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我在地府当团宠小说免费阅读 红豆沈静柔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0-10 04:40:36 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我在地府当团宠

我在地府当团宠

作者:回马抖枪

主角:红豆沈静柔

APP离线看全本

我在地府当团宠小说免费阅读 红豆沈静柔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在地府当团宠》小说介绍

主角叫红豆沈静柔的书名叫《我在地府当团宠》,它的作者是回马抖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纸扎店都卖什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指阴宅,破煞气,可以……降妖除魔抓鬼,没问题……趋吉避凶招桃花,小意思……同行上门圈堂口,砸场子?那咱们只能敲香炉,喊家长,拼爹从来没怂过!地府全员群殴你,我们的信条就是,能动手不哔哔!…

《我在地府当团宠》小说试读

原本准备睡到自然醒,好好享受一下悠闲人生的红豆,在被昨晚死皮赖脸跟进来的沈静柔踹醒第三次的时候终于暴起,一脚把那个还在吧唧嘴的死女人给踹到了地上。

“哎呦,我靠,地震了么?”顶着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睡眼朦胧的有点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昨天因为缠着红豆讲抓姨奶奶的过程所以睡得比较晚,现在惊醒又点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红豆没好气的起床穿衣裳,才不会承认认识叫她踹下去的,不然就沈静柔这个性子,非要叨叨她整整一天不算完的。

开门出去院子里面,三舅姥姥正坐在堂屋门口搓玉米粒,看到红豆出来就笑着问道,“丫头起来了啊,饿了不?舅姥姥给你俩整早点去。”

看了眼手机,红豆有点不好意思,来这里几天,天天都是到快中午了才起来,叫三舅姥姥看笑话不是,想来自己也不是个多贪睡的,到了这里确实天天觉得睡不够。

“三舅姥姥您别忙乎了,这都快中午了,您就别管我俩了,一会我们上姨奶奶那边吃饭去。”农村办白事都是请了厨子做大锅饭的,帮忙的随礼的,都是在这边一起吃喝,要一直到故人下葬之后,再吃喝一顿才算真的完事了的。

红豆坐在一边也拿了两个玉米学者三舅姥姥的样子在手中相互揉搓着,不一会一双手就被搓得有些红,丝丝拉拉的疼,三舅姥姥赶紧拿掉红豆手里的玉米,“这个活你们细皮嫩肉的怎么做得来,快放下,这个和舅姥姥说说话就好。”

院子里娘俩在阴凉里说着闲话,天南海北的东扯西拉的侃大山,沈静柔好半晌才从屋子里面打着哈欠,身上像叫卖肉的剔了筋一样,跟没有骨头一样晃到院子里,还打了个大哈欠,勾出不少眼泪,叫那边的娘俩看的嘿嘿直笑。

说曹操曹操就到,说道杀猪的剔了沈静柔的骨头,这会跑进院子的还就是昨天那位黑胖子,叫什么李大胆什么的那个屠户,大热天的跑得满身满脑袋的汗,身上的膘都随着他站在院里的身子像果冻一样上下抖动。

后面跟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说起去抓诈尸的姨奶奶之后,直接不知道猫哪个老鼠洞里去的阴小西。

李大胆看到坐在阴凉处的红豆,就一副看到亲妈的表情,冲过来就要拉红豆的胳膊,叫红豆一下子避开,还顺手拿了两个玉米防身,“站住,你要干嘛,有事说事,别动手。”

沈静柔也一副突然醒盹一样,一脸防备的站到了红豆的身边,两丫头都是打架的好手,红豆更是体校武术队的,两人默契的都在心中合计,倾两人之力能不能放倒这个黑胖子。

“那个,大师,大先生……你别误会,我老李是来找大先生出手救救我的。”说着李大胆这三百多斤的坨子,像个好孩子一样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不敢动了,生怕红豆误会什么,再不救救自己,就真是死定了。

还是三舅姥姥最后出来打圆场,办了几张小凳子叫大伙有事坐下说话,还给大伙张罗了几碗早上熬的放了冰糖的绿豆汤解暑。

阴小西知道昨天自己临阵脱逃的事情做得不漂亮,这会倒也没舔着脸凑上来说话,鸟悄的坐在一边喝绿豆汤,红豆也懒得搭理他,就这个阴小西,要是生在战-争年代,头一个当汉奸就是这块料。

黑胖子艰难的扁着肚子,坐在小凳子上,看的红豆都要为三舅姥姥心疼一下她家的小板凳了,这黑胖子三两口灌完绿豆汤,舒服的长处一口气,才和红豆他们说起这次过来的目的。

“红豆大师,阴小西和我说你是个有大本事的,叫我这个事找你肯定行,昨天我也看到你是怎么三两下就抓到张老太太的,那真是……跟电影里的大侠一下,嘿嘿!”这胖子不会夸人,但是说话到还是中听,倒是这个阴小西怎么什么事里面都有他。

被点名的阴小西陪着笑脸,对红豆带着几分讨好和小心翼翼说道,“内个,我昨天晚上就是紧张,总想上厕所所以……您别见怪啊!”

红豆无语了,这上厕所跟你昨天晚上撂挑子有一毛钱关系么?

“昨晚上后半段可是我替你安排的。”行业里有规矩,不能接别人半道上的活,那样跟翘行市是一个性质的,也会担不必要的责任,所有有些必须提前说清楚。

“是是是,您老受累,一切都安排的既是细致,有劳有劳。”有了阴小西的这句话,算是这件事晴人家记恩没记仇,事后有什么意外也和红豆没有关系,红豆想要的也是这句话。

阴小西看红豆没再拿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事,就知道是不跟他计较了,这才长出口气,这位小姑娘自己算是见识了,今早回来张家,昨天的事情也了解了大概,还亲自看了张老太太尸身上的那几张镇尸符,写的那叫一个漂亮,就知道这是碰到有真本事的人了,今天这不才有了带着求救的李大胆找上来这个事情。

喝完最后一口的绿豆汤,红豆帮着三舅姥姥收拾了几人用过的碗,放进厨房,才叫三舅姥姥推了出来,还超黑胖子那边努努嘴,示意别吊人家胃口了,看那人都急出汗了。

红豆很想说那些是热出来的汗,但是看黑胖子一脸的焦急样,也就没再为难,问道,“说说你怎么个事吧,拍马屁的话可以省略了。”

口气虽然还是不算热络,但是也看出同意帮忙,至少愿意听他都说些什么,黑胖子的脸上才带上一丝放松,刚才真怕这位姑奶奶因为阴小西的事,迁怒到自己身上。

“大师,昨天我家有点不对劲,我怕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黑胖子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脸上现出几分惊恐,吞咽了好几次口水,才冷静下来继续说道,“昨晚上回家之后睡下没多久,我就感觉我婆娘坐起来了。”

“原本我以为要上厕所啥的,就没在意,翻身继续背对着她睡觉,谁知道她就跟神经病一样一个人对着窗户外面笑,您是不知道啊,大半夜屋里没点灯,乌漆嘛黑的她就像是在和窗子那边的一个人说话一样,一会说什么那里真好啊,这么漂亮,一会根看到多高兴的事情一样,嘻嘻哈哈的就笑,我不瞒您说,当时我就感觉我从尾巴根那通了电一样,刷刷的这一身汗毛都站起来了。”

黑胖子绘声绘色的说着昨天晚上他回家后的恐怖经历,中间缓口气的时候,沈静柔还在一边催他,“后来呢,后来咋样了?”

连一边的红豆都看不下去,沈静柔这把别人的亲身经历当成鬼故事在听的这股子兴奋劲,暗中踹了她一脚,叫她收敛一点。

黑胖子明显沉浸在昨天晚上的恐惧中不可自拔,身子都抖了几下,红豆眼尖的看到他露出的黝黑皮肤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然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起来开了屋里的灯,装着担子问她大晚上的干啥不睡觉,我婆娘就跟听不见我说话似的,还是那样看着窗户那边一个劲的有说有笑。”李大胆继续说着昨天晚上的事情,现在他觉得哪怕说出来有人能听听都能减轻自己的恐惧,“后来我家毛子被声音吵醒了,本来是要找娘的,可是这回居然超我爬过来,还有点害怕的问我,爸爸,窗户那里坐着的阿姨是谁?”

小说《我在地府当团宠》 第十七章屠户家夜惊魂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