手下的人,还是要给面子的,也就只能他去。

还有陆雪微,她也让女儿给哄骗走了。

等西院空了,她和老夫人忙带人赶来,想趁着他们父女不在把静姨娘的尸体埋了。反正人埋了,事了了,只要她们不说埋在哪儿,凭的大爷如何查,便是查到什么,也没有对证了。

届时老夫人一闹,大爷还真能为了一个死人不顾自己亲娘?

这事便只能以大化小!

可刚出门不久的人,突然又回来了。她还纳闷,再看陆雪微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便知是她给大爷通了信儿。

“阿微,你还要闹么,是不是逼死你二叔,你才甘心?”二夫人指着陆雪微大喝。

陆雪微苦笑,转而看向陆昊,“爹,你可看到了,竟是女儿要逼死二叔?这帽子,凭的她们乱扣啊!”

陆昊脸色一冷,“看来母亲和二弟一家果真是当我已经死了。”

小说《山河宠:毒妃她很狂》 第 11 章 妾,不过是家里的奴才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