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主角是安幼楠凌少乾的小说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全文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04-04 03:02:27 3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作者:琅绣

主角:安幼楠凌少乾

APP离线看全本

主角是安幼楠凌少乾的小说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全文在线阅读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安幼楠凌少乾的小说是《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本小说的作者是琅绣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现代顶尖医学巨擘的安楠,因风头太甚不幸被害于颁奖晚会,有幸重生下来,却不幸成为八十年代的一个又瘦又土的柴火妞,爹不亲娘不爱,亲姐每天还陷害。“听说凌少找了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可不是,那姑娘心肠恶毒,到处暗送秋波,不知道凌少怎么被灌了迷魂汤……”更名为安幼楠的她唇角小弯,就这些闲言碎语,还真不够看的,老娘上辈子经历的大风大浪,那可太多了。凌少乾轻轻把她搂入怀里,笑着扣住她的纤纤玉手,“说好在我面前只做小娘子的,怎么老娘都自称上了?”…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小说试读

哼,她妈在村里被人指指点点笑了 6 年,凌少乾呢,回来几句话一哄就完事儿了。

安幼楠心里虽然忿忿的,也知道凌少乾之前的事确实是情有可原,一声不吭地跑外面把今天的鸡蛋捡了回来,搁在了灶台上。

见女儿**理,李心兰欣慰地笑看了她一眼,转头跟凌少乾介绍:

“阿乾,你刚才也应该听明白了,小楠就是安家以前的小女儿安囡囡,现在是婶的闺女儿了,也是你妹妹。小楠,过来,快来,快叫哥!”

叫那个孔雀男“哥”?

安幼楠差点没炸,杏眼眨了眨,指着锅子喊:“妈,水开了。”

李心兰急忙转身把甑子上热着的那碗茶叶蛋取了下来:“阿乾,你先吃几个蛋,婶给你下点挂面,马上就好。

小楠,水锅里的水也开了,你快舀盆里先洗把脸,洗完了好好涂点雪花膏,别让脸皴了,咱们养个两年皮肤就白回来了。”

凌少乾一边剥着茶叶蛋往嘴里塞,一边瞥了眼安幼楠。

啧,就这黑黑瘦瘦的凶丫头?十瓶雪花膏涂上去都白不了!

见李心兰正忙着下面,安幼楠目光一转对上了凌少乾,冲他威胁地呲了呲牙:想让她叫他“哥”?啊呸!孔雀男!

嘁,幼稚!凌少乾没好气地瞪了安幼楠一眼,转头笑嘻嘻地讨好李心兰:“婶,你做的茶叶蛋真好吃!”

李心兰正专注地用筷子搅着锅里的面,笑着答了一句:“阿乾你可夸错人了,茶叶蛋是小楠做的。

小楠书读得多,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今天我们第一天去县城卖茶叶蛋,就全部卖光了,生意好着呢。

我们在县城租了间房子,明天就打算搬过去的,到时候就在县城做这门生意了。

你呀,这是回来的正是时候,要是再迟一天,怕是在村里就扑空了。”

不用说凌少乾都猜得出来,去县城租房子做生意的事,肯定也是安幼楠的主意。

想不到这个黑瘦丫头,脑子还挺灵泛的,人又泼,婶子以后跟她生活在一起,应该不会过得差。

凌少乾转头看了站在屋角的安幼楠一眼,见她正把湿毛巾蒙在脸上,半抬着头享受着热气敷脸。

那条土气的酱色围巾脱了以后,安幼楠脖子上的伤痕很清晰地落入了凌少乾的眼帘:

有好几处重叠的伤痕,血痂半落,露出新长的肉色,喉骨的位置上,还有一个乌青的大手印……

是他先前留下的。

凌少乾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眼,转身从自己的背包里取了一瓶药油出来:“给你。”

安幼楠取下毛巾,一脸警惕地盯着他:“干嘛?”

凌少乾一把拉过她的手,把药油瓶子塞进她的手里:“药!”

安幼楠看了看手里的那瓶药油,轻哼了一声想退回去:“我不要!”

“刚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我给你道歉。”

孔雀男居然低头给她道歉了?真稀奇!

安幼楠脸上的神情刚缓和了一点,凌少乾两手酷酷地插在裤兜里,声音压低了几个度:

“药我给你了,你自己爱用不用,反正疼的是你不是我。”

好气哦!安幼楠一下子就炸了毛:“你——”

小样儿!凌少乾挑了挑眉,有些狭长的眼眸微眯,笑出了一身痞气,转向李心兰的时候,笑容却立马阳光:

“婶,我都好久没吃到你下的面条了,在外面吃的都不是那个味儿。”

马、屁、精!就知道哄她妈!

安幼楠气乎乎地把水锅里的开水舀进桶里,正要弯腰去提,被李心兰叫住了:

“阿乾,你帮小楠提一下水。小楠,你到我房间去洗,今天晚上跟我一起睡一晚,让阿乾睡你那铺。

你洗的时候一定记着小心点,你那一身的伤都还没好全,让你忍几天你也不愿意,千万别让伤口沾水了,沾水了容易发炎……”

李心兰一通念叨,安幼楠没口子地应着,痛痛快快地使唤凌少乾,就差没叉个腰劈个叉了:

“这桶开水提进去,再帮我提一桶冷水进来,还有那个大木盆,对了,那个炭盆你给我拢好火一起端进来,火拢旺一点啊,不然好冷的。”

见凌少乾没好气地看她,安幼楠背对着李心兰冲他呲了呲牙,却是语气弱弱的:

“阿乾哥,你能不能别这样一点表情都没有地看着我,我……我不用你提了,我自己来,我自己能行的……”

戏精!凌少乾的眼睛猛然瞪大了,却被转头看过来的李心兰看了个正着:

“阿乾,你别板着那张脸吓唬小楠,小楠胆子小,你是当哥的,多照顾她一点。”

安幼楠冲凌少乾得意地抛去了一个小眼神儿。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饶你奸似鬼,也要喝老娘的洗脚水!哈哈,爽气!

让你在我妈面前装!可千万装好了别露相!

凌少乾还真得捏着鼻子忍下安幼楠这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他刚回来看望婶子,如果跟安幼楠闹不痛快了,婶子心里肯定有疙瘩。

一个是前养子,后来从“妈”改口叫“婶”,一个是新养女,刚刚改口从“婶”叫“妈”。

对李心兰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凌少乾不想让她为难。

把安幼楠要的东西一古拉撒都放好了,这边挂面也下好了。

李心兰在小锅里飞快地翻炒着蒜苗鸡蛋,偏头看了看自己卧室的房门,压低了声音把凌少乾叫近前:

“阿乾,小楠那里……你多让着她点,她之前凶你,也是为我抱不平。”

“我知道的,婶。”凌少乾坐在小桌子前大口吃着面,点头应了一声。

连队里多少刺头子都被他给治服了,他就是看不惯黑瘦丫头在他面前那得瑟样。

不过婶子这么说,他就大度点,不跟这丫头计较就是了。

“你原来一直在县里读书,可能不太清楚小楠的情况。”

李心兰把一碗蒜苗炒鸡蛋端到了凌少乾面前,“她家里重男轻女,你走的那年,她家里就让她辍学了,天天在家里打猪草、打柴火、洗衣服做家务活……”

凌少乾夹鸡蛋的筷子不由顿了顿:“今天摔地上那个……是她大姐吧?”

安幼楠又黑又瘦,她大姐却长得白净,看着也不像天天做农活的。

“是她大姐,安小云,在县里读高中呢。”

这就有意思了,一家子真是家境困难,家里的孩子读不起书,大多会是女儿辍学,儿子继续读,可是,一般不都是大的那个女儿辍学吗?

年纪大一点,当劳动力都要强上很多。安幼楠跟她大姐年纪看起来差上了好几岁,怎么就偏偏是让小的这个辍学呢?

小说《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窝里斗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