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苏宁灵溪小说全文

好书推荐 2021-04-06 02:02:08 2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作者:苏皖

主角:苏宁灵溪

APP离线看全本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苏宁灵溪小说全文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是苏皖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宁灵溪,内容主要讲述:杀猪匠不杀五指之猪。守村人不守有庙之村。风水师不点邪龙宝地。接生婆的双手必须用公鸡血洗。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规矩。这些古老而神秘的规矩当真只是形式化?如果我告诉你有些规矩不可破,破了就会死人,你信吗?…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小说试读

第 18 章

足足维持了五分钟,波及整栋别墅的气浪逐渐消失。

道姑女子抹去额头的汗水看向二楼,那里,五彩霞光隐隐绽放。

比起之前的波澜壮阔,此刻更像奇珍异宝出世引起的天地异象。

好在这等异象只在别墅里,外人无法察觉。否则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惹出轩然大-波。

“睡在二楼的男子是谁?”道姑女子放下心来,眉宇间满是欣喜之色。

灵溪脸颊绯红道:“我,我徒弟。”

“你都收徒了?”道姑女子似有不信道:“收徒这么大的事,怎么从未听你说起呢。”

灵溪心烦意乱道:“哎呀,我慢慢跟您解释。”

而后,灵溪将我被恶灵缠身的事一一坦白,包括我妈抛夫弃子跟了陈玄君的往事,都一股脑抛了出来。

道姑女子惊叹道:“这么说,他,他是陈家那女人的儿子?”

“对。”灵溪给道姑女子重新泡了杯热茶,小声道:“我哪知道他身怀真凰命格,若是这样,我也不会让他喊我师傅。”

道姑女子神情玩味道:“不碍事,又不是真正的师徒,算不得禁忌。”

灵溪被羞的眼眸滴水,恨恨道:“奇了怪了,苏宁的妈妈曾是真凰命格,就算血脉遗传也应该传给苏童鸢呀,怎么会落到他身上。”

道姑女子沉思了一会,开口道:“昆仑古籍记载,真凰命格确有遗传之说,一般而言,这种命格只会出现在女子身上。”

“可即便是这样,血脉遗传的可能性也是极小的,更别提出现在男子身上。”

“只能说你运气好,命中注定渡过红鸾劫。”

道姑女子眼露精光道:“你想想,十一年前陈玄君为何要带走她们母女,而不是光带走苏宁的妈妈。”

“您的意思?”灵溪赫然顿悟道:“陈玄君心怀鬼胎,他也在赌苏童鸢是否有一线可能血脉继承真凰命格。”

“对,就是这样。”道姑女子冷声道:“陈玄君找到苏宁妈妈的时候,这个本是真凰命格的女人已经被苏宁父亲这样的普通男人破了身子变成假凤。”

“假凤命格虽说同样罕见,却不及真凰命格十分之一。”

“你想想,若是苏童鸢血脉继承了真凰命格。陈玄君借助其命中气运,那时候的陈家又该怎样?”

灵溪呼吸絮乱道:“贵不可言,贵无可贵。”

“不错,起码中州这块田地是养不起他陈玄君这尊大佛。”道姑女子一言点透道:“借助真凰气运只是其中之一,第二,陈玄君邪蟒命格,蟒若化龙必先成蛟。”

“这些年他吞了苏宁的妈妈不少气运,命格化蛟即将完成。”

“一旦其命格变成邪蛟,那么他下一步的动作就该是化龙了。”

“苏童鸢不过是陈玄君为自己命格化龙提前准备的赌注。”

“赌赢了自然最好,赌输了他也不亏。”

“这男人,野心大的可怕。”

道姑女子脸色沉着道:“你以后要防着点,千万别让他发现你和苏宁的命格,不然他千方百计也会对你们动手。”

灵溪不屑而笑,寒光乍现道:“就凭他?”

道姑女子起身坐回沙发,平缓道:“别大意,妖狐的绰号可不是白来的。”

灵溪乖巧应下,跟着问道:“师叔,为什么苏宁的真凰命格会在今日爆发?以我的本事竟然无法提前察觉呢。”

道姑女子将拂尘摆于一边,傲居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他十二点之前还是十八岁。”

“十八为一坎,分两个九。”

“九为极,两个九为大极。”

“大极之后必将归一。”

“真凰命格落于其身,隐藏十八年后自是不甘再隐。”

“幸好他来了这里,幸好他遇见你。”

“否则真凰命格接引天地,所发生的异象万众瞩目。”

“到那时,想借助他命中气运的人可就多了。”

道姑女子面色凝重道:“当年你真龙命格开启之时,是掌门师兄亲自出手为你遮掩天机,瞒蔽旁人打探。苏宁这边亦是如此,待他体内篁阴之气接引天地完成,你必须为其遮掩。”

“我会的。”灵溪望向二楼,似星辰璀璨般的眼眸里闪过丝丝雀跃。

道姑女子如释重负道:“你红鸾劫解,掌门师兄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

灵溪俏皮的耸起鼻子,含糊道:“还不一定呢。”

道姑女子笑意莫名道:“世间还有看不上你的男子?我可不信。”

“师叔……”灵溪羞涩难当,连忙撇开话题道:“您早上就走吗?”

道姑女子沉吟道:“我会在此逗留三日,确保苏宁命格天机没有外泄,如此我方能安心回昆仑。”

灵溪感激道:“多谢师叔为我护法。”

……

中州,陈家,豪华别墅三楼。

凌晨三点,灯火通明。

身着明黄绸丝睡衣的陈玄君站于落地窗前,眉头紧锁,目光悠长。

他个头很高,起码有一米八以上。

因为常年健身养生,使得他看起来很年轻。

明明快五十岁了,相貌上却如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英俊健壮。

他带着金丝镶边眼镜,鼻梁高耸,气质文雅。

在他的身后,一位身穿灰衣道袍的年迈老者盘膝坐地,手握暗青色龟壳,轻摇晃动,神色庄严。

“哗。”

古币落地,发出清脆悦耳之声。

陈玄君耳垂轻动,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薄凉开口道:“怎么样了?”

道袍老者没有回应,静静望着身前三枚古币掐指凝算。

半晌,他起身说道:“对方身边有高人坐镇,天机遮掩,无法推算出具**置。”

陈玄君垂落的双手蓦然紧握,气息粗犷道:“确定那是凰阴之气?”

道袍老者轻走几步,确定道:“不会错的,确确实实是凰阴之气。”

陈玄君不再说话,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根雪茄自顾点燃。

他吸的很快,腾云驾雾,雾气缭绕。

映照着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庞,气氛有些诡异。

道袍老者出谋划策道:“虽说推算不出具**置,但凰阴之气接引天际之时,对方显然和我们一样不曾事先预料。所以暴露了大概方位,在中州西南方向。”

陈玄君眺望落地窗外,漆黑的眸子似无聚焦。

道袍老者焦躁道:“你到底怎么想的?心中可有什么计划?”

陈玄君随手将燃烧过半的雪茄丢在地上,以赤脚踩了上去,寒声道:“我能怎么想?又该有什么计划?”

“中州西南方向,这种毫无概念的方位等同没说。”

“我要的是确定,不是大概。”

说着,他充满戾气的打了个响指:“红鱼,童鸢那边如何?”

房间内,一位身穿旗袍的曼妙女子躬身出现道:“童鸢小姐自和灵溪大师吃过年夜饭后就回来了,并未外出,也无异象。”

陈玄君挥了挥手,示意对方退下。嗓音落寞道:“赌了十一年,果然还是赌输了。”

道袍老者晒然笑道:“当年你执意要带她回来,我当时就告诉你了,她能血脉继承真凰命格的几率不到千万分之一。如今输了,也不足为奇,意料之中的事。”

陈玄君心有不甘道:“邪蟒化蛟,我只差最后一步。”

道袍老者喟然而叹道:“温水煮青蛙,天命气运急不来,也不能急。”

陈玄君手扶落地窗叶,双眼紧闭道:“玟萱的假凤命格气运这些年被我吸食了六七成,这女人和我同床共枕了十一年,早已不是当年桃山村的乡下村姑。有些事,她心如明镜。”

道袍老者讥讽道:“便是当年,她也不是你眼中的傻子。”

陈玄君咳咳笑道:“那又如何?她要钱,我给她钱。”

“陈家一半的家业都在她手上,以此换取她命中气运。”

“她想为桃山村的野种铺一条光明大道,我就给她这个机会。”

“钱?身外之物罢了。”

“只要我能成就真龙命格,大夏大地,我主沉浮。”

陈玄君说到这,紧闭的双眼砰然睁开:“真凰命格那边还需你多费心,想尽一切办法帮我确定她的身份。”

道袍老者勉强应道:“我会尽力的。”

陈玄君摆手送客。

道袍老者捡起龟壳和地上的三枚古币独自离开。

房间内,静若寒蝉,声息全无。

陈玄君站了很久,久到角落里燃烧的安神香彻底熄灭。他似梦呓般轻声呢喃道:“红鱼,夫人那边睡了吗?”

身穿旗袍的曼妙女人再次出现,如影随形道:“夫人早就安歇了。”

陈玄君狠狠吐了口气,似要将心中的烦恼一吐而空。

他当着旗袍女人的面脱掉身上绸丝睡衣,斜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道:“苏家那个野种也来中州了?”

名叫红鱼的旗袍女人径直走到陈玄君的身前,跪地为他捏脚松骨道:“来了三天了,如今已是灵溪大师的弟子。”

陈玄君谑笑道:“还真是祖坟冒青烟呐。”

红鱼媚态尽显道:“据说是童鸢小姐暗中相助。”

“恩,不奇怪。”陈玄君抬起右腿架在红鱼的肩膀上,兴致盎然道:“怎么说也是亲姐姐嘛,出点力是应该的。”

红鱼眼含秋水道:“四爷等了这么多年,当真舍得让童鸢小姐认祖归宗?”

小说《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第 18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