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十七岁封王宁北苏清荷大结局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6 01:21:14 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十七岁封王

十七岁封王

作者:无良道长

主角:宁北苏清荷

APP离线看全本

十七岁封王宁北苏清荷大结局在线阅读

《十七岁封王》小说介绍

主角叫宁北苏清荷的小说叫《十七岁封王》,是作者无良道长所编写的都市兵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本布衣,年十八,而封王!  他名,宁北!  十年北境塞外声,待宁北荣归故里,回京这日,他要杀三人………

《十七岁封王》小说试读

第 17 章

这一幕让宁沧海,眼神流露出深深忌惮。

一粒药让残废十三年的人,眼见就能从轮椅上站起来,怕是举世难寻。

但这东西出现在宁北身上,让宁沧海愈发觉得,当年追杀的七岁小男孩,在今晚归来,绝对是回来复仇的!

宁北推着轮椅:“妈,以后腰疼就吃一粒!”

燕归来欲言又止,这药宁北必须留一颗保命。

秦蕙兰封好小玉瓶,塞入宁北手心,嘱咐说:“这药肯定很珍贵,你留着!”

宁北笑了笑,母子间没有过多相让。

在宁北眼中,无形中让秦蕙兰服药,根本不难。

一枚药丸,足够秦蕙兰身体消化三天。

三天内,有极大几率站起来,若是不行,那就再吃一枚。

秦蕙兰脸色微红,小声说:“老宁,你推我去卫生间!”

“啊,好!”

宁沧澜一愣,赶忙推着轮椅过去。

不是秦蕙兰事情多,而是玉瓶中的丹丸,可帮常人洗骨伐髓,排除自身杂质,强筋壮体,固本培元。

所以秦蕙兰需要去卫生间,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

“白枫!”宁北提了声。

西陵侯郭白枫立即会意,言称也要去一趟卫生间。

可宁北薄唇微动,声音凝丝成线:“遇到不利者,格杀勿论!”

郭白枫轻轻点头,知道该保护谁,更知道该杀谁!

谁敢对宁沧澜夫妇不利,在郭白枫这里便是杀无赦。

宁家有人低声不屑:“这家人事情还真多,来了不带礼物,尽是些拉屎撒尿的屁事!”

一句话落下,宁北双手背后,步伐如风,身影一晃来到二十米外!

这速度未免太骇人了!

瞬息间来到二十米外,是人力能做到的?

啪!

宁北抬起左手,手背落在瘦弱青年脸颊上。

一巴掌凌空将人抽飞,牙齿尽皆掉落。

这举动等人回过神,发现人已经倒地昏迷,一巴掌抽个脑震荡。

惹得宁家子弟大怒:“宁北,你未免太放肆了!”

“这里是宁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大伯,咱们宁家真容这个废物弃子,在这里大闹吗?”

宁家年轻人眼神恨不得喷火。

宁沧海皱眉:“小北,你有些过分了?”

“过分?抱歉,更过分的在后面!”

宁北谦逊淡笑,举止有礼,漫步走向宁家深处,留下一句话:“未见宁辅国前,我不想拔刀,所以没杀你!”

结果宁沧海愠怒:“你想做什么?”

“欲要灭你宁家满门,如何?”

宁北止步回身,一句话让全场寂静。

好狂的一句话!

天空飘零的小雨,仿佛更加急骤。

故意降低存在感的中原战刀张中原,华北猛虎慕臣不经意间,手放在了腰间刀柄上。

只需布衣一句话,他们敢做持刀人,铁血荡平宁家。

将其从汴京抹除的一干二净!

周围宁家人更是惊怒,没想到宁北这般狂妄,没等他们开口。

宁北谈笑间,已经走到宁家深处。

对于这里一切建筑,宁北当然熟悉,这是他曾经的家!

当年宁家内争,源自两位老爷子的反目,源自宁家第二代子弟家主继承人的问题!

宁家两位老爷子,老大宁辅君,就是宁北的亲爷爷!

当年也是宁家的当家人,膝下四子,被誉为宁家四龙,皆是人中龙凤。

老大宁沧澜,宁北的父亲,当年宁家第二代年轻人中的领军人物,能力出众,犹如汴京城的启明星,耀眼夺目!

不出意外,家主位必然属于宁沧澜。

可第二位老爷子,便是宁辅国,宁北的二爷爷。

他不愿意了!

宁辅国想要扶持他的大儿子,也就是宁沧海,便暗中勾结外人,在十三年前掀起一场骇浪。

宁辅国这老东西借助外力,逼死他的亲大哥,杀了宁北的二叔和四叔!

当年三叔远在北境,戎装加身,未被波及。

宁北被送往北境,也正是有其三叔相护,才平安长大。

所以宁北说过,此次回京,首杀三人。

第一人就是宁辅国!

宁家因为内争,生生造就一代镇北王。

今日宁北王归来,只为复仇!

血海深仇啊!

爷爷惨死,父亲被暗中打压,十三年受尽屈辱,忍气吞声,男人的尊严被宁家践踏的一文不值!

宁北的二叔和四叔,自幼待宁北如自家孩子!

可却丧命于宁辅国一脉手中!

宁北布衣舞动,脚踏水洼,污水四溅,轻声喃喃:“此仇不报,我宁北枉为人子!”

宁家庄园最高的建筑,七层圆形建筑,又叫明堂,是宁家接待贵客的地方。

这种建筑,当年还是二叔亲手设计监督完工的!

重回故地,让宁北在门口,沉稳大喝:“宁家宁北,恭祝二爷爷福寿无涯!”

一句话如同虎啸,让热闹的明堂大厅,陷入死寂!

宁北这个名字,平日里都没宁家人敢提,可今天不仅提了,人还来了!

明堂来祝寿的人,都是贵客!

七豪门的代表人物,都在这里祝寿,还有宁家第三代杰出人物。

无一例外,都在明堂!

百人齐聚明堂,眼睛齐刷刷看向门口。

明堂高位,银发老翁高坐首位,面色红润,笑容缓缓消失!

当年那件事,在宁家就是禁忌,没人敢在宁辅国面前提。

宁北阔步进门,七尺身躯,俊秀挺拔!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不敢出声。

宁辅国缓缓开口:“好一个少年郎,好一个福寿无涯,不愧是我宁家儿郎,就是有胆量,这祝词我收下了!”

就在一旁,站着一位西装青年,他姓梁,名少龙,携重礼来祝寿,也是为了提亲。

他就是梁家大公子!

梁少龙淡笑:“你就是宁北啊,不知礼数,后辈子弟拜寿,怎么能不跪!”

一席话勾起不少人嘴角笑意,冷冷看向宁北,简直不知死活。

宁家一直想要斩草除根,抹杀掉宁北这个隐患,现在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还自讨其辱。

燕归来懒散瞥去:“你算哪根葱!”

“我叫梁少龙,谈不上又有名,但在汴京提起我的名字,旁人多少都需要给我几分面子!”梁少龙有几分傲气。

哪知道燕归来鼻孔朝天,歪头瞥去:“没听说过!”

小说《十七岁封王》 第 17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