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韩诗席慕辰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好书推荐 2021-05-26 01:54:50 2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

作者:小轻

主角:韩诗席慕辰

APP离线看全本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韩诗席慕辰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小说介绍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是小轻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亿万总裁的替婚妻》精彩节选:被继母陷害被迫嫁残疾,刚出虎穴又进狼窝。MMP 打不过我跑还不成。韩诗连夜跨上机车奔往国境,追兵无数之下撞上了违停的高级商务车,不得已躲进车内,得已见到了让人一眼误终身的席慕辰。“虽然你违停害我撞车又差点被抓,但看在你让我躲进车里的份,我们两清。”男色虽然好看,但保命要紧,韩诗偷瞄着男人一脸正色地道。“你说两清就两清,来人带走。”韩诗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云里雾里的就过上了没羞没臊让人宠上……

《亿万总裁的替婚妻》小说试读

韩诗走向秦诺诺。

“诺诺。”

“你来了,快坐快坐。”秦诺诺仿佛是见到救星,特别热情地拉韩诗挨着她坐下,又指向对面的男人道:“司昊铭,那谁你知道的。”

韩诗一脸好笑,有这么介绍人的?

男人笑容和熙,也没计较秦诺诺说了什么,或者是他早就习惯秦诺诺的这种说话方式。

他看向韩诗微微点头:“你好,我是诺诺的未婚夫。”

“你好,我叫韩诗。”

韩诗笑看着秦诺诺:未婚夫哦。

秦诺诺吐了吐舌头:并不是很想承认。

“经常听诺诺提起你。”

司昊铭的声音很低,说话时带着一点笑意,比起席慕辰的冷淡,这声音简直是如沐春风,让韩诗体会到什么叫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瞧瞧这素质简直是吊打某碰瓷的恶人。

“是吗,她都说我什么了?”

司昊铭看向秦诺诺嘴角微弯:“说你很厉害会骑机车,还拿过很多奖。”

“并没有,诺诺才厉害,她可是我们学校……。”

“韩诗。”秦诺诺在桌子底下掐她一把,威胁地瞪着她。

司昊铭低笑出声:“嗯,我知道她厉害,从小学习好长得漂亮,琴棋书画没有她不会的。”

“是。”

韩诗忍笑,看着秦诺诺: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未婚夫说的。

秦诺诺满面通红,完全受不了司昊铭这种毫无下限的肆意夸,不太自然地打断他:“你不是说要请我们吃饭,饭呢?”

“韩小姐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司昊铭抬手叫来服务生。

“不……。”韩诗不用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又被秦诺诺掐一把,真狠,估计得青了。

“嘿嘿……小诗你别客气,他有的是钱不坑白不坑。”秦诺诺压着嗓子道。

“哦,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

“诺诺你太好了,爱你。”韩诗伸手抱住秦诺诺还没来得及收拢就被对面的男人抬手挡开。

“韩小姐,诺诺有我一个人爱就够,就不劳你费心。”

“……。”一时兴奋没控制住声音,被听到了好丢脸。

只是这说的是什么神仙表白话……也太那啥?

韩诗笑眯眯:“不费心不费心,我就说说,没想跟你抢人。”

“韩诗。”

秦诺诺整张小脸通红通红,瞪着韩诗:还没吃就被收买,塑料姐妹情?

韩诗眨眨眼睛:哎哟,放心吧我站你这头的,这叫打入敌人内部你不懂。

司昊铭心情大好:“真想抢也没关系,反正抢不过,诺诺只会是我的。”

好霸道总裁的口气。

“谁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这饭还吃不吃了?”

秦诺诺红着脸瞪着眼,急了。

“别气别气,吃饭吃饭,反正他跟我一样也只能说说哈……。”韩诗小声哄道。

司昊铭哭笑不得。

一顿饭下来,秦诺诺基本上没给司昊铭什么好脸色。

男人倒是耐心,不急不燥该夹菜夹菜,该表白表白,那温和的态度看得韩诗很是佩服。

绝对的真爱没跑。

回学校的路上。

“诺诺,我倒觉得这位司少挺好的,你为啥不喜欢?”

“我也觉得魏少挺好的,你为什么会不喜欢?”秦诺诺瞪她一眼。

韩诗被怼得一梗,翻着白眼道:“那不一样好不好,你们是从小订下的婚约,魏勋看中的先是韩家再是我,而且他对我什么态度你也看到了。”

秦诺诺蹙眉:“学长是有点不讲理。”

“哪里是不讲理,简直就是霸道,我没跟他在一起都这样,在一起后可想而知。”

“哦。”

“哦什么哦,说你跟司少的事,到底为什么不喜欢人家,给姐妹透给底行不行?”

“怎么,你看上了?”秦诺诺挑眉。

被韩诗追着打了一顿,“没良心的小东西,我这是担心你好不好,司昊铭摆明了是非你不娶,你就打算一直这个态度下去,我跟你说像司少这么好的男人,这世界上怕是要绝迹,你要真把人给气走,有得你后悔的。”

“唉……就是因为他太好,我才不敢。”秦诺诺叹气。

“别说傻话,你也好有什么不敢的。”

“不说了不说了,烦。你晚上住宿舍?”

“你呢,要回去吗?”韩诗问。

“你要住宿舍我就不回去,陪你。”

“那你还是回家,总不能一个暑假都跟我住宿舍,再说……我晚上不住宿舍。”

韩诗看着秦诺诺,这事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

“住哪?昨天带走你那人家?”

“嗯,我同意赔他们钱,以后可能会长住那里。”韩诗越说声音越小,特别的怂。

“你大爷的,这事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下,一千万说赔就赔,你就没想过报警。”

“没用的,昨天你也看到,连魏勋跟韩家的人都不敢惹的人,你觉得我这小胳膊能拧得过他们大腿,再说……。”

“再说什么?”秦诺诺眉头拧成一团。

“再说他们只要钱又没伤害我,而且比起韩家我倒觉得那里挺安全的。”

“啧啧……你这什么想法,不过讲真对方到底什么来头,我昨天听魏勋说什么席少,不会是席家的人?”

“不会是席家的人。”如果真是席家的人早就把她拧送回韩家,又怎么可能帮她。

“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事,如果真是席家现在更应该把我扭送回韩家才对。”

秦诺诺想了想,“也对,算了不管是什么人,你自己小心点,等再过几天找个机会逃了,别再回来。”

“哈……就是这么想的。”韩诗拍了拍包里的实习推荐,觉得特别的踏实。

回到学校,韩诗收拾几件衣服,又把贴身的东西都装到包里,看一眼宿舍……。

“别看了,等安顿下来这里的东西我都打包给你寄过去。”

“诺诺你真好……。”韩诗作势要抱,被秦诺诺推开。

“少来,刚刚是怎么出卖我的我可还记得。”

“那怎么能算是出卖,最多算是将计就计顺着司昊铭的话套套他到底有多喜欢你。”

“可我并不是很想知道。”

“嘻嘻……你总说我无情,我看你也差不了多少,司昊铭对你可比魏勋对我要强。”

“说的可不就是,不然咱俩怎么能成为朋友?”

“……。”原来他们能成为朋友是因为都比较无情?

韩诗哭笑不得。

与秦诺诺一道走出宿舍,她家司机已经等在门口。

韩诗冲她挥挥手,“赶紧走,我去取车。”

“真不打算让我送你。”秦诺诺放下车窗看着她。

“啰嗦,都说了我自己骑车,赶紧走赶紧走。”

韩诗冲她挥挥手朝车棚走去。

刚解开锁就感觉车有点不对劲,一低头果然,两个车轮都瘪下去。

不该呀,她出来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也没察觉到车胎漏气。

直起身想找找旁边有没有充气装置,便看到车棚旁边倚着的女人。

韩鸽手里捏着两颗气门芯盖,“在找这个?”

韩诗目光一冷,下意识地左右看一眼,怕她又是带人来抓她的。

“放心,我今天没带人,毕竟……你都已经是席少夫人了你说对不对,哈哈……哈哈……。”

想到昨天那个丑男人,韩鸽就感觉特别的畅快,韩诗啊韩诗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永远别想爬到我韩鸽头上去。

魏勋只能是她的。

“你怎么来了?”

韩诗眉头微蹙,不用想也知道韩鸽是故意来找她麻烦。

“当然是来看看我的好姐姐是怎么抱上金大腿的,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韩诗转身往外走,去找可以给车充气的东西。

“韩诗我让你走了?”韩鸽一把拽住她。

“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要你跟我说说你跟那老男人是怎么勾搭上的,我马上放你走。”

“韩鸽你别一口一个老男人,这样会显得特别的没教养,好歹是韩家的小姐多少给韩圳长点脸。”

“你……贱人。”韩鸽扬手就是一巴掌。

韩诗躲避不及,嘴角被长指甲划开一道口子,血珠子立马滚出来钻心的疼。

韩诗想着自己没几天就要离开这里,不想再多生事端,退后一步道,“够了吗?”

“不够,说你跟姓席的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口口声声说自己死都不嫁的,怎么转眼又跟席家的人裹到一起,你们有什么阴谋,这事爸知不知道?”

韩鸽揪住韩诗的衣服,推她一把。

韩诗腿撞到车棚柱子上感觉骨头都要磕裂,刚站稳,韩鸽又欺到身前。

“说啊,你这个贱人,装什么清高……?”

韩诗在韩鸽的手再次扇过来时,转头躲开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直接往车棚柱子上撞。

“韩鸽,你够了。”

不过没等她脑袋撞上柱子,韩诗被人一把拽开。

“死女人,敢欺负我妹妹。”

韩霁力气很大,直接推得韩诗摔进角落里,书包带子被勾断,头发也散开。

韩诗见韩霁来了知道大事不妙,趁他去扶韩鸽的功夫站起来就跑。

就知道韩鸽不会什么帮手都不带的自己来找她,单打独斗她不怕,两个打一个她可不是对手。

小时候便是这样,她没少吃亏,再蠢这么多年下来也长记性了,打不过跑就是。

韩诗钻进地铁,随便上了一辆,才觉得安全。

随便把头发挽到脑后,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透过车窗看到自己沾着血污的嘴角,眉头狠狠皱到一起。

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书包带子断了,只能拎在手上,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勾破的裤子。

下车又换了一辆去往席慕辰家的公交。

别墅区太远,并且公交进不去,韩诗只能下来步行。

日头正猛晒得她口干舌燥,翻了翻书包,水杯里一滴水也没有。

韩诗叹了口气,只觉得每次遇到韩鸽都是她最倒霉的时候。

这辈子大概是跟她犯冲,从小到大凡是她看上的东西,韩鸽就没有不抢的,连魏勋也是。

韩诗并不讨厌魏勋但也谈不上喜欢,大概韩鸽也不喜欢他,只是因为魏勋喜欢她,所以她才迫切地想要抢到自己手里。

真好笑,既然她那么想要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这次不肯嫁进席家?

韩诗啧了一声,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走错了路。

弯弯绕绕,她走了好久,感觉腿都快断了,还是没找到早上出来的那幢别墅。

“小姑娘这么大太阳,要不要进来喝口水。”

面前院子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温和可亲的中年男人。

韩诗咽了咽口水,好渴好想喝水,但是她不能进去。

秦诺诺说过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则贵都是她惹不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知道眼前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万一……。

韩诗低头看一眼,虽然衣服上都是灰尘,裤子破了有些狼狈,但自己长得并不丑……毕竟是席家都看上要联姻的人。

万一对方是个禽兽或者变态要欺负她怎么办。

“谢谢,不用了。”韩诗紧了紧包带子,快步从男人面前走过。

“小姑娘你走那么快做什么,你这样会中暑的……。”男人跟上她,并且越走越快。

韩诗跑起来,男人也跑起来,抓住她的手,“你跑什么,乖跟叔叔回家喝口水。”

“不……不用,我不渴,谢谢你的好意。”

韩诗用力去掰他的手,可男人的手掌像铁钳一样钳制住她,她根本挣脱不开。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男人嘴上训斥着,手上用劲把韩诗往院子里拖。

韩诗大喊:“你松开我,你再不放手,我喊了。”

“呵呵……你喊啊,这里难得会有人经过,即便有也没谁会多管闲事,我看谁能救你。”

男人冲她笑,看起来真的不像坏人……衣冠禽兽。

“救命,救命啊……。”韩诗看到不远处开过来的车,拼命地挥动手。

男人也看到车辆,气恼的一拳砸在韩诗的肚子上,“闭嘴,别以为会有人来救你。”

韩诗捂着肚子,小脸痛苦地皱到一起。

车子在俩人面前停下,车窗放下来:“韩诗?”

小说《亿万总裁的替婚妻》 第 10 章 韩鸽找来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