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唐曼真石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5 02:05:25 2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火葬场女工日记

火葬场女工日记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APP离线看全本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唐曼真石小说阅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唐曼真石的书名叫《火葬场女工日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儿所编写的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 6 章

牢师傅走进来,坐下,看了唐曼一眼。

“还紧张吗?”

“好多了,其实,并没那么可怕。”

“是呀,不管是什么事情,第一次都是感觉到非常的不安,慢慢就会好了。”

唐曼说,梦到了那个女孩子。

唐曼把事情说了。

“这就好办了,尸体在什么地方都告诉你了,看来她是十分的相信你的,只是下面会很麻烦的,那个人我们真的惹不起。”

“师傅,那怎么办?”

“她让你找那个法官,你给他打电话,约出来,就现在,之后的事情,那个女孩子再让你做什么,你再做,这事我们只能办到这个程度了。”

唐曼给法院打电话,找到了毛法官,请他出来,他说忙,唐曼说,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毛法官犹豫了半天,答应出来。

毛法官进来了,走路带风,是军人的气派,坐下,也是笔挺的。

“毛法官,我说一件事情。”

唐曼说了,毛法官瞪着眼睛,非常的吃惊。

“我说这丫头有一段日子没有去了呢?”

“我冒昧的问一句,您和……”

“我儿子的对象。”

这让唐曼和牢师傅很吃惊。

“你儿子没有跟你说吗?”

“没说,这里面肯定有事,这事我来办,进展到什么情况我会告诉你们的,这些事你们就不要往外说了。”

毛法官走了,这个人不多问,也不问唐曼她是怎么知道的。

“师傅,我担心……”

“事情我们只能这样办,最后会怎么样,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我们不过就是普通的人。”

那天,唐曼回家,虽然那个女孩子没有进她的梦里,可是她感觉到不安。

第二天上班,毛法官就打电话给她。

“我要带人验尸,你准备一下。”

那边就挂了电话。

唐曼小声和师傅说了。

“我给刘大爷打电话。”

刘大爷晚上来打更,白天不来。

牢师傅出去打电话。

那个唯一的男化妆师,纪永就走到唐曼的身边。

“唐曼,下班后一起吃饭?”

唐曼看了一眼纪永,说今天没空。

牢师傅进来了。

“纪永,想什么呢?我看你是见一个追一个的,没有一个成的,我们化妆师大概都和你看过电影,吃过饭,你说为什么都没有成呢?”

牢师傅推了一下纪永说。

“一边呆着去。”

纪永走了,阴着脸。

“干活吧。”

唐曼和牢师傅进了化妆间。

“师傅,我自己行。”

“不行,现在你的心是乱的,我得看着你。”

唐曼的心确实是有点乱,但是一级化妆室的活儿,干着还是没有问题的。

活儿忙完了,刘师傅才来。

牢师傅和刘师傅在外面说了很久,牢师傅进来了。

“你去。”

看来牢师傅是没有说服刘师傅。

唐曼出去,和刘师傅说实话,刘师傅看了她半天。

“丫头,我相信你。”

“你也应该相信我师傅的。”

“对不起,你挺爱说话的。”

这话听着就有点不舒服了。

刘师傅告诉了唐曼,给了她一把钥匙。

“记住了,后半夜两点来,最多就一个小时,你可以跟你师傅说,或者是有关人说,其它的人就不要再讲了。”

刘师傅走了,阴着脸。

唐曼马上给毛法官打电话。

“毛法官,得半夜两点,现在不行。”

“那好,两点我会到火葬场的。”

唐曼进办公室,冲牢师傅点头。

“回家休息。”

唐曼回家,看书,天黑后就睡了。

半夜一点半的时候,起来,接了牢师傅去了火葬场,她们到的时候,毛法官的车已经在院里了。

毛法官带着两个人来的。

唐曼拿着钥匙,进了停尸厅,停尸厅分成了无数个格,里面都是冷冻柜子,四层的,亮着灯的就是有尸体。

走到最后一个格,进去,四排的冷冻柜子,最后一排的冷冻柜子,最左的一侧,刘师傅告诉她拉开。

那并不是地下室,她本想问了,看到刘师傅阴沉的脸,她没有敢多嘴。

拉开那个冷冻箱,后面地下竟然错开了,是地下室,有台阶。

这个竟然没有其它的人知道,火葬场确实是走马灯一样的换人,只有刘师傅是最老的人。

牢师傅走下去了,唐曼跟着。

毛法官他们跟在后面,下去,是一个很大的厅,里面摆着几十张尸床,蒙着尸单子,那单子都发黄了,看来很久了,都有尸体。

“师傅。”

唐曼叫声叫了一声,她紧张到了极点,想尿的感觉。

“没事,别害怕。”

牢师傅观察着,一会儿,奔着一张尸床过了,那单子是新的,能分得出来。

“毛法官,不要动其它的任何的尸体,不能掀开。”

牢师傅把那尸单子掀开了,真的就是那个女孩子。

“验尸。”

毛法官冲着那两个人说。

“牢师傅,借一步说话。”

牢师傅和毛法官走到一边,唐曼紧跟着,她不想听,但是她害怕。

“牢师傅,这里的尸体应该很久了吧?”

“对不起,我不能说,我到是想问问,关于这个女孩子的事情。”

“这确实是一场意外的车祸,我儿子一直没有找到,他自己有房子,我也忙,很少管他,看来是麻烦了,不过你们放心,不会把你们扯进来的,以后这事你们不要提,不要问,我会把进展告诉你们的。”

牢师傅和唐曼站在一边等着,两个多小时后,验尸完事,他们出来,关上冷冻的柜子,那地下室也关上了。

唐曼送牢师傅回家,在车上问。

“师傅,那地下室里,那些尸体怎么回事?”

“原来老火葬场在高尔山后山,现在迁到这儿来,当时有很多的尸体是没有人认领的,就是无名尸,有的一放就是十几年,这样的尸体不能火化,也不能处理掉,就搬到新火葬场来了,当时我知道这事,只是没有想到,这儿会有一个地下室,放这些尸体的。”

“那刘师傅,帮着那个女孩子,是谁让的呢?”

“这事你别管了,别多问,别给自己找麻烦就行了。”

唐曼回家休息,第二天早晨上班。

牢师傅竟然病了,说请假了,她打电话给牢师傅。

“没事,就是昨天风吹着了,休息一天就好了。”

唐曼干活,中午下班,她要上车,刘师傅就走过来了,坐到车上,让唐曼一惊,她害怕刘师傅,阴沉的脸。

“刘师傅,您不是晚上来吗?”

“我跟你说点事儿,那地下室你不准再去,其它的事情你也不要再多问,把钥匙还我。”

那是命令的口气。

“您是好人。”

唐曼把钥匙递过去,刘师傅冷冷的,下车就走了。

她感觉刘师傅阴森森的,这个老头让唐曼感觉到不安,似乎也感觉得到,以后会有什么事情,和刘师傅扯上关系。

小说《火葬场女工日记》 第 6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