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安云溪陆希尧小说 《婚不逢时安云溪》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好书推荐 2021-10-11 02:16:21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婚不逢时安云溪

婚不逢时安云溪

作者:糖不苦

主角:安云溪陆希尧

APP离线看全本

安云溪陆希尧小说 《婚不逢时安云溪》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婚不逢时安云溪》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安云溪陆希尧的小说叫《婚不逢时安云溪》,本小说的作者是糖不苦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们的婚姻,来自于一纸契约。她为他生孩子,他替她救出父亲。安云溪扮演着最合适的角色,成为最合格的妻子,藏着最深刻的爱恋。直到她的父亲被他心爱的女人害死,那个男人却安慰着罪魁祸首……一场车祸,她消失在他的世界,再见是她一身华裳和另一个男人的订婚宴……“安云溪,是谁允许你去勾搭别的男人!”男人冷凝邪肆,步步紧逼。她淡笑,“陆少,协议已失效。”…

《婚不逢时安云溪》小说试读

第 10 章同床异梦

“什么意思?”陆希尧冷凝着脸。

安云溪轻笑了一声,“没什么意思,我累了,想睡觉了。”她的语气淡淡的,没由来的让陆希尧心中一阵气闷,但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他板着脸点了点头。

两人像是陌生人一般,收拾完,躺在一张床上。

安云溪拢了拢被子,被沿盖过了眼睛,她整个人缩了进去。

这算不算同床异梦?

天色渐亮,陆希尧看着身边睡着的人,安静温婉。只有她睡着的时候,他们之间才没有争锋相对的火药味。看着她微微皱着的眉间,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抚平,但在半路缩了回来,盯着她的脸,神色不明。

他起身,动作比平时放慢了几分。

等安云溪醒来的时候,她的手触及到身边的位子,已经凉了。她苦笑了一声,拿出了手机给宋韵发了一条短信,让她去行政给她请假。随后便起了床。

她认认真真地收拾好了自己,脸上化了淡妆遮住红肿,穿上一条嫩绿色的裙子,看着镜子中像是少女一般的自己,她嘴角勾起,弯了弯。

陆希尧给她配过车,只是平时她都不开。她拿着钥匙,坐进车里面,抿着唇发动了车。

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别墅,往江城监狱而去。

江城监狱坐落在郊区,她的父亲安乾在一年前入狱,树倒猢狲散,整个江城没有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但是一直坚信自己父亲是被诬陷的,到处奔波游走,直到遇到了陆希尧……

“这边走,他在等你……”狱警给她带着路。

安云溪点了点头,走过拐角,推门进去便是待客室。

隔着玻璃,她看到了安乾,那个从小护着她长大的男人,他像是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再也没有了指点江山的安氏总裁的模样。她觉得喉间酸涩,一时间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看到他拿起来电话,她立马走过去,接了起来。

“安安……”安乾看着自己的女儿,微微扯起了笑脸,“你怎么来看我了?”

安云溪别过脸去,长发遮住了她的表情。她咬着牙忍住哭声,强撑着平静,“爸,我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我很高兴。你最近过的还好么?希尧对你好么?”安乾的脸上笑意不减,像是狱中生活并没有给他造成半分的心理负担一样。

安云溪犹豫地点了点头,扯起来笑容,“他对我很好,就像以前一样。你不用担心我了,爸当时一定是有人栽赃你的是不是?”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中满是心疼。她的爸爸不应该在这里,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安乾叹了一口气,“安安,之前的事就不要再追究了,只要你过的好,其他都不重要了。”

“爸!我不许你这么说,我一定要救你出来。”

“诶,安安。不管当年怎么样,但是最后签字是我签的,这点是逃不了的,爸爸不是出不来,再过十年我就出来了,现在你就和希尧好好过日子。”

“不,我不要。”她忍了那么久,终于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有在安乾面前,她还是那个爱哭爱闹的小女孩。

十年多长!十年能改变好多事了!这个世上,她只有安乾一个亲人了。

“好了!”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严厉,“现在回去,不要再追究我的事情了。”

他想了想,又放缓了声音,“安安,只要你过的好,爸爸也会开心的。乖,现在就回去。”说完,他便站起身来,无意会客。

“爸……爸爸……”安云溪敲打着玻璃,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带着哭腔,“爸爸……”她无助地像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哭。

就算是陆希尧再怎么冷漠恶劣地对待她,她都没有哭过。但是安乾的一句话,就能让她心理防线全部崩塌。她吸了吸鼻子,将脸上的眼泪抹去。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

出了监狱,掌心握着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安云溪看到这个号码,心里一瞬间似乎又升起来一丝希望。

小说《婚不逢时安云溪》 第 10 章同床异梦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