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魔主狂婿》莫武靳玉凤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好书推荐 2021-04-05 02:21:35 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魔主狂婿

魔主狂婿

作者:八杯茶

主角:莫武靳玉凤

APP离线看全本

《魔主狂婿》莫武靳玉凤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魔主狂婿》小说介绍

《魔主狂婿》是作者八杯茶所著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魔主狂婿》精彩节选:主角:莫武靳玉凤;八年莫武前冤枉入狱,开始灰暗地狱般的生活。妻子、女儿是他心中唯一的光明,支撑着他一步步建立魔神阁,站到了权势、金钱、地位的巅峰。再次归来,他要洗净八年前所有的冤屈、屈辱,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往后余生,莫武不会再让妻女受一丝委屈………

《魔主狂婿》小说试读

“放你的狗臭屁!这房子是我妈给我做结婚新房的,我可是花了十万块从靳玉凤手里买的,你特么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你特么给我滚!”靳晨如果一个被揭伤疤的疯狗,冲莫武咆哮着。十万?莫武侧头看着靳玉凤,看着她脸颊两行清泪,浑身颤抖,神情激动。八年前,这套别墅的市价就超过了八百万,现在至少翻了三倍,靳晨只花了十万,就从凤儿手里买了?用膝盖想,也知道这里边有问题。这时候,小梦朝着莫武大声道:“叔叔,是小梦生病需要钱,外婆和小舅骗妈妈,让妈妈把房子卖掉的……”“住嘴,你这小杂种!”靳晨面色狰狞的冲小梦怒吼。小梦吓得浑身一颤,缩紧脖子,躲在了靳玉凤身后。“小杂种?你居然叫你的外甥女小杂种!“莫武眼中闪过一道猩红,狂暴气势狂涌,抬腿向靳晨走去。靳晨身边的年轻女人,不屑道:“不是小杂种,那会是什么?!一个骚**老妈,一个杀人犯的爹,这个小杂种还不一定是谁的种呢!”飒!莫武身影一晃,便已经到了靳晨两人满面。啪啪!他右手抬起,快如闪电,一巴掌抽在靳晨脸上、又一巴掌抽在旁边女人脸上。靳晨连退几步,牙齿崩裂,脸上**辣的刺痛,瞬间肿了起来。旁边的女人更是凌空被抽飞,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她是莫武跟凤儿的女儿,你们再敢说她一句小野种,其就撕了你们的嘴。”莫武冰冷的目光,紧盯着靳晨两人,仿若要刺头两人的灵魂。靳玉凤抬头看着莫武,心中却是一阵震动,很感动,也很害怕。这个想莫武的男人,从出现又在保护、维护、帮助自己。但现在他打了靳晨,等下母亲回来,肯定会发火。靳晨一手捂着半边脸,牙齿崩裂的嘴角,一股鲜血流出,看到一旁摔倒的女人,着急的跑过去喊道:“珊珊,你没事吧,珊珊,你别吓我啊!”被叫做珊珊的女人,醒来,一脸痛苦的看着靳晨:“老公……我我,我耳朵听不到了,啊,好痛!”“妈的,你个狗东西,敢打我,敢打我的老婆,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靳晨捂着脸颊,冲莫武一声怒吼,随后拿起电话叫人。“妈,你在哪呢?你儿子、儿媳被人打了,是靳玉凤带着一个野男人来的,就在我家!她要不是你女儿,我就叫豹哥带人弄死他们了!”靳晨抓着手机怒吼。吵闹声更大了,这时里面厨房的门打开,一个穿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靳鸿文,靳玉凤的父亲。他一脸疑惑的走来,正准备说什么,结果一样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莫武。瞬间,他彻底傻眼了,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看着莫武。“你是……阿、阿武?!”靳鸿文还没说完,啪嗒一声,手里锅铲,直接掉落在地了。莫武看着岳父鬓白的双鬓,震惊的神情,却没有开口。靳玉凤则拉着小梦快步到了靳鸿文身前,压低声音道:“爸,你不要乱喊,他不是阿武。”吱呀!外面突然传来汽车,停车的声音,随后一阵急促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很快大门推开,穿着一身豹纹裙的风韵犹存的妇女大步进来。妇女便是靳玉凤的母亲,田丽珍。她身后,还跟着两名身材壮硕的小区保安。田丽珍怒气冲冲的进来,看了眼莫武的背影,有看到儿子、儿子红肿的脸,还带着巴掌印。最后,冰冷的目光落在了靳玉凤脸上。“靳玉凤,你爸好心叫你们母女来吃饭,**的,居然还带人来打你弟弟,**的到底俺的什么心!”田丽珍气得不行,一口一个他妈的,说完才想到,自己这好像是骂了自己。但是也不重要了,看到自己宝贝儿子被人揍了,她酒气的不行。骂完,便一脸担忧的朝着靳晨两人走去,心疼的说着:“儿子啊,你有事没啊,快给妈看看,你被打成什么样了。”“妈,我跟你媳妇都快被人打湿了!都是靳玉凤这没安好心的人臭女人,故意带人来报复咱们!”靳晨仗着自己母亲,指着靳玉凤嘶吼道。

小说《魔主狂婿》 第 7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