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安幼楠凌少乾全文在线试读

好书推荐 2021-04-04 03:00:53 1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作者:琅绣

主角:安幼楠凌少乾

APP离线看全本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安幼楠凌少乾全文在线试读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安幼楠凌少乾的书名叫《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琅绣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作为现代顶尖医学巨擘的安楠,因风头太甚不幸被害于颁奖晚会,有幸重生下来,却不幸成为八十年代的一个又瘦又土的柴火妞,爹不亲娘不爱,亲姐每天还陷害。“听说凌少找了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可不是,那姑娘心肠恶毒,到处暗送秋波,不知道凌少怎么被灌了迷魂汤……”更名为安幼楠的她唇角小弯,就这些闲言碎语,还真不够看的,老娘上辈子经历的大风大浪,那可太多了。凌少乾轻轻把她搂入怀里,笑着扣住她的纤纤玉手,“说好在我面前只做小娘子的,怎么老娘都自称上了?”…

《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小说试读

“安家说小楠是扫把星,小楠每天做不完的家务活儿,隔三岔五还要挨打……

就是前几天,我在镇上给小楠买了个桔子糖吃,她亲妈恰好丢了三块钱,非说是小楠偷的,差点没把人给打死……”

想到安幼楠脖子上那一道道伤痕,凌少乾吃面的动作慢了下来:“婶,你放心,以后小楠再骂我,我都会让着她的。”

李心兰笑着把新烧开的水舀进桶里:“你是当哥的,又大了小楠好几岁,让着她点是应该的。

你跟她接触两天就知道了,小楠她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姑娘。对了,说了这么久,婶都忘记问你这趟回来可以住多久了?”

“可以住一个星期,下个星期我再走。”

“那就好,快点吃,吃完了提那桶热水回去洗漱,早些睡觉,明天一早正好帮婶子搬家,过几天我们就在新家过元宵节!”

凌少乾高高兴兴应了一声,三两口吃完了面,回房间去洗漱了。

客房原来就是他一直住的,简单的几样家具,一如他离开时的摆设,

不同的是,枕头边多了点儿小零碎——是扎头发用的橡皮筋,没有一点装饰,就是用黑色的粗毛线绞在橡皮筋上的那种。

橡皮筋上缠着几根枯黄的头发,一看就知道这是谁的;李心兰的头发还是很黑的,不像这么营养不良。

凌少乾把那两根橡皮筋扔到床头的小桌子上,瞄了眼自己手上那一圈已经结了血痂的咬痕,轻哼了一声:

“牙尖嘴利的黄毛丫头!看你这么可怜,就不跟你计较了。”

李心兰是第二天才发现凌少乾手上的伤:“阿乾,你手怎么伤着了?怎么看着像是——”

“婶,没事,就是昨天在县城不小心被只野猫咬了一口。”

“那得赶紧打预防针啊!”李心兰有些着急。

凌少乾似笑非笑地斜睨了安幼楠一眼:“打了的,伤口都清创了,没事的。”

李心兰这才放下了心,一边把要带进城的被子捆起来,一边念叨了一句:

“还是县城呢,野猫野狗比我们乡下还多。小楠说她昨天被突然蹿出来的一只野狗吓得跌了一跤,撞上马路牙子了,两只脚背都乌青乌青的……”

呵,野狗!

凌少乾的目光对上安幼楠投过来的视线,无声厮杀了片刻,又先退让了下来。

算了,他昨天还真是误会这丑丫头了,估计那时候她真的是痛得站不起来……

养的几只鸡先托给廖大夫喂一天,进城后能用锅碗盆瓢,几床铺盖和随身衣物,一收拾起来也有几大捆。

幸好凌少乾回来了,背上背一大捆,左右各提一捆,李心兰和安幼楠只要轻松地各背一背篓东西再提上几篮子零碎就差不多了。

天还没亮就出发,照样是赶了早班车到了县城,很快赶到了租的那处房子。

房子是老筒子楼一楼的单间,水笼头、灶台和卫生间都在走廊里,是公用的。

几户的煤炉子都放在门外面,这会儿正是各家各户做早饭的时候,过道里转个圈圈就会挨着人,彼此间的骂骂咧咧自然也不会少。

凌少乾皱了皱眉,把东西全放在外面:“婶,你们在外面等等,我进去看看。”

过道一走进去就是一股子霉味、湿味,混合着烧煤后呛鼻的气味,全窝在过道里不流通。

凌少乾憋了一口气,跟着房东往里走。

房间在最里间,面积很小,里面只摆了一张用旧了的钢丝床和三门柜就没地方了,挤得在里面转个身都难。

门就是一扇薄木板门,锁销都是老式的,凌少乾不用出脚,一拳头都能打通。

李心兰看不出来,凌少乾扫一眼就大致清楚了,这里都是租住户,五六户人家,三教九流的都有,看房东带凌少乾进来,眼神闪烁躲闪的有好几个。

凌少乾一个强壮高大的年轻男人住这里倒是不怕,李心兰带着安幼楠住进来只怕容易有麻烦。

扫了一眼房间,凌少乾掉头就往外走:“婶,你们不能住这儿,这儿条件太差了!”

安幼楠当然也知道这地方条件太差,这房子还是昨天她和李心兰一起看的呢。

可是条件差也没办法,她们要数米下锅,总共手里只有那么点钱,暂时也只能在这儿将就着先住着了。

见凌少乾不同意,安幼楠连忙把他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凌少乾,这儿的房子,已经算是性价比很不错的了……”

凌少乾嗤了一声:“什么性价比,你是觉得这儿的房价低廉吧。别什么都想着捡便宜,便宜无好货。

你看看刚才走过来时那几家住户,哪一个是善茬?我在这儿呆几天就走了,丢下你和婶子两个女人在这儿怎么办?

你嘴皮子再厉害,人家冲上来一个巴掌就能把你呼哑火了你信不?”

安幼楠杏眼一瞪:“真要动武谁怕谁?我又不是不会打——”

凌少乾把自己的衣袖往上撸了撸,露出了手腕上结着血痂的那个咬痕:“是会打还是会咬?人家有两只手两条腿,你可只有一张嘴!”

安幼楠悻悻然不吭声了。

她的强项可不是赤膊上阵,嘴皮子再厉害,在悬殊的力量面前,那肯定是被绝对地碾压。

她之前是想着挣了钱以后就另外找地方搬走,但是,要是在搬走之前就被人给“碾压”了呢?

自己怄了一肚气不说,还得把委屈全往肚子里吞,谁让她在这方面没能力找回场子!

安幼楠不说话了,凌少乾拉着她就往外走。

房东追在后面喊:“这条件还差?一个月才 15 块钱,能做菜还有卫生间,这条件你往哪儿去找!”

凌少乾坚决摇头:“不行,空气不好,对人身体不好,而且住户太杂了,不安全!”

凌少乾答得斩钉截铁,房东也恼了:“这么低的月租你还想怎么的?嫌这儿不好你倒是去住大宾馆啊!不租就不租,昨天可是说好了的,定金我可是不退的!”

李心兰一阵犹豫,定金交了 5 块钱,抵三分之一的月租了,可不是个小数目。

凌少乾直接拉着安幼楠走了出去:“不退就不退,婶,我们走,换个地方,这儿不租了!”

凌少乾一拍板做了决定,李心兰无条件跟着就走。

安幼楠一直被拉着走到街面上了,才挣开了凌少乾的手:“等一下!背着这么多东西,跟无头苍蝇一样去找房子,你不怕被累死啊!”

凌少乾老神在在睨了她一眼:“放心,跟我过来就是了,不会多累着你的。”

不是都好多年没回过县城了吗,心里还这么有谱?安幼楠嘀咕了一句:“这么牛皮烘烘的,真的假的啊?”

凌少乾说不会累着人,确实也不含糊,带着她们径直去了一家单位的门卫室暂时烤火歇着脚,自己跑出去找房子了。

小说《八零大佬:她只想暴富》 租房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