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他说婚债难偿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他说婚债难偿小说免费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4 03:42:38 1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他说婚债难偿

他说婚债难偿

作者:江小妃

主角:陆慕辰盛知夏

APP离线看全本

他说婚债难偿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他说婚债难偿小说免费阅读

《他说婚债难偿》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他说婚债难偿》是江小妃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恋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慕辰盛知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陆慕辰恨盛知夏,恨到她死后都要挫骨扬灰,不允许她在锦城留下任何一点痕迹。可惜陆慕辰不知道,盛知夏再获新生,不仅人在锦城,甚至第一天就已经来到他的身边,成为他爱入骨髓的妻子!…

《他说婚债难偿》小说试读

“爸爸,姐姐不去就算了呗,她也未必能被陆少看上,再说,陆少去不去还不一定呢……”电话那边有一个女孩在搭腔,轻哼道。

“楚琪,少说两句!”

“妈,我在说事实嘛,陆慕辰少爷的品位谁知道,姐姐那个寒酸的样子……”女孩撒娇道。

盛知夏在简短的对话里瞬间得到了信息——陆慕辰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锦城,多少人处心积虑想得到他的青睐,眼巴巴地把女儿往陆慕辰眼前送,就因为听说陆慕辰会出席她盛知夏的骨灰入海仪式。

呵,真讽刺啊,她盛知夏的死成就了锦城人的狂欢,更给了陆慕辰挑选三千佳丽的平台。

“楚媛,你哑巴了!你爸爸跟你说话听不见?真是越来越没教养了。”见她半天没回应,中年女人在那边呵斥道。

盛知夏弯起唇,盯着太阳的方向,直截了当道:“下午一点半,我在西海码头等你们,到时候等我的电话。”

“楚媛,你不会是想打什么鬼主意吧?老子告诉你,最好保佑陆少能看上你,跪舔也给老子贴上去,否则你们母女……”

不等那个“爸”说完,盛知夏接话道:“爸,省点口水吧,没有教养的我,能打什么鬼主意?放心,为了我妈,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勾引谁,我就勾引谁。”

说完,不等那边再开口,盛知夏挂断了电话。

她反应过来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时间跟这些人在电话里寒暄。后妈也好,渣爸也罢,生了重病的妈和咄咄相逼的妹妹,这个身体遭受的种种屈辱和逼迫都不重要——

只要给她一个鲜活的身体,能触碰到阳光,能活着站在仇人面前,能一口一口把他们的血喝光,无论这个身份是穷凶极恶还是软弱无能,她都可以接受!

放下手机,盛知夏的目光扫过街角的一家药店,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药店里来客的提示音一响,两个中年女店员看过来,笑问道:“小姑娘,你要买什么药啊?”

盛知夏从包里掏出钱,面色冷淡地放在了柜台上:“避孕药,事后紧急的那种。”

“哦……”两个女店员对视了一眼,再扫向盛知夏的目光便带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鄙夷。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跑来药店点名了要买避孕药,这能是好人家的姑娘?

“呐,你的药。拿好。”女店员把药推到盛知夏面前,脸色已经不那么专业了,带着个人的好恶。

盛知夏什么也没说,拿过药,又买了瓶水,推开药店的门走了出去,太阳从头顶照过来,她站在药店招牌的阴影下,把事后药吞了下去。

他人鄙夷的眼光算什么?这偌大的世界,她像个孤魂野鬼在街上游荡,可是哪怕成了孤魂野鬼也要活下去。

陆慕辰没做措施,他已经变得如此放荡恶心,随意的一个少女,无论多大年纪,他睡得毫无顾忌。事后让秘书来解决一切,扔一张数额可观的支票了事。不管女孩会不会留下后患,不管会不会影响到她后续的人生,他一概不过问。

她盛知夏就算是再死一次,就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也绝不愿怀上陆慕辰的孩子!

“看她的衣服,裙子都碎了,干嘛了这是?”

“小姑娘,要不要我们给你报警?发生了什么?”

来来往往,有人对盛知夏的衣服指指点点,有嘲讽,有嬉笑,有不怀好意,也有人要为她主持正义,鲜活的面孔一张张都在眼前,这种嘈杂的喧嚣,把她从冰冷的灵犀河里扯了出来,一把丢进了活生生的人世。

盛知夏罔顾众人的目光,径直走进了一家普通的女装店。

更衣室里,她换下了被陆慕辰肆虐过的衣服,也看清了自己身上有多少淤痕,青青紫紫,在某些无法言说的部位。

这个身体的主人身材太好,该瘦的地方瘦,该丰盈的地方毫不含糊,修长的腿,纤细的四肢,盈盈一握的腰,白皙细腻的肌肤,配合着洗干净的绝美的脸,哪怕盛知夏是个女人,也不禁感叹上天的不公平。

美成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被人惦记着?从前的盛知夏也不过是七分的长相,这个叫楚媛的女孩,却有九分的美,缺的那一分,在于她完全不会搭配打扮,发型和衣服根本不适合她。

盛知夏盯着镜子里女孩小鹿般的眼睛——才从陆慕辰的床上爬下来,又要被带去他的“选妃”现场,她可真是期待。

最重要的是,也许可以看见外公,她最急切地想知道外公的状况如何。

……

“皇家紫禁”酒店,1227 房间门前。

来来往往的有服务生来送早餐、送衣服,始终没见卓不言出来。

贺橙橙的脚都站麻了,连手机都没敢拿出来看一眼,就那么干等了两个小时后,身后的门终于被打开。

贺橙橙回头,看到卓不言笔直地站在那,手里捧着骨灰盒,原封不动地递过来:“贺小姐拿好。陆少说,死者已矣,他不会插手盛家的家事,以后关于盛知夏的一切,可不必再问过他的意思,他并无兴趣。”

贺橙橙有点尴尬,把盒子又接了过来,连包裹着骨灰盒的黑布都还是原来的褶皱,显然没有被打开过,陆大少可能连碰也不曾碰过这个盒子。

果然,陆少连盛知夏的生死都不再过问,骨灰更是不屑一顾。

贺橙橙欲言又止:“那陆少会不会出席下午的骨灰入海仪式……”

卓不言不等她说完,脸上已经带着标准的笑意道:“贺小姐,陆少和贺夫人再没有半点关系,所有的事,请贺总和盛家自便。”

卓不言已经说的清清楚楚,陆慕辰只要盛知夏化成灰,只要她消失,至于其他人,无论是贺以南,还是盛氏集团,他都没兴趣。

话说到这个份上,贺橙橙不会听不明白,她看了一眼 1227 紧闭的房门,略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却还是维持着温和的笑意,对卓不言道:“谢谢你了,卓秘书,那我先回去了,打扰陆少了。”

“贺小姐走好。”卓不言点头示意。

等贺橙橙的背影也消失,卓不言才回头看向房内,不动声色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儿,里面那个男人……

唉。

小说《他说婚债难偿》 第 13 章 最好祈祷陆少能看上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